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还是那句话,希望我自己以后在做人生每一个重大选择的时候,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恐惧或者愤怒。

Pinned toot

等我忙完这一轮我必须要去把The world to come和Euphoria和Sense 8第二季看了! :blobcatmeltcry:

Pinned toot

我一直都知道小熊好看但是这个场景里的宇航服小熊也太好看了点!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由于酒窝过分可爱我忍不住重新截图并置顶直到我下头为止 :blobcatmeltcry:

打错字了,是鹃诶 :0080:
话说我来这边之后就没见过喜鹊了……

Show thread

叮咚解开了我自从夏天来临就一直疑惑的神奇小鸟叫声的谜团 :0170: 是叫声和撒娇(?)一样的噪鹊!

之前熬夜的感想:
究竟是什么鸟会在凌晨四点就开始叫啊 :0160:

哎,真的,各位朋友,听我一句劝:

不要因为政治立场这种东西给人上滤镜,看人真的得看品性。

为了逃避学习,我今天把library of moria上的所有刚铎骨科文一口气扫完了……

豆瓣上看到一对拉拉情侣跳楼自杀殉情的新闻,一下子头很痛。想起几年前我的一个拉拉学生,也是跳楼自杀去世了。
那个孩子的死让我很长时间无法走出阴影,每天早晨从恶心开始。
我在国内教过的学生里,没出柜的我不清楚,公开出柜的有两个男孩,两个女孩。那两个女孩出柜的事都是我的一个保守又长舌的同事来告诉我的,而且都是在开题报告的场合,她坐在我旁边就说,你知道吗,那个xxx是同性恋,有女朋友。第一次我说,同性恋又怎么样,跟平常学习又没关系。第二次我很冷淡地“哦”了一声。
当时我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对,“一视同仁”,简单化处理。总不能因为学生是同志就特别优待她们,那不也是歧视吗。
“第一个”拉拉女学生毕业季弄得麻烦不断,又是出走,又是传说她跳海,我当时也没多关心,她不是我指导的学生,而且我平时就不是很喜欢这种太妹风格的学生,课不好好上,论文写得也是真菜。
“第二个”女孩开始写论文时我是关心的,她成绩好,态度很上进,选题是女权方向的,还经常找我私聊。我给她推荐了某姬佬漫画家的作品,偷偷表达了对她的性取向的支持。但就是这个女孩子,连毕业季都没有撑过去。在一个凌晨,她的生命悄无声息地消逝了。

后知后觉地想起之前tl上讨论的神夏对slash的恶意,因为我今天忽然想起剧版好兆头,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当初看神夏的时候我完全没想过福华可以是cp,所以从一个“比较无知的路人观众”角度,在看到他们频繁被人问“你们是不是一对”然后又否认,我就觉得好奇怪,加这几句台词是干什么,毫无意义诶?包括301那个著名镜头,我当年的重点全在墙上的塔迪斯上,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嘲讽。想想好兆头,甚至因为最近在复习POI所以也想到每次RF被人(隐晦地)误解成夫夫但是他俩也没有专门去画蛇添足地否认…… :0370:

(我一直有个朴素的愿望是学了法语好去看丁丁的原版漫画……现在清醒地认识到这愿望大概要往十年后推 :11124:

Show thread

我也极其羡慕在英语之外还能掌握二外三外的人 :blobcatmeltcry: 那种多会一点语言就多拓宽一点信息限制的感觉……虽然翻译很方便也很伟大,但是靠自己的理解和感知去吸收,还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现在超市里卖的台湾金钻凤梨超级好吃 :blobcatmeltcry: 感觉这辈子没吃过这么甜的菠萝/凤梨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