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自从把日常屁话全部发布到长毛象以后,我的微博账号活动只剩下转发糟糕新闻和求助贴,并且每三条里就有两条的原文会被夹走,看起来活像一个恨国僵尸号。
但又怎么样呢,国内所有社交媒体都不配我为它们贡献任何活人内容。

就算是每天讲屁话的人也想要有尊严地、自由地放屁呀。

711 boosted

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夸支持弦子的人不吵不闹不偏激不过分,是中国人的表率,说实话挺不舒服的。在这片土地上,你是不是暴徒,有没有拿外国势力好处,跟你吵不吵闹不闹偏不偏激过不过分时没有任何关系的,完全是他们说了算而已。那些吵闹偏激过分的抗争者并没有错,错的是把他们逼成那样的那个存在。
支持弦子和支持香港,其实是一回事。


早上转发了这篇微信公众号文章到朋友圈,中午有功夫准备去评论区补充两句话的时候发现原文已经没了。
既然如此就在毛象存个档吧,顺便把没来得及发的文字一起贴过来:

弦子相比很多其他受害者,已经是幸运很多也强韧很多才能走到这一步。弦子诉朱军案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向那些想要受害者“算了”的人释放信号:不。就不放下,就不原谅,就不翻页,就是要一直提醒你们有人做了坏事还没有受到惩罚。就是要索取一个答案。
就这一点来说,我真的非常感谢弦子和向弦子提供支持与帮助的人们。

猫趴在暖气片上,一坨小肚子从暖气片边缘徐徐淌下。

711 boosted

沃尔玛,都市贫民之光!
今天第一次晚上去(也不是很晚,8点左右),才知道熟食和面包都会有买一赠一!
快乐地购买了盛惠13块8的肉松面包x2加泡芙一盒,以及12块的盐焗鸡+卤鸭肠各一盒。
同时还发现前几天在屈臣氏花62块买的凡士林在这里只要39块8,没有搞任何促销,就是普普通通地直接卖39块8毛,天啊,我甚至想再补仓一瓶 :0170:

最近常常想要有一个大狗狗可以抱抱。
像是阿拉斯加、金毛、拉布拉多那么大的大狗狗。
养狗是不会养的,我根本担负不起养一条大狗的责任。也不会去狗咖的,这两年渐渐意识到猫咖狗咖里面的猫猫狗狗可能过得并不好,所以不太想去那里进行消费。
只能在想象里抱一抱毛绒绒的大狗狗。大狗狗身上热乎乎,鼻息呼出来是一阵小风,但是会安静地坐在那里等我抱住。

711 boosted

顺便跟有缘看到这条的墙内朋友们一起八卦一下我了解到的所谓的言论管制大概是怎么个套路。
就我有一个同班同学毕业去了中厅一局当码农(此处没写哪个阶段的同班是故意的)(研究生是学计算机与信息化的)。大概5年前同学聚会的时候跟我们线下科普过是怎么个逻辑,总的来说并不是你发了某个关键词就直接炸了然后请你去喝茶这样,也没那么多人天天人工盯着你,更多的是通过一些算法识别你这个用户的倾向性,可以理解成一个系数。比方我放这一条toot打全称毫无问题,但是要是在我的toot常年批量出现响警报的关键词那就会被系统自动调低参数。
而且他们会把这个当业绩下发一样给公司,要求公司自查。
哦然后其中蛮主要的部分还是人际关系,有一些他们已经识别出的高危号他们会通知观察等一阵子甚至会放开一部分自由度然后线上线下一起捞网,大概就是如果你互联网亲密用户有些人被线下识别了那你大概率也会被调到一个极低系数。

然后你如果肉身在墙内就会发现干啥都比别人麻烦。

五年前大概我知道的是这样,不过说实话这五年内信息技术发展的这么快不知道会不会进化的更可怕了。

是非常熟悉的感觉:数不清多少次见到身边的男性像这样,说了傻话/错话/冒犯别人的话、被人指出以后,一定要再“抖个机灵”化解一下,并且那机灵往往并不大灵。
有时不是图里这么恶劣的情况,常常只是我随意地指出某人言语中不经意的错漏/不合理处,他们便作出半开玩笑的姿态狡辩一下,但每当男人露出如此自以为机灵的得意劲儿,我就会内心深处腾地升起一股恶心。

711 boosted

不管是什么样的“美”的标准,是肤色还是腰围还是五官比例,只要它不是普通人通过正常的饮食和锻炼能够企及的,而必须在日常生活之外额外投入大量时间、精力、金钱和科技手段去达到并保持;

那么,这种“美”的实质就很可能并不是美,而是炫耀阶层差异+消费主义营销手段。普通人不但不该追捧它,而且必须对它抱有警惕。

这个游戏的实质是:有钱有闲“高级人”可以花钱花时间让自己看上去跟大多数普通人不一样;而商家则借机推销那些对身心健康毫无益处的化妆品、药品、美容手术,同时给大多数没钱没时间玩这种“美丽”游戏的普通人制造心理压力。

任意点开一条社会事件的热转微博,评论区都总有贱人贱语令人昏厥。
关于廉租房再多说一句,我前同事里就有人完全不符合北京市公租房限定的收入条件、但是通过不知道什么门路一直租住的。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