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今年对生日没有任何期待。好像完全没什么好快乐的。

@SleppyXi 当然,只要他画一次国内的压迫事件,比如蛋壳。我就放下对他的部分偏见

Show thread

说实话我现在最想做的是跟一个活人喝杯咖啡。

我决定从明天开始每天读点诗或者文章,要不然时间长了,说都不会话了。

弦子这件事不仅是米兔在中国,更是一个公民寻求程序中实现宪法所赋予的权利的时刻。

忘了记了,今天好像是十年倒计时少四天

到了年底这边就好多卖挂历的,超市有比较普通的,书店、纸品店有设计感比较强的。记得小时候家里还有挂历,现在好像中国人的房子里已经完全没有挂历的位置了。

会感受到法律的无力。尽管“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被允许成为了独立案由,但受害者的维权之路仍困难重重。女方这边的策略“申请审判长和审判员回避”、“申请人民陪审员参加”以及“再次申请对方到庭”,已经在被质疑必要性了,但看起来这些都是在且只能在程序层面挣扎的结果。“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胜诉第一案去年由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做出,所谓“胜诉”,也只是在判决中认定存在性骚扰事实、令骚扰者在15日内向受害者做出道歉,驳回了受害者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和对其单位的连带责任赔偿请求。该案中,认定构成性侵事实的关键证据是当年受害者第一时间向骚扰者发出的质问短信,以及对方多年后发出的道歉短信。具体到本案,由于社会影响的广泛性、🐷身份的特殊性,再考虑到🐷提出名誉权侵权诉讼的自信,确实应该很难找到其承认事实发生的证据,因此无需对胜诉结果抱有太大期望。这个案子的重要性应该更在于它的姿态和引领作用,像昨晚那位男生向她喊话的:“谢谢你为未来铺的路。”把性骚扰设置为独立案由还远远不够,在天平本身就有倾向性的境况里,站在她背后不一定能成为左右天平的砝码,但还是需要人们看着,越多人看着越好。法律无法给予的至少要用舆论给予。

“不勇敢/怯懦也没关系”这句话让我觉得恶心,凭什么就judge别人怯懦???当然站出来的人是非常勇敢,有非凡的勇气,可是不站出来就是怯懦吗?世界是发光二极管吗?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