城市

你说:“我要去另一块土地,我将去另一片大海。
另一座城市,比这更好的城市,将被发现。
我的每一项努力都是对命运的谴责;
而我的心被埋葬了,像一具尸体。
在这座荒原上,我的神思还要坚持多久?
无论我的脸朝向哪里,无论我的视线投向何方,
我在此看到的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
多年以来,我在此毁灭自己,虚掷自己。”

你会发现没有新的土地,你会发现没有别的大海。
这城市将尾随着你,你游荡的街道
将一仍其旧,你老去,周围将是同样的邻居;
这些房屋也将一仍其旧,你将在其中白发丛生。
你将到达的永远是同一座城市,别指望还有他乡。
没有渡载你的船,没有供你行走的道路,
你既已毁掉你的生活,在这小小的角落,
你便已经毁掉了它,在整个世界。

西川译

@reading

我想——我想开放我的宽阔的粗暴的嗓音,唱一支野蛮的大胆的骇人的新歌;
我想拉破我的袍服,我的整齐的袍服,露出我的胸膛,肚腹,肋骨与筋络;
我想放散我一头的长发,像一个游方僧似的散披着一头的乱发;
我也想跣我的脚,跣我的脚,在巉牙似的道上,快活地,无畏地走着。
我要调谐我的嗓音,傲慢的,粗暴的,唱一阕荒唐的,摧残的,弥漫的歌调;
我伸出我的巨大的手掌,向着天与地,海与山,无餍地求讨,寻捞;
我一把揪住了西北风,问它要落叶的颜色,
我一把揪住了东南风,问它要嫩芽的光泽;
我蹲身在大海的边旁,倾听它的伟大的酣睡的声浪;
我捉住了落日的彩霞,远山的露霭,秋月的明辉,散放在我的发上,胸前,袖里,脚底……

我只是狂喜地大踏步地向前——向前——口唱着暴烈的,粗伧的,不成章的歌调;
来,我邀你们到海边去,听风涛震撼天空的声调;
来,我邀你们到山中去,听一柄利斧斫伐老树的清音;
来,我邀你们到密室里去,听残废的,寂寞的灵魂的呻吟;
来,我邀你们到云霄外去,听古怪的大鸟孤独的悲鸣;
来,我邀你们到民间去,听衰老的,病痛的,贫苦的,残毁的,受压迫的,烦闷的,奴服的,懦怯的,丑陋的,罪恶的,自杀的,——和着深秋的风声与雨声——合唱的“灰色的人生”!

灰色的人生 / 徐志摩
@reading

我们准备着深深地领受
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
彗星的出现,狂风乍起:
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
仿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
过去的悲欢忽然在眼前
凝结成屹然不动的形体。
我们赞颂那些小昆虫:
它们经过了一次交媾
或是抵御了一次危险,
便结束它们美妙的一生。
我们整个的生命在承受
狂风乍起,彗星的出现。

冯至 十四行诗(一)
@reading

面对命运(二)

除了婴儿的啼哭,
我再不相信人话;
因为可怕的私欲,
已将真实扼杀。

作者 / 顾城

@reading

山楂树

今夜我不会遇见你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
但不会遇见你

一棵夏季最后
火红的山楂树
像一辆高大女神的自行车
像一个女孩 畏惧群山
呆呆站在门口
她不会向我
跑来!

我走过黄昏
像风吹向远处的平原
我将在暮色中抱住一棵孤独的树干
山楂树!一闪而过 啊!山楂

我要在你火红的乳房下坐到天亮。
又小又美丽的山楂的乳房
在高大女神的自行车上
在农奴的手上
在夜晚就要熄灭

1988.6.8~10

作者 / 海子

@reading

妇人苦

蝉鬓加意梳,蛾眉用心扫。

几度晓妆成,君看不言好。

妾身重同穴,君意轻偕老。

惆怅去年来,心知未能道。

今朝一开口,语少意何深。

愿引他时事,移君此日心。

人言夫妇亲,义合如一身。

及至死生际,何曾苦乐均?

妇人一丧夫,终身守孤孑。

有如林中竹,忽被风吹折。

一折不重生,枯死犹抱节。

男儿若丧妇,能不暂伤情。

应似门前柳,逢春易发荣。

风吹一枝折,还有一枝生。

为君委曲言,愿君再三听。

须知妇人苦,从此莫相轻。

作者 / [唐朝]白居易

@reading

过景山正门

——想起了那株老槐树

你真运气

眼见了一个皇帝的颤栗

你真达观

忍看一个皇帝投环

你真罪大恶极

胆敢吊死一个皇帝

你真是敢作敢为的好汉

一名决不逃跑的钦犯

作者 / 绿原

@reading

好像人生最大的难处是所有道理都无法完全适用于生活。就像我清醒地明白我的家人从小到大一直在伤害我的心灵,而当看到我的母亲对我好的时候又对自己吃穿十分吝啬时我又难以怨恨起来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怎么能如此复杂。

月亮的历史传统记录着月亮意象来自母系社会的往古岁月的云烟,反映着寻找母亲旧梦重温的文化主题,因此每当月亮升起在诗的王国中,便激荡起邈远的原始世界的反响,唤起人们熬过漫漫长夜的亲切力量。

《晚唐钟声》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