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国内疫情的控制是靠着牺牲很大一部人的利益得到的,包括那时候武汉封城,火速造起医院造医院的农民工却拿不到钱每天只能吃白饭榨菜,和现在的新疆。
我作为没有感染到新冠的既得利益者,虽然说不出我愿意和他们处境互换这种话,但也没办法腆着个逼脸替这些人有大局观,替他们生活得也挺幸福,自豪地让别的国家快来抄作业。

@Balala 是的,并且相同的代价还在各地一次次再支付……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