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你们别因为我犯精神病时候发的一条嘟嘟就关注我,这样你们还会因为我犯病发的另一条嘟嘟取关我,我受不了!我这里是精神病院不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没想到有一天我被拘留过,我伴侣被判刑过的经历,有可能帮到这次运动勇敢的人们。
大家有被抓捕的亲友可以来问我流程,我尽力回答。

太震惊了,在推上看到华涌出海钓鱼发生危险不幸去世了,早上看到时还以为又是有人在造谣,现在似乎得到确认了...天,最初知道他还是在2017年冬天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时,他由于拍摄记录,被警察一路追捕,最后在天津的朋友家终于被警察找到,凌晨,外面是警察在敲门,他发推特录下视频说“他们来了!”又交代了想对女儿说的话。那一夜我全程见证。我记得他说:“爸爸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你们这一代人不要再经历爸爸和爷爷们经历过的事情。爸爸想要我们国家好起来,应该公正、公平、自由、民主、言论自由,人人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说真话。我愿意用我的肉身、用我的躯体,去捍卫一个公民说真话的权利、一个公民做人的权利……”随后他去开了门。那一夜给我的冲击太巨大了,又想起那时的许多个夜晚北大去帮助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马克思读书小组,由于岳昕等成员被捕,会在微博上不断注册新的账号发送海报告诉大家深圳正在发生的事,而我那时能做的也只有转发、不停转发。

此后的这些年,看到华涌流亡到泰国,后来又到了加拿大。我看推特的频率较低,所以也渐渐失去了对他的即时关注。几年前看到过岳昕和她的朋友们出来了的消息,我牵挂她如今过得怎么样。这三年,由于新冠这一以贯之的长久的痛,从前的痛都显得很模糊了,今天看到华涌以这种方式离去,许多许多那些年的片段忽然交织在眼前。那天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我们的国家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有人回复说:“你的国家一直这样,只是你从前不在乎。”一直在乎的人以各种方式离去了……前路却仍然模糊漫长。谢谢华涌以及像他一样的我还不知道名字的所有人……愿你安息!

我非常反感在昨天晚上那种情况下说说两种话的人:
一种是“你们现在发这些有什么用,明天还不是要乖乖起来做核酸”。
另一种是“我平时故意避开政治新闻的,看了就会心情不好。人类最烂了,全部死光算了”。

一个是往小里说,劝诫人永远不要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一个是什么都往大里走,把所有具体的政治迫害都归结于人类之恶。

就算是转发一条注定要被屏蔽的微信文章,也比这些自诩理中客的人勇敢的多。我始终相信,可能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转发就能在沉默的大多数心中种下反抗的种子,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发芽,但是这种小小的反抗,总有一天能长成参天大树。而不是永远听着这两种风凉话,让所有人在现实的努力吹一吹就散了。

反抗是需要练习的。今天是一个转发,那未来就有比这个更大的可能。哪怕是一篇可能不会被任何历史记录的文章,我们今天做了,就是一次练习,就是一次在朋友圈无声的连结。

也不要怕被风凉话伤到。那些说风凉话的人或许在勇敢的包围下也会学习着不再做一个理中客,而是加入到所有人的行列里。我相信一切没那么坏。

接下来会是轻微让步、分化瓦解、秋后算账。他们太擅长这个了,所以到「分化瓦解」这一步时,请男女老少同胞们都记得,我们并非彼此的敌人,我们对抗的是同一种东西。

如果共产党因为有人抗争而去迫害他得孩子,作恶的是共产党,不是那个抗争的人。
如果共产党因为有人抗争而封锁VPN乃至断网,作恶的是共产党,不是那些抗争的人。
搞清楚谁才是该为罪恶负责的人。

群里的中年人说学生太年轻都被利用了,做这种事的后果得用一辈子去承担……难道我们还没有在用一辈子承担政府给我们造成的伤害吗?政府给我造成的一辈子的伤害我数都数不清,如果人不是被逼到绝路,会发生这种事吗?你以为那些学生在这一天前一直过得是“幸福美满”的童话生活吗?

象上一样也有说今晚乌市的事最后还是会毫无意义结束的人。
但是上街和不上街,和没上过街,是不一样的。
的确不是每个今晚抗议的人都有明确的要人权的诉求,或者都打算争取公民权利打算推翻什么,的确大家就是想要活下去,就是为了求生才走上街头的。
但这是意义重大的开始,每一场人们曾经肩并肩站在一起的抗争都是实现最终那个漫长抗争的一部分,它有意义。它起码比风凉话有意义一万倍。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