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好笑的(已询问并获得转载授权)
朋友的朋友,在深圳参加活动,被带去喝茶。但因为没有24小时核酸,进不了局子,在门口问完话就放走了……走了……了……
朋友: 不愧是深圳,门槛太高了,鞠躬

前两天在上海被带进去的女生朋友出来了。

她在现场看到,警察对着毫无反抗能力的瘦小的女生暴力执法,推压在地上;

到了警局,警察们对着这些年轻漂亮,高知高薪的女性,发表带着颜色笑话的“思想教育”;

到了最后的按手印环节,更是毫无必要的握着我朋友的手,一根根手指慢慢的按。。。

这些基层男性,总算是在权力的淫威下,骑在优秀女性身上,一展雄风了。

昨天看到不止一例是警察先用「社区叫你更新个人信息」之类的借口诓骗去参加示威人士的住址,再上门抓人的。以后必须留个心眼,说是社区/小区等地方,但不说具体是哪个社区,哪个小区的,不要问,说一个离你家很远的社区或小区名称,如果对方回答「对对对」,不要废话,直接挂电话。

(妈的,这不是特务技能吗。这跟《最后生还者》里乔尔开车看见一个拦路的求助者,立刻意识到有诈,直接一脚油门碾过去有什么区别。)

寺庙也封控,和尚也转移。
坐标广州西湖路大佛寺,图片转自今天朋友圈。

他们把那女的倒吊起来

记者:你说抓人是五点半开始的,但那个时候差不多已经天黑了,对不对?

陈先生:就是从五点半开始,在那个路口东侧的位置,就不停有人被抓,其实主要是女性。我当时看到有一个地方叫海友酒店,在那里被抓的人非常多。前面有很多女的被抓。那些警察把那些女的从人群中抓出来,比如说,那十几个警察把那个女的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打,那个女的就拼命地挣扎,然后那些警察就像抓我一样地,把那女的倒吊起来,十几个人把她抓到大巴里。那个大巴应该就是昨晚抓人用的大巴。

----------
向中国的姐妹们致以最高敬意!
++++++++++++
专访上海乌鲁木齐中路抗议者:警察无差别抓人 多数是女性 — 普通话主页
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

今晚寒潮来袭,广州一夜速冻,明天最低气温12°C。广州南站外还有大量被遣返的涉疫人员露宿,他们从方舱和隔离酒店出来,买不到车票或者原籍不接收,没有人管,不知道怎么办。广州各高校昨日起开始大规模遣返大学生,高校学生和结束隔离的外来务工者一同拥堵在南站,等待返乡机会。微博上看见康乐村的防疫人员发文求助,村子里很多原来居民豢养的、被匆忙遗下无人照料的猫狗,一部分已经死了,剩下的找不到机构救助,政府也不允许救助。他们将城中村清空了,所有人赶走,人以外的生命杀死,然后消杀,夷平,重建。一场疫情爆发,广州完成了它清理「低端人口」的任务。想一想那十多万人曾经逼仄繁闹通宵达旦劳碌其中的家园,如今徒余遍地被劫掠后的生活遗迹和动物尸体。那么多的人无以为家。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哰哰。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这黑灰是谁家厨灶。这座城市里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睡得着。

m.weibo.cn/5022122153/48412840

转发,作者不详。别忘了那些暗处的朋友。

二十大被满屏红色强健,今天又整一堆黑白,你们还有别的事吗,跑这里颜色革命了吗

抗议活动不用一直持续,大家该生活生活,哪天有心情了就聚一下,像那个北京大哥一样处于一种我来了,嘿嘿我又走了的随机突发态。
对我们来说是业余的发泄解压,对政府的走狗是007的全职工作,它们未来的每一天都要紧绷着提防不确定事件,想想就觉得有爽到 :aru_0000: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