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國?12港人家屬的委託律師被以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吊銷執照

bgme.me/@MyCyberMemory/1055257

看到这条北大数科院教授猥亵学生后全身而退的新闻,想到很多事。想到2018年为沈阳案向北大申请信息公开、呼吁建立高校反性骚扰机制的岳昕现在在哪里。想到同样全身而退的徐钢、孙首灿等等。想到清华学姐事件,朋友圈里好几人说“中国高校为什么不设立类似美国大学Title IX的性骚扰独立调查机制呢”,评论完这一句,这件事就过去了。我只觉得痛,觉得这句话说得太轻巧了。

是啊,中国高校为什么不设立对校园性骚扰指控的第三方调查机制呢?问得真好啊,问得就好像没有人能想到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机制,就好像没有人试过。道理看起来很简单,独立调查机制不仅保护受害者,也保护被指控的人,学姐有路可走不会情绪失控,学弟有可信赖的调查机制也不至于慌张。那我们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机制呢?

看过那么多受害者滚钉板,像朱占星此案的受害者一样各种正规的渠道都试过了仍求告无门,我只能认为,高校反性骚扰机制之所以无法建立,是因为身居权力上位的教授们不想放弃为所欲为、毫无代价的“自由”,而高校对此默许。这不仅是几个害群之马的事。这是一个系统性厌女的社会对受害者的围猎,每个沉默的人都是共谋。

微博上若干西安市民表示,自己坐了一趟地铁,(有可能)成了密接的密接,于是被强制自费隔离,一天400块,食宿条件一言难尽。
老实说,我现在看了此类事件完全不惊讶,倒是有这么多人等这事摊在自己头上才大呼肉疼,令人哭笑不得。
隔离这种强制性的行政行为,被隔离的人又没犯错,赔上若干天的生活便利和时间成本,去配合国家的政策,居然还得自掏腰包——但凡被隔离的是个本国公民,自费隔离就是咄咄怪事。这种事只要开了个口子,谁就敢保证铁拳不会落自己头上?谁给的自信?

随机刷到的,不管是小孩子的真心,还是说反话取笑同学的假意,评论的不友好程度都让人无语凝噎。
真心不应当被嘲笑,作弄同学就不应该成为帮凶(哪怕是无意间),靠外貌评价人是多么的无知和可笑。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中央民大,西南民大,西北民大等学校的藏文系已经被撤销了,分解融入到了其他院系,民族双语教学的一类模式也将不会再开展,“藏区”这样的词语不能再使用,而是要叫做“涉藏地区”。 这都是悄无声息中完成的事情。

感觉婆媳矛盾(可推广到与配偶父母的相处里),主要是源于身份和情感的不对等:交情尚浅却已经要用家人的身份相处了。
一方没当成亲父母,却希望对方像父母一样去对待自己;另一方没看作真子女,却在用家长的身份指教。
——今天的一点个人观察,应该早有前人有过更明确深入的分析吧,随便讲讲啦……

今天上完课,有个学员说起了她所在的小汤山九华文化产业园区被强拆的事。录像中的保安不出示姓名,不出示证件,也不出示法院判决,声称该建筑为违建,要求立刻强拆。学员告诉我他们的房子是当年奥运会的招商引资项目,还有国家建设部颁发的证书,还有国土资源部的《集体用地使用证书》,是国家划拨土地。而且就算是违建,也不能上来就把人天然气、水、电都断了。北京最近夜间温度都是在零下10度左右。听得非常难过,我的微博号都炸光了,只能发在这里,愿意关注此事的朋友请帮忙转发扩散一下。(另外,她说某维稳办的主任也住在这里,也不知道他会去维谁家的稳。)

我不觉得认为jm被刑拘有争议就等于和反人类内容共情,这种玩意儿从任何伦理上都不应该出现在一个没有分级的市场,但至少有两个看似无关的前提不能分割出它的争议:一是法律对自出版物的口袋罪即“法律问题”政治惩罚是心知肚明的坏传统,上面讳莫如深,下面议论纷纷,建立在其上的耳语化恐慌由来已久,这跟Jm有多极端没关系;二是政府多年不推动任何文创领域分级制度建立的可能性,以儿童保护的名义限制全民文化消费,“正规出版物”洁之又洁,审之又审,但对真实儿童的保护力度、打击真实儿童色情的力度实难服众,选择性执法的法律流失公信力。这样笼统含糊充满寻租空间的法律,能类比美加欧的反人类罪吗?你要认可这里的淫秽制品罪能等同美加欧反人类罪,怎么能不同时认为判天一十年的法律不反人类?

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故事。1984年,一个美国跆拳道教练绑架性侵10岁学员,被男孩的父亲在机场当场射杀。
父亲判了七年,监外执行,5年监视居住。他一天没有坐过牢。对。外国月亮比较圆。
当时他儿子比较气他爸爸。他还是个孩子,在教练的哄骗下,以为教练是想对他好 ,所以他虽然觉得教练很坏,但是他也不希望教练死。他爸爸对此没有解释过一次。
这孩子长大写了本书,说到一个细节。他成年了,他爸爸病了, 他回家陪爸爸。两个出去散步,有个路人特别像那个教练,儿子吓的一寒战。说我以为是Jeff。爸爸淡淡一笑“我知道不可能”。
我必须站起来对这个爸爸行个礼。我一直认为这是父亲的复仇,不仅于此。爸爸以自由做赌注,赌一个“孩子你不用再怕了”。
“素媛”的爸爸可以照此办理。我会。我老公会。法律不能把他关一辈子,那么,父母有义务告诉孩子坏人死了,你不用再怕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