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现在的汉语文教育是一塌糊涂的。语文科目一边不像数理化一样适合标准化,于是在教学和考试之间存在矛盾,一边又被官方赋予文化意识形态灌输功能,在其他科目都是“专门科目”时,唯独语文被搞成“万能科目”,什么都得涉及一点,再加上考试指挥棒的引导作用,结果就是,语文考试考官八股,语文教学就得教官八股,考场重头戏就是写出一篇漂亮的官八股,堆砌辞藻排比对仗正例反例咔咔造,造好了才能拿高分。

这种教学的“成果”,最好的无非就是掌握官八股的写作技能,更大的可能是严重毁坏人的语言能力和对语文的兴趣。不信看看,目前接受过完整基础教育的人,也就是身边的大学生,有多少人语言表达词不达意,写不出一篇条理清晰易读易懂的短文,只能在评论区扣些支离破碎的发言;有多少人不仅没法深度阅读,遇到大段文字也是“太长不看”,只能对着短视频嘎嘎乐。

语言是思维的载体,语言能力出问题,思维也会跟着不通畅。不幸的是,现在的语文教育对此毫无助益,每个意识到这点的人都得自己摸索出路,进行漫长的复健。

问题在于动保吗?问题在于中国根本就是一个大多数人不被当成人的社会,连普遍的人权这种现代思想都没有扎根,这种情况下谈论动物权利太奢侈了。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因为我支持无理由堕胎权,不管是意外怀孕还是重男轻女还是别的什么理由,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正当与否。这里的关键是,既然父母根本上说不接受这个孩子的诞生,那么,与其让这个孩子在父母的诅咒而非祝福中生下来,将来面临可能的被遗弃或恶劣对待(比如被迫当“扶弟魔”),制造一出悲剧,那都不如一开始就别生出来。况且,目前来看胎儿是没法有人权的,属于父母可以自由处置的物(未来如果像某科幻作品里那样,胎儿在母体内时就可以进行交流和表达意愿,那应另当别论)。

Show thread

我没有因为和同学有阶级差距而破防,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当我发现要和一些有巨大阶级差距的人(比如炫耀高华中产小留 privilege 背景的“左派”)当同道时,我破防了,因为我和他们处于两个世界,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我的位置,只是恰巧都在键政里找了个左派立场而已。

这条新闻让我联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未来科技进步了,可以通过产前基因检测发现胎儿的政治倾向,比如是威权保守派或 LGBT 进步派,于是这个胎儿的父母以胎儿的政治倾向不符合自己预期为理由要求堕胎,那这个理由正当吗?如果不正当,那么它和通常被视为正当理由的“胎儿发育不正常/有遗传病”的区别在哪?

botsin.space/@solidotbot/11224

现在的 incel(非自愿独身者,内涵近似于“屌丝”)现象愈演愈烈,但简中世界很少见到对其深入的分析。网上常见的讨论,要么是以观猴心态看他们“厌女又渴批”的日常发言表现,要么是以居高临下姿态嘲弄他们是性缩力拉满人厌狗嫌的死宅处男 loser,这些都是 incel 的某一个侧面不假,但都没有去尝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 incel 现象。

关于这点,我的看法是:incel 现象是现代社会“饱暖思淫欲”的结果。这并不是说过去就没人打光棍,而是说历史上的潜在 incel 基本都消失在了战争饥荒等各种天灾人祸里,无法聚集成为一种现象。在前现代的社会条件下,天灾人祸时有发生,生存时刻受到威胁,大多数人不具备我们现在所称的人权,也就没有余裕考虑生存之外的事。然而,现代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观念进步至少能保证人人都饿不死,于是“饱暖思淫欲”,性的问题就成为大多数人都能考虑的事。

这个判断有两层,第一层是 incel 是现代社会的产物,第二层是现代社会同时也保护了 incel(部分 incel 以“男权”“董学家”自居,崇拜拐卖监禁女性的董志民,意淫回到董志民遍地走的前现代社会就能将女性踩在脚下,解决他们的下体问题。然而,这样的想法是天真、不切实际且自我毁灭的。他们要是真回到过去,更可能的结果是成为被贵族使唤的奴仆,乃至在乱世中变成两脚羊)。两层结合在一起可以得到结论:incel 问题需要放在现代物质条件和现代思维方式的背景下去思考,才有可能得到解决。

看过很多人劝读书,但我认为,首要问题不在于该读什么,在于有没有必要读。这里的关键是问题意识,就是感觉到不对劲、困惑的瞬间,随之会有解决困惑的求知欲,这时候才有必要读书。没有问题意识的话,不管看什么都是走马观花的流水账,要不就是变着花样强化原有观点,无法成为新的生活经验,既然如此那何苦去啃书,刷抖音短视频不香吗?

其次才是读什么的问题。经典≠必读,无须迷信经典,事实是大多数人都没有研读经典的必要,毕竟现在人的闲暇时间都很紧张,想要研读经典就必须了解它所处的历史背景,否则就容易误解,或是在皓首穷经中耗尽求知欲。反过来,时间上越近的文本,大致来说就越切合当下社会的问题,对普通人也就越容易上手。

鉴于自称是男娘的人和贞操锁这种情趣用品的高度相关性,所以我有端怀疑,“男娘”这种身份认同和跨性别没半点关系,不涉及性别不安,也不是单纯的 CD(异装),而是一种 M 属性。

在学习了各种意识形态,观摩了各种键政大战之后,发现键政就是我真的有一头牛学,你得看穿对方的牛是什么样的,才能有效沟通/对线/让对方破防,成为版本之子。

发现很多人不理解(姨学意义上的)献忠是怎么回事,要么是将所有恶性伤人事件的主角都归类为献忠,要么就误把献忠当成某种反抗和进步的现象。实际上,献忠是“和尚动得,我动不得?”的欺负小尼姑的阿 Q,是“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的怯者。献忠的泛滥当然是一种“加速”,是对旧秩序的冲击和破坏,但献忠本身不具有任何进步性和革命性,是旧秩序崩坏后露出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底色的产物。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