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事发微信:Hoi,求推荐个VPN!
我:建议你撤回!另外不要再跟任何同事聊这些话题!

喔,我好久没来发动态了,上一条还是说跟对象做戒指,现在已经分手了,戒指我融了,多加了金银做了漂亮手镯。

一次约会 

昨天的约会,我们去了 DIY 戒指的店。选款式的时候店员推荐莫比乌斯环,象征「一直走下去」,我对象说就这个吧,我说这个寓意会觉得压力很大吗,他说不会,就这个吧。我的中指 11 号,他的中指 20 号。我看见店员又震惊又好笑的样子。我对象敲得很快,问店员下一步是什么。店员说,下一步先等你老婆。

唉我的天,说什么呢这是。

我现在的厌世具体表现为:门口保安让我出示码,我说咱俩昨天才见过,我横不能这一宿就出个差吧;另外在露天的商业街,有人让我戴口罩,我会从裤兜里掏出来晃一下再当面放回去,非要拦住我的话,我就绕道旁边跑过去,并且大笑。我觉得我真是疯了,迟早让人打死。

距离上次我说「好久没来活吧了」已经过了七个月,这中间我也一回没来过。大家过得好吗?

才发现我好久没来活吧了,大家过得好吗?

通过法律条文来降低离婚率,这事儿没必要搞那么大。根据你国一直以来各类事件的数据情况来看,想要降低离婚率,直接口头通知统计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就行。

体检时候,大夫很严肃告诉我一定要去挂内科号检查肝。去市里医院跑了几趟,被扎着胳膊送进各种强辐射的金属管子扫描,最后说是有肝腺瘤,对了,当然还有脂肪肝这种在体检的时候就 B 超出来的肥宅穷病。

加上近三个月的事情——包括搬家、跟前室友吵架并被威胁、失业、昼夜颠倒的失眠或者长睡不醒——我整个人都很不好。大夫说瘤虽然是良性的,但是也不能再吃外卖。我自己去查发现这种瘤主要是因为短效避孕药造成的。也就是我从 18 年底开始吃的,使我再也不痛经的优思明。

我自作主张吃优思明,也是真的想要再也不痛经。每次去找医生看痛经的毛病,都被云山雾罩说一通,之后又要买好几大包中药。我不能接受。而切实有效的治痛经的办法却把肝给吃坏了。

哦对,当然还有熬夜,还有心眼儿小生闷气,之类的原因。

胃也不好,牙也不好,头也总是疼。

我到现在还没有向宗教寻求出路的原因,也就是他们的宣传物料审美差劲,以及传教文本语句翻译晦涩难懂了。当然还有他们歧视性少数。

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已经,医院回来以后好几天不想吃饭了。真不知道以后还能干啥。这个破瘤还不如直接是恶性的了。

优秀电影展被举报,耍猴儿的骗子老头倒能快乐赚钱,还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场地会不会被查出消防隐患。实在是太完蛋了。我想立志练习格斗,哪天亲自打爆老狗日的脑壳。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