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神秘字符串 

RMRRZJ
可以在slowly上为我写一封长长的慢悠悠的信哦

Pinned toot

吵架倒是没什么,关于社群秩序多吵吵我也很爱看。但是香港相关的言论,只要令我不舒服我会立刻拉黑。其他都可以全肯定,只有这件事是我的trauma,也别问我站哪边想法是什么,复述本身就是二次伤害。

Pinned toot

刷到bjd娃娃仿妆,可是,人偶本来就是塑料仿人啊…?
坐下来仔细想了想,我愿称之为符合化的迭代。

“他的父亲,老达西先生,是我的教父。他将我视若己出,对我爱护有加。但在他死后,达西先生却待我不公。”
弹幕:kono dio 哒!

写了不超过几行字,我就去看95版傲慢与偏见电视剧,女主的一双眼睛太美了(吸氧)。我也好喜欢新电影版的女主,虽然演技不及,也不像个优雅富足的样子,但是我拒绝不了清苦的小鹿!啊,我能感觉到我的原卵细胞在为她欢快地分裂。

发现给笔下角色规划的未来其实是我想要的生活的投射。独自流浪,偶尔回去看看老情人,搞点hurt/comfort,还不用负责。

很多年前我的一位老师在课上说过这么一句话,直到今天我依然觉得它值得被裱起来挂在墙上,用来时刻警醒自己:

“你们会用很多年的时间去学习知识,然后用更久的时间学习如何不用自己掌握的知识伤害他人。”

Show thread

我妈就是这么一个人。她在晚年终于拥有了被打磨出来的洞察力,能直指事物的心脏。不过她看穿归看穿,还是回到她的那一套价值体系里去评价她看到的信息。
比如,在这之后我就会说“那你不要做我危机的一部分不就行了吗”,她只能承认,这么多年了,她这辈子估计也就只能像这样下去,接着又“你既然选了心理学就不能治愈你自己吗”。以前我会解释心理学不是她想的那样,现在我发现这超出了她的生活范围,我就干脆托辞道“医者难自医”。

Show thread

每次我妈说我人际交往能力严重缺陷,我都要撇撇嘴反驳说,你才不知道,你女儿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对此她也有她的一番说辞,说她并不因此另眼相看,而是为我痛心;说我耽于床笫,热衷浪费时间和情人纠缠,只不过是因为精神的空虚,除了吸引别人迷恋不知道有别的办法对抗危机。
当然,原话可没有我概括的这么好听,而且还有诸如“你已经为此搭上了太过珍贵的东西只是你现在不觉得”这种暗指贞洁的说辞。如果她知道我的情人还“可选全母”,不知道还要怎样说我呢。不过单就这个结论而言,你也不能说她错。

半夜不要做决定,不要嫌弃自己裹在被子里的身子凝聚滞重。大可幻想自己被空气稀释,在氮氧中上浮,太空之下弥漫解离,而不用去做任何行动。

上油管看点我船剪辑,正在大呼“嘶......贴贴呐OAO”的时候,评论里的台湾网友:欢迎你们来我们国家结婚
嘶......贴贴呐OAO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