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其实使用mastodon的主要原因是我真的是一个中文社群的话唠。我热衷于表达,并以此作为自我思考总结的一种方式。显然朋友圈是不适合我进行这种行为的(尤其在我父母一定要求我解除对他的朋友圈屏蔽后)。 而我的正常表达也导致我被封禁掉了四个微博号和一个豆瓣号。 诚然这个app是一个使用体量很小的平台,不过好在目前看来表达未如何受限。我一直厌恶在审查机制下用各种敏感词替代以及隐喻,他指叙事等方式,认为这是对语言本身的损坏。不过在几乎所有的国内简中社群,这已经成了必选项。 此平台最终在被审核或者被墙肯定会是二选一的结果,大概率是被墙,不过若能尽量自由的表达,也是足够好的。(嗨,我又可以话唠了,开心。

稻子 boosted

中国对毒品的定义也太奇怪了。

比如大麻,它的成瘾性、对人的伤害,远不如一类致癌物烟、酒,在许多国家大麻早就解禁了。但在中国,烟、酒可公开售卖,大麻却被当做毒品放到了类似冰毒的位置。

再比如槟樃,成瘾性、致癌率极高(推荐大家看看口腔癌的图片和科普),在很多国家被列为毒品禁止入境,否则会被判入刑。但在湖南等地,槟樃都做成了上亿的产业,成为当地经济支柱。

再比如罂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仔细看药品说明书,很多中药类止咳药水里含有罂粟壳。含罂粟壳的药水随时可在药房买到,都不需要处方,岂不是方便了瘾君子?然而也并没有谁管~

标准混乱,令人迷惑。

稻子 boosted

PRC的可信数据无从找起。
但是看到一篇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论文《警察被害特点及解决路径研究》,理论上可信度应该还行?
摘录如下:

> 公安部统计数据表明,1978年—2018年底共有13000多名警察牺牲,…

> 有关部门在分析警察牺牲的原因时,发现因工作任务繁重、经常熬夜加班而突发疾病在工作岗位上牺牲的警察占牺牲总人数的50%以上。仅在2017年牺牲的361名警察中,过度劳累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就达246人,占警察牺牲总人数的68%;还有 1820名民警因长期高强度工作,积劳成疾患上重病,不幸身故。

> 数据统计显示,自十八大以来牺牲的民警中,伤亡人数较多的警种排名依次是派出所民警、交警、辅警、刑侦、 机关、 监所、 治安、禁毒。从图2可知,基层派出所警察牺牲人数最多,被害风险也最大,主要原因在于平时人员紧张、工作任务繁重。

——所以996是中国警察的主要死因?交警比禁毒警察还危险?是不是闯红灯比吸毒更该打倒批臭?

另外提到
> 2015 年牺牲的257名警察中,因抢险救灾而牺牲的有71人。

——所以像汶川那种失职官员是不是比吸毒人员害死更多警察?更该派去富士康过劳死或者送外卖?

Show thread
稻子 boosted

“吸毒者的每一块钱都会化为射向缉毒警的子弹”

你大爷的。老娘交的每一块钱,都有5毛会被共产党高官中饱私囊、另外5毛则会变成共产党的核弹航母和维稳经费。上哪说理去!!

朋友陪我饮至三点,堪堪将我送离。
到了希思罗机场check in 柜台全是国人面孔,一时不知自己是否是离人愁或是归人绪。
上一次回国时还偷摸藏着些情绪和期待,谁也没告诉,偷偷的见着心头好。
两年后已物是人非,多了些无用的感慨和恍若隔世的世事变迁。

微信收到一条来自移动的5G流量提示短信。
这次就留着吧,也许有用,因为,我回来了。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可以说是我看过的最让人疼痛的一本书。

稻子 boosted

某媒体人被抓之后我才知道有冰雕连这回事,查完资料回来只有无语凝噎。网上说一个步兵连的人数大概在120-140之间。我就保守算它120人左右吧。三个连的人在无战斗状态下活活冻死,仅2人幸存,这就等于大约360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没了,直到最后也没有抗命,或者说冷得连抗命的力气也没有了,好像温顺的羔羊,沉默地送死,白白死去,die in vain。我能说什么,我简直什么都说不出来。说冰雕连是沙雕连或许在措辞上太轻佻,但是把冰雕连当英雄事迹歌颂绝对不止是沙雕,更是一种愚蠢的恶毒,事实上最终没有任何人为这种重大的指挥失误上军事法庭,而听从上级命令趴在地上活活冻死的冰雕连成了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范本这整件事正是一种典型的中共式丧事喜办,令人哭也哭不出,笑却笑得想哭

开始学日语就没停过,连续学习51天了,上瘾。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