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突然发现自己没有置顶 写个置顶🔝
*饲养健壮橘猫的举铁壮女每日高强度巡逻壮受宇宙当壮汉嬷*

没话讲,一天到晚好多屁事要干,下周又要搬家,真习吧。。。。。我一年搬家三次,人都要疯掉了难怪一点物欲没有,想到要搬家连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电脑都懒得换了感觉不如再忍忍得了

2011年,一项针对男性注射激素#避孕 药物的全球试验被叫停,原因是一个独立的安全审查委员会确定该药物的副作用“超过了潜在的好处”[5]。所涉及的副作用包括情绪波动和抑郁,这两种副作用在使用#避孕药 的女性中经常出现。

不过,大多数坚持参与试验的被试表示,他们希望继续使用这种注射剂。近年来,阮听到越来越多的男性在避孕试验中提到,他们参与试验的理由之一,就是他们的女性伴侣对避孕药的负面经历。“许多人认为伴侣面临的风险就等于对自己的风险,”他说。

mp.weixin.qq.com/s/_5f5A7RyFRp

研究女用避孕药时就不那么在意副作用,因为怀孕的副作用要大得多。研究男用避孕药就开始picky了,因为男的没有任何经历怀孕副作用的可能。杀。该杀。令人呕吐的社会。#徒有其屌

令人欣慰的是还有少数男正常人存在。

笑死了而且吃饭的时候我朋友在微信上跟我骂她最近遇到的傻春男租客,我看了以后跟我身旁朋友脱口而出“这男的sb?”,转头一看我朋友一脸便秘一副要憋住又憋不住的表情
后来吃完饭我朋友跟我说,刚好那时候旁边桌一个男的故意对着他对象打了个特别响的嗝,我朋友被恶心到了,紧接着看完信息的我一张嘴:“这男的sb?”

刻薄 

遇到一个令人无语的婚女。和朋友来一家很热门的面馆,很多人大家都拼桌,走到一个大台边有个两人空位。这位女士就说有人,我们就以为她们四个人呗(带着个儿子)。结果服务员阿姨看我们下了单没位置坐就帮我们找位,去问这位女士几个人,结果她说三个????明明她儿子旁边就有一个空位可以坐,怎么占两人位?
我们还是坐下了。后来他们换位了才知道原来这位女士怕老公和另一个男顾客坐同一排挤到她老公了 :0060: 我真是,姐们儿你心疼老公跟他换个位不就行了?哪有空位不让人坐到道理?这么挤的店你要两个半人占五个位子是吧

德国对“责任联盟”拟立法草案,多元成家真的要来了! 

当年红绿灯联合执政上台的时候,执政纲要里最令人(我)期待的一章就是“责任联盟”(Verantwortungsgemeinschaft)。几年过去终于有了新动向。联邦司法部对一些主要问题进行了介绍,草案几个月以后就能看到。

最重要的几点简短翻译一下:
1. 责任联盟为所有亲近的,愿意为彼此承担责任的最多六个成年人提供法律框架。它不是婚姻的替代品。
2. 责任联盟为彼此承担责任的深度是可以自己决定的。法律上会细分各个“模块”:比如财产,子女抚养,互相的照顾和护理,医疗信息共享与决定等等。
3. 责任联盟对成员的子女,配偶,姓名,税务和继承没有法律上的影响。
4. 已婚的双方也可以同时与最多四个成年人结成更大的责任联盟。
5. 责任联盟的结成需要公证,成员无需提供“彼此亲密”的证据。联盟关系可以通过公证随时结束。

8万小时近期重新整理了他们的职业规划的一系列页面,我觉得更清晰和有操作性了。

虽然我已经意识到这个网站基本上最适用的是英美这样的富裕国家的富裕家庭出生的年轻白人,但是我依然认同它的逻辑。

比如这里提到职业发展应主要经过3个阶段

1. 探索并找到对你来说最佳的长期路径 (18-24 岁)
2. 朝向这个目标逐步建立自己的职业资本(25-35岁).
3. 开始利用自己建立的职业资本产生影响力,并且做自己真正觉得内心满足的事情(36岁以后)

我自己18-24岁在干嘛呢,在整理和治愈自己,在完成我应该在18岁前完成的建立自己对社会和自我的认识,因为我的青春和思考全被高考压抑了。但我依然觉得幸运自己好歹完成了这一过程,认清一部分世界后正确地对它们绝望,停止纠结和浪费时间,建立了1.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且2.经济独立于父母的目标。

幸运地完成了以上步骤后,我度过了3年的工作甜蜜期,之后虽然觉得自己的工作依然有意义,但是显然感觉公司的利益导向和自己的价值观开始逐渐冲突,但是当时没有这个“建立职业资本才能未来有影响力”的概念。(接下条

80000hours.org/career-guide/ca

跟猫玩那种play就是在床上俯卧撑每下去一次亲一下猫头(猫没逃

卧槽摁了一天手指了还没摁完 :0220: 家里被我搞得像什么案发现场到处都是指纹。。。

学第二外语的时候就会觉得母语级的语言不止会普通话挺好的,不然我会的发音和音调应该会少很多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