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常熟悉的感觉:数不清多少次见到身边的男性像这样,说了傻话/错话/冒犯别人的话、被人指出以后,一定要再“抖个机灵”化解一下,并且那机灵往往并不大灵。
有时不是图里这么恶劣的情况,常常只是我随意地指出某人言语中不经意的错漏/不合理处,他们便作出半开玩笑的姿态狡辩一下,但每当男人露出如此自以为机灵的得意劲儿,我就会内心深处腾地升起一股恶心。

711 boosted

不管是什么样的“美”的标准,是肤色还是腰围还是五官比例,只要它不是普通人通过正常的饮食和锻炼能够企及的,而必须在日常生活之外额外投入大量时间、精力、金钱和科技手段去达到并保持;

那么,这种“美”的实质就很可能并不是美,而是炫耀阶层差异+消费主义营销手段。普通人不但不该追捧它,而且必须对它抱有警惕。

这个游戏的实质是:有钱有闲“高级人”可以花钱花时间让自己看上去跟大多数普通人不一样;而商家则借机推销那些对身心健康毫无益处的化妆品、药品、美容手术,同时给大多数没钱没时间玩这种“美丽”游戏的普通人制造心理压力。

任意点开一条社会事件的热转微博,评论区都总有贱人贱语令人昏厥。
关于廉租房再多说一句,我前同事里就有人完全不符合北京市公租房限定的收入条件、但是通过不知道什么门路一直租住的。

对我来说,恋情进展的一个里程碑是:
能不能毫无包袱地在对方面前跳just dance。
(甚至比“能不能在对方面前拉屎”更进一阶 :ageblobcat:

疫情严重在家办公期间,我百无聊赖下单了一盒单簇假睫毛。贴了两三次以后感觉大概是会了!耗时二十分钟,可以贴出一对浑然天成的纤长假睫毛 :0340:
然后问题来了:等疫情缓和到可以出门活动的时候,我发现并没有任何场合令我要用力准备到单在睫毛这一个项目上就花费20分钟之久。
实际上,反而是因为戴口罩,今年渐渐地连妆都不怎么化了。
又到了今天,我发现,就算是男友过生日,我也依然懒得掏出假睫毛!
不禁陷入沉思:到底是什么样隆重的日子,才会需要动用到假睫毛呢?
也许,只有等you-know-who暴毙的那一天了吧……(不

虽然网上有那么多外国人盛赞中国美食的段子和视频,但每天午餐时间看到外国同事们还是都在吃沙拉跟三明治。
我每次苦嚼沙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好像一头老山羊,午餐时看到外国同事们也常常觉得他们像这楼里的一群山羊,吃完饭又披上人皮大隐隐于人群之中。

今天的心情非常好!
因为午饭又恰到了双层猪肘堡,大满足 :0180:
还因为今天是本周最后一天上班!明天要翘班去给男友过生日,嘿嘿。
还还因为明天预定了派悦坊的红丝绒蛋糕,好久没吃这个蛋糕啦,想它 :11111:

711 boosted

我笑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

711 boosted

不要问「北京户口有哪些特殊价值」,要问「在北京生活而没有北京户口的人无法取得哪些正当权益」。清正思维从准确描述事实开始。

@elevenaowu 我不是觉得不该讨论砖块,高墙没有被直视和充分讨论也不该归罪于讨论砖块的人。只是感觉最后结成这样的果挺荒诞。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