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order boosted

本站满百天有余了🎉🎉🎉

欢迎新朋友老朋友们一起聊聊自己的OTP,#30天AU挑战 活动开启!

来源自Tumblr的30 Day OTP AU Challenge,都是一些常见的AU,而且题目对多人关系和柏拉图式关系(polyships and platonic ships)也很友好。
虽然说是OTP(One True Pair),但不限数量、不限形式,讨论、创作自己热爱的配对的同人多多益善!

活动tag为 #30天AU挑战 ,也非常欢迎大家同时打上 #安利@rec :dp_heart:

所有题目内容:
slashine.github.io/%E6%B4%BB%E

warning: 诡异场景描写,性爱描写,人外,触手,非人类性器官描写,口交,吞精,失禁,产卵 ,接上篇邪神哥 (芜湖,阿度的性癖最怪 我就是ooc之王,我就烂,我就写.jpg)字数超了所以移一段上来——————但丁晕头转向,把自己挪进了维吉尔的触手堆里,那些赤红的触角就热情地绕着他的身体。 “但丁、但丁…但丁…”维吉尔的声音在但丁的脑海里低语,让他头皮发麻,让他想起曾经那些诡谲的噩梦,还有黑甜的睡眠。这呼唤从黑暗传来,包裹着但丁的灵魂,像海浪、像水草的呼吸、像飞虫的振翅。以前他以为那是死神的低语,或者魔鬼的降头,现在他知道那是维吉尔。天地之间的魔鬼和神都不存在,只有维吉尔。 

那声音每响起一次,但丁就像吻情人一样去亲维吉尔狰狞的口器。也许是那些不知名的诅咒让他彻底遵从欲望,也许是他终于有恰当的理由毫无保留地给出自己的爱。人类活在自己群体中时,总是过于矫揉造作,拒绝坠入爱河,也拒绝欲火焚身。在这片无人知晓的山林里,周围只有尸体、交配的怪物,还有维吉尔。他似乎终于有机会抛掉人类的枷锁,彻底浸入爱欲的浪潮里。

维吉尔察觉到了但丁的情绪。人类的情绪很肤浅,随意就能感知到。他们的气味也很鲜明。只是人类自己都退化了,对所有的变化一无所知。维吉尔闻到了自己同胞兄弟的恐惧和爱,闻到他再次发情的热潮。祂卷着但丁的腿把他拖到身下,直到这时,但丁才看见祂的性器。

周围很黑,星辰全部暗淡,但丁只能看见维吉尔腹部探出的巨大诡异性器的轮廓。那根阴茎也像一条蠕虫,茎身分成了多段,隐隐能看见上面长出纤细的触角。而末端的卵囊更加巨大,沉甸甸地晃动。但丁屏住呼吸,不受控制地发抖。他没有被这种形态的性器干过,但从以往被神形维吉尔操的经历来看,这并不是人类能轻易承受的事。他才被腕足蹂躏完,穴肉是松软而麻木的,身体也还在崩溃的边缘。

他的味道没法掩盖,那是情欲高涨的味道。

维吉尔压上来。

但丁张开腿让维吉尔操进去,和他想的不同,这次阴茎外表的触感很软,虽然内里仍是硬的。这让但丁接纳祂容易了一些。维吉尔没受什么阻碍就把较窄的阴茎头部插了进去。但丁的眼圈红了,嘴唇发抖,但是依旧张着腿让维吉尔继续侵犯他。

剩下的阴茎更粗大,挤进第一节的时候,但丁才察觉一些他黑暗中没看清的东西。不同于比较光滑的龟头,阴茎的柱体上长着起伏的颗粒,那些触角也一并被插了进去,在但丁湿热的肉穴里扭动着。但丁无法控制地小声哽咽着,抱着捆住他腰腹的那团触手,艰难地抬腰,往更深处吃进那根阴茎。

维吉尔挤进了两节,就开始动了起来,但丁一开始只能发出窒息般的音节,过了好一会,那些音节才能连成含糊的单词。

“太、太深、不…维吉...”他喃喃道,一会又闭上眼睫,口齿不清地哀求:“再深一点…”

他前列腺的位置很容易就被操到,维吉尔稍微干了一会,他的阴茎就又硬起来。他扭动着,伸手挤进触手的缝隙里,自己玩自己的性器。与哥哥团聚后的生活让他太过敏感,维吉尔往他体内更深地插第三节阴茎时他就叫着射了一腿,然后颠三倒四地求维吉尔,又哀叫,又讨好,舔吮着每一根伸到他唇边的触手。他整个人都像是灌了太多蜜汁的夹心巧克力,不断往外渗腥甜的浆液。

剩下的半截阴茎太长,没有完全插进去。维吉尔往里用劲的结果是顶着但丁在祭坛上挪动。但丁的腰被触手垫着,肩颈在石板上磨得很疼,让他可怜地呜咽。维吉尔换了个角度,又往里捣了几次,干得但丁短促地哀叫,射出一股夹杂着白浊的清液。到这个时候还是有一部分阴茎留在穴肉外面。
  
维吉尔的阴茎依然埋在他体内,在这样的情形下,依旧撩拨起沸腾的欲念。但丁起先摇着头挣扎,维吉尔就用力操他。

更多的触手被操纵着围上来,伸手抚摸着但丁。但丁紧闭着眼惊叫着,感觉到祂们固定着自己的姿势,扳起他的腿弯。然后维吉尔往外抽了一点,用从上往下的角度插入阴茎。

每当但丁觉得自己到了极限,维吉尔都能再深入一点。而到这时祂的阴茎根部依旧留了最后一截在外面。但丁的后穴被干着,还有无数的触手亵玩他的阴茎和乳头,让他沉浸在恐惧、羞耻和情欲里。

维吉尔操得他双腿痉挛,阴茎在的揉捏下又射了一次,这一次的精液更稀薄,流了几缕就没了,剩下阴茎徒劳地硬着,龟头肿大赤红。

操着但丁嘴的触手离开了,维吉尔也慢慢抽出了阴茎,但丁穴口流出一大股透明的黏液。有一瞬间他以为这一切结束了,但维吉尔的动作告诉他并没有。

他被翻过来,跪趴在地上,有什么东西蠕动到他眼前。

他看见触手丛中格外粗大的那一根,顶端的孔张合着——那是另一根交配腕足。

但丁知道这是维吉尔,他逃不掉。他强迫自己张嘴为那根腕足口交。

腕足一下就进得很深,插得但丁呛咳了一下。腕足稍微抽出来一点,然后用性交的频率干但丁的嘴。但丁嘴被塞得满满的,口鼻边粘着粘液被抽插的动作搅出的泡沫,在这同时,他的腰臀被抬高,维吉尔压了一部分重量在他背上,然后用后入式把阴茎再次插进来。

但丁满眼是泪,身体被迫敞开着,还能感到几只触手掰开他的臀瓣,让维吉尔更方便插进去。这一次维吉尔没有停顿,不断往里深入,最后还剩一截阴茎的时候,触手们一起固定住但丁,然后维吉尔用力把整根阴茎都操了进去。

“!!!”

但丁痉挛了一下,什么也没叫出来。维吉尔开始野蛮地干他,但丁只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部被不断撑开,被不断侵犯,而这力气还在一直增加。维吉尔外膜底下的肌肉吓人地涌动着,带动阴茎像狰狞的打桩机一样在但丁后穴里肆意进出。不一会但丁后穴就被操出了水声,他的阴茎抽动两下,什么都没射出来。这一次,无论但丁怎么挣扎,维吉尔都伸出触手死死勒住但丁的性器,但丁的双手也被捆得更紧,连摇晃的余地都没有。

快感和窒息感都在不断累积,不仅是后穴,酸麻感一路蔓延到了小腹和腿根,但丁现在完全靠触手支撑着,中间他也记不清自己用后面高潮了几次。他前端的马眼始终可怜地张着,吐着几滴粘液,被触手圈禁的阴囊已经彻底空了,在撞击下软绵绵地晃动着。他神志也开始模糊,以为自己在船上,在飞驰的火车上,在酒神淫乱的宴席里,在众神狂欢的山巅。操他嘴的交配腕足先射了一股腥浓的精液,直接射进他喉咙里,他机械地全都吞了下去。然后腕足抽出来,一双手扳着他的脸,强迫他伸出舌头,让腕足把剩下的几股精液淋在上面,又按着他的头让他舔干净腕足上残余的粘液。

但丁满脸是交错的泪痕,面颊和唇边粘着精液,埋头在触手丛里用舌头清理腕足。他身后,维吉尔干得更用力了,就算被重重触手和躯壳压制着,但丁还是被祂的动作干得往前耸动。阴茎在往深处干,阴茎周围的触角则集中折磨但丁的前列腺,操得但丁性器流了一地的水。

然后,维吉尔的囊袋膨胀起来,祂的肌肉剧烈地蠕动起来,帮助祂把囊袋里的东西泵进但丁体内。但丁睁大眼睛,喉结颤栗,有什么圆滑湿黏的东西被埋入他身体深处,然后第二颗第三颗,越来越快——那是维吉尔的卵。

维吉尔在他体内产卵。

但丁叫不出来,维吉尔产卵的同时还在小幅度插他。那些卵越来越多,撑得但丁的小腹都鼓了起来,而卵彼此挤压间又总是会碾着但丁的前列腺。最后但丁忽然绷紧双腿,哽咽了一下,他的阴茎在被捆着的情况下射出最后一点精液,然后但丁腰眼一酸,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他阴茎软垂着,滴滴答答流下淡黄色的尿液,滴在石板上。

还没等维吉尔产卵结束,他就昏迷过去。 

@vd

Disorder boosted

【DMC/VD】末 世 兽 医 ——项圈与拘束衣,觉醒者的家养小猫猫(雷文瞩目) 

@vd

“我回——”
“啊、你回来啦~”
解开层层叠叠的安保系统与电子锁,Vergil还没来得及跨进玄关,迎接他的是一副司空见惯而又透着诡异的画面。
他的孪生弟弟包裹在严严实实的拘束服里,头顶的耳朵和腰后的尾巴一抖一抖地,整个身子都匍匐在距离玄关不太远的地板上。
“Dante。”Vergil颇为无奈地把怀里抱着的一大堆乱七八糟扔在玄关柜上,把在地板上扮演毛毛虫的弟弟捞起来。“我不是说过乖乖呆在屋里吗。”
“这不是想你了嘛,哥~哥~”
猫尾巴绕上Vergil的小臂,蹭在皮肤上还有些痒。
几年前,一场毁灭性的全球大地震之后,地球上仅存的生物一夜之间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异变。他们中的大多数成为了没有五感行动迟缓的不死者;一小部分长出了奇异的身体构造,获得了不同常人的能力,统称变异者;还有极少数的,被叫做觉醒者的,他们能分辨出不死者的弱点,以及变异者的异变能力。
Vergil就是觉醒者中的一员。
“好了,Dante。我现在先把你的衣服解开,你保证会乖乖的?”
“我难道不是一直都乖乖的吗?”
Vergil不置可否地解开拘束衣最外层的电子锁,Dante的脑袋最先获得了自由,于是他讨好地昂起头管他的兄长讨要一个亲吻。Vergil手里的动作一刻不停,当他的弟弟完全从拘束衣中解放出来,只剩下脖子上的项圈时,他搂住Dante的腰,手指沿着尾椎骨抚摸那条毛茸茸的尾巴。Dante的身子猛地弹跳了一下,尾巴上的毛根根炸起,然而他没能逃脱兄长的桎梏,头顶的耳朵颤颤巍巍耷拉了一半。
“呼——这个味道,你到发情期了。”
Vergil舔了舔嘴角,他终于放开了腰已经整个塌下去的发情小猫咪,走进屋里启动那堆复杂的仪器。
“我还有一些数据要收集。”他坐在屋子中央那张椅子上,随手抓起一把仪器上的连接线。“如果你想要的话,就自己坐上来。”
Dante蓝色的竖瞳骨碌碌转了两下,他并没有如Vergil所说的那样直接坐上去,而是慢条斯理地解开兄长的腰带,从拉下的裤头里弹出半昂着头的阴茎,咧开长着尖利虎牙的嘴角,啊呜一口把龟头整个吞了进去。
在Dante的头顶伸出猫耳,尾椎冒出尾巴,指甲变得尖利而伸缩自如之时,他还有一个别的异变——他的舌苔上密密麻麻布满柔软的倒刺,舌尖撩进冠状沟的时候凹凸不平的触感摩挲着越来越硬的柱身。Vergil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他抓住Dante毛茸茸的后脑勺,手里的连接线啪嗒扣进Dante脖子上项圈的接槽中。细微的电流让Dante轻颤着发出含混的呜咽,他吐出已经硬得直往喉咙深处挤压的器官,上撩着眼皮一边窥探兄长的神色,一边扶着柱身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舐。
“……呼。Dante,手伸出来。”
“——唔嗯?”
Dante乖乖地把爪子递给他的兄长,然后两支测量心率的夹子吸在他的食指上。
“别再弄掉了,上次你就动作太大结果什么数据也没记录到。”
Vergil把孪生弟弟从地上捞起来,Dante的后面早已经黏糊得一塌糊涂,于是他抓着那根毛茸茸的尾巴,掐着弟弟的腰让他坐了下去。
“嗯啊~慢、一点…哥哥~”
Dante的上衣被掀起来,两片涂满冰凉凝胶的电极导线贴在他左边的胸口,皮肤受到凝胶的低温刺激,乳头的颗粒立刻饱涨着挺立起来。
Vergil饶有兴致地看着心电图机屏幕上跃动的曲线,低声命令他的弟弟:“Dante,别发呆,自己动。”
Dante头顶的猫耳轻微地跳动了几下,他不满地瞪了兄长一眼,但是这对于猫科动物来说看上去更像是某种撩拨。他一边小心翼翼扶着Vergil的肩,一开始还比较缓慢地扭动腰肢,但很快他全身开始细细密密地痉挛起来,后穴紧紧包裹着那根挺立的性器小幅度地划着圆圈,碾过前列腺附近时重心下沉让他的兄长顶到更深的位置。
Vergil一边用手指把玩着Dante胸口的凸起,然后在某次Dante重心下沉时猛地一挺腰。Dante被他撞得上半身跳动起来,生理性的泪水沾在睫毛上晃得颤颤巍巍。
“…嗯啊~喵呜——~”
那声粘腻的猫叫声响起的同时,心电图机上的曲线拐出一个全然崭新的高度。Dante身子向后弓起,高昂起头露出脆弱的侧颈,被他的兄长操得只能发出喵嗷的叫声。Vergil捏住乱晃的尾巴根,掐住尖端配合着阴茎的顶弄来回扫在Dante的臀缝边缘,于是尾尖的绒毛很快被沾湿成乱七八糟的一片。这根尾巴大约是猫科动物的敏感地带,被一边玩弄着尾巴一边撞进后穴,Dante很快就喵呜着射了出来,然后腰身塌软地趴进他兄长的怀里。
Vergil搂着怀里软掉的大猫,操纵了两下刚完成记录的仪器,于是嗒嗒嗒的声音响作一片,适才检测到的数据自行在另一侧的白纸上打印出来。Vergil继续顶了两下瘫软的Dante,他的弟弟发出粘腻的呜咽声,他摘掉挂在Dante身上的导线与电极,将他翻转着摁在一旁的操作台上。
“数据记录结束,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你该不会说已经不行了吧,Dante?”
Dante撅着屁股趴在操作台上,Vergil再次操进去时比刚才还要用力。他难以忍受地扭动着腰肢,刚射过的身体敏感得不行。他尝试着往前爬走,又立刻被捞了回来。然后很快地他连挣扎的力气都丧失殆尽,只能浑身瘫软地被他的兄长顶到抽搐。他舌尖耷拉着伸出无法合拢的嘴唇,溢出的唾液在台面上淌出不规整的一滩。Vergil腰部连抖,闷哼着射满孪生弟弟的小腹,于是Dante两眼翻白地止不住痉挛,他又一次射了出来,不过这次并不是精液,而是晶莹的前列腺液。Vergil退出来把他的弟弟捞进怀里,Dante半阖着眼,身体依然在小幅度地颤动,他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晕厥过去,却又强撑着一丝清明蹭着兄长的下颌讨要晚安吻。Vergil揉了揉弟弟蓬松的发旋,抱着他离开研究室走向卧室。
“这几天我会留在家里,放心睡吧,Dante。”
“…嗯——”Dante整个蜷缩着钻进Vergil的臂弯,含糊不清地呢喃:“晚安,Verg……”
他的尾音渐隐在厚重的鼻音里,歪着栽进Vergil怀里昏睡过去。
“晚安,Dante。”
Vergil用嘴角碰了碰Dante的额角,然后拧灭房间的顶灯。

Fin.

Disorder boosted

克系/触手/人外/r18(g?)没头没尾而且ooc警告⚠️(本 人 性 癖 大 放 送)一句话前提:人类但在海边捡到了失踪很久的哥,但是哥好像变成了什么奇怪的存在。 

维吉尔口器周围的触角热切地盘桓在但丁的面颊和脖颈上,留下发亮的水痕。这简直像个激烈过度的舌吻。但丁嘴里都是维吉尔的味道,他头皮发麻,浑身都在打颤,被动地回应着,随后含糊地呻吟了一声,伸出发软的手臂搂住了这个浴缸里的怪物。
他的身体恐惧而期待地收紧了。维吉尔没有放过他,而是把他的双手捆在了身侧,阻止了他不自觉的蜷缩。那些触手上都遍布紫黑色的吸盘 ,贴着但丁的皮肤摩挲吮吸,像一千个情人的吻。维吉尔的口器松开了但丁的舌头,让他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可是下一刻,维吉尔低下头,埋到他腿间,口器处张开一个裂口,把但丁的阴茎整个包裹进去。
但丁喘叫着,红潮卷过全身。他颤抖着向后倒在温暖的水里,周围的触手一拥而上,护着他的头不让他磕碰。
“维吉…!”但丁摇着头。有一根触手重新顺着他张开的唇钻了进去,模仿性交的频率抽插着。

他嘴里抽插的触手依旧在释放粘液,他只能无助地吞咽着。这些粘液,很明显,有催情效果。但丁只觉得自己是一块融化的黄油,浑身都被抽走了骨头一般,只能靠捆着他的触手支撑着才不至于滑进水里。
在性器被吮吸的同时,但丁浑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那里,更难耐地是周围还有触手缠在他的囊袋周围抚弄挤压。
一条略微有些不同的腕足贴近但丁的后穴。交配腕足看起来和触手没什么不同,除了吸盘间隙遍布肉球般的倒刺和凸起,顶端是一个布满粗糙纹路的梭形肉瘤。饱胀的尖端刚推进一点就被卡住了,对人类而言,容纳维吉尔的欲望还是太困难了。
维吉尔没有理会但丁窒息般的呜咽,自顾自地继续把交配腕往他的后穴挤。太...太粗了,身体内部似乎都被塑成了腕足的形状。但丁神志混沌地想。
但哪怕在这样可怖的情形下,快感也依然没有离场。后穴太紧,腕足根本没法继续推进。维吉尔在彻底撕裂但丁和自己退出之间犹豫了一瞬,选择了个折衷的办法。一根稍细的触手沿着紧绷的后穴撬开一条缝隙,在但丁的喘息中伸了进去,开始大量分泌那种催情的粘液。而腕足顺着润滑开始往他身体深处抽插。
“呜啊……”但丁抽泣着,舌头被粗大的触手翻搅着,无法咽下的唾液和他的眼泪一起滴落。腕足进得太深,甚至要触到他的灵魂。他感觉自己的魂灵和肉体一起在被维吉尔进入。
但丁十指抓着捆着他手腕的触手,身体弓起,想要逃避这场侵犯。维吉尔不许他逃开,粗黑的触手缠上他的腿根,残忍地把他往下按,然后开始了迅猛的抽插。
“不…维吉…呜…呃啊!”腕足上的凸起刮擦着肉壁,吸盘则含着穴肉不断吮吸。每一下都带起一串粘腻的快感。但丁的瞳孔已经失焦,空茫地看着维吉尔红色的眼球。
另一根粗大的触手则圈住但丁的腰,配合着抽插的频率把他提起又按下。浴室里回荡着性交肉体拍打的声音。
但丁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下体被侵略外感受不到其他,就在他觉得自己已经要死于这场性交时,之前那根分泌粘液的触手顺着腕足粗暴的动作一起往里面挤。
“!”极致的快感带来的是恐惧,但丁觉得自己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性器官,所有机能都在为交配服务。他被抛上高潮的浪尖就没有再落下,快感再多一点他真的会被维吉尔玩死在浴室里。他早已无法支撑身体,只能被动地骑在触手的波浪上颠簸。那些触手展开他的躯体,就是固执地要他全面接收这些折磨。
那根触手撑开被操红的肉环伸进去,配合着腕足一起挤压着痉挛的内壁。腕足用力地往深处抽插,触手则抵在位置稍浅的前列腺毫不留情地戳刺,一边对着那个敏感点喷射大股粘液。但丁被操得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抽气的声音。他的大腿紧绷宛如扯紧的弦,而触手扳着他的腿根把它们分得更开。
但丁被迫保持这个放荡的姿势,在激烈的动作下颤抖。润滑已经多到顺着腿根流到水里,在抽插下形成了白色细小的泡沫。但触手依然在肠壁内注入液体。但丁体内胀痛,想要退开又被触手推着向前,倒像是他自己不知廉耻地迎合着液体的注入。液体太多了,撑得小腹微微鼓起。
@vd

我是憨批 :11124: 我终于会用毛象了呃啊

Disorder boosted

整理了最近收集到的个人Mastodon学习用链接,内含同人作者搬家指南,有重复,应该都选择了公开发表的嘟文,详解见链接内正文及其评论,感谢所有用户的无私分享。 

  链接内容我也没全看完,如有疑问建议去原文下评论。
  各种功能多尝试几次就可以熟练使用了。

  建议必读:
  基础指南
alive.bar/@XiaoChuang/10453310
  长毛象官方中文文档(进阶阅读)
docs.joinmastodon.org/zh-cn/
  推荐查阅的tag
  
  
  补充知识点:

  1.界面/评论/转发(以及取消)/点赞/收藏/(发嘟文默认可见)权限/折叠

  按钮功能,转评赞等功能和推特差不多,熟悉的可以略过。
alive.bar/@maylie/104500122804
  转发可以再点一次按键取消,点赞和收藏(书签)的区别是前者提醒原作者,后者静默收藏。
  可见权限默认是一个地球图标(全时间线所有人可见),在设置中可以修改默认,个人习惯用的是打开的锁(所有人可见但不会出现在时间线上),合上的锁指关注者可见,信封是@的用户可见(不@就是自己可见)。

  附切换实例后所需的账号迁移流程
wxw.moe/@marutan/1045168363242

  2.发文

  字数限制(各App和Web各站限制可能不同),举例Tusky客户端限制为500,活吧web限制为3000。
  发较长字数的嘟文建议使用CW(Web)或!(客户端)来隐藏(效果如本文)。

  闪站的发文外链推荐
slashine.github.io/tips/2020/0

  同人圈用停车场测试总集
o3o.ca/@beeeater/1044997757634

  Writee写意:
  简明使用手册
writee.org/jess/xie-yi-bo-ke-j
  Markdown语法基础
writee.org/jess/ru-he-bian-ji-
  另一个Markdown语法教程
m.cmx.im/@shikkaku0865/1045114

  Writefreely指南:
writefreely.org/docs/v0.12.0/w

  个人推荐在长毛象内适合做外链的网站:Wland。

  3.发图

  图片占用空间一般比文字多很多,而各站服务器基本都是站长掏钱,所以长文建议走外链而不是图(另外长图一般也会被自动压缩)。

  活吧站长推荐的一个图床
alive.bar/@lianghuan/104524757

  Writee写意专用图床
writee.org/writee/xie-yi-write

  自建图床向导
sspai.com/post/61624

  一个压图网站
alive.bar/@Harujpg/10452829021

  图片分享类实例PixelFed
wxw.moe/@matsudairayuki/104540

  4.用语

  尽量选择使用全名和tag,便于搜寻和屏蔽。

  [email protected]与#(群组与tag)/搜索

  @:创建地址gup.pe/
  #:格式,斜线等特殊符号会打断tag

  二者详解(包含闪站slashine的内部要求,其他实例可以参考)
slashine.github.io/tips/2020/0

  @与# 的差别(搜索相关)
slashine.onl/@slashine/1045267

  关于折叠内外的tag:
  Web使用CW/客户端使用!折叠,折叠后可显示的部分中# 和@不会变蓝(不生效),隐藏部分会变蓝(生效),个人建议上下都打好,方便快速查找和屏蔽。

  组群@详解
o3o.ca/@KKKG/10452430438834434
  一些常用的@与# 的tag
slashine.onl/@slashine/1045215
  一些bot推荐
pullopen.xyz/@flyover/10448873

  6.锁嘟/禁止站外索引

  设置内自选,以防万一。

  7.屏蔽

  屏蔽词:
  应该是区分大小写的,还没搞懂是否Web客户端互通。

  屏蔽用户:
  隐藏mute与屏蔽block的区别
tzcafe.com/@dimlau/10421644769

  8.App

  个人在用的Tusky(安卓),Tootle(iOS)。Tusky左右切换太灵敏,上下动时容易误切换。

  twidere(安卓)推荐
o3o.ca/@qqqrwz/104496050809230
  官方的app推荐
joinmastodon.org/apps
  
  9.自建相关

  自建实例向导
pullopen.xyz/@flyover/10449862
  自建实例Tips
moe.cat/@AstroProfundis/104527
  一个建站(实例)指南
pullopen.xyz/@flyover/10448994
  个人blog搭建(git)
bgme.me/@fluffy/10452189059137
  博客搭建推荐
pullopen.xyz/@flyover/10449862

  联邦宇宙简介
slashine.onl/@slashine/1045377
  WordPress如何加入联邦宇宙
o3o.ca/@Theergold/104539922077
  Misskey
wxw.moe/@matsudairayuki/104535

Disorder boosted

惹,试试字数能不能折。3VD现趴,机车哥和摇滚妹。 

@vd
【VD】Love Song
夏末初秋的白昼还不算短,临近傍晚时分的天色还大亮着,红幕市酒吧pub聚集的那条街还没到最喧闹的时候,提前拧亮的那些霓虹灯也还不那么的显眼。
这条街的背面充斥着大量的乐器行和练歌房,还有几家在圈子里颇有名气的livehouse零星地散落着。Vergil拧了两下机车的油门,轰鸣声里一个甩尾停在了街边。
livehouse门口排了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这可不是入场的队伍,入场那个门口冷清着呢,这些姑娘虎视眈眈盯着的可是这次live的限量物贩们。
Vergil往入口那里走去,路过时随意扫了两眼,不外乎是些印了乐队loge的荧光棒或者长条毛巾,乐队成员的脸孔印在一排扇子上,那下面还贴着不太便宜的价标。
乐队离开演还有些时候,乐池里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舞台上也空荡荡的。
Vergil随意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漫无目的地打量着livehouse的工作人员往台上搬些设备和乐曲,然后很快,某个背着吉他的银发青年跳了上去。
那一秒仿佛昏暗的室内突然亮了起来,Vergil靠在乐池最后面的围栏上,连他自己也没察觉把嘴角勾起来了那么一点儿。
Dante这会儿还没知没觉地在台上蹦哒着调音,他今天穿了件印着骷髅头的宽松卫衣,下摆挂着两根亮晃晃的银链子,松松垮垮的牛仔裤脚上还有几颗不太显眼的铆钉。这比他平常在台上时穿得普通多了,要知道他以前不是袒胸露乳就是奇装异服,今天这么打扮反而透着些少有的乖巧和活泼。
乐队的成员很快都到齐了,乐池里也慢慢地塞满了人,那些身上挂着门口刚买来物贩的小姑娘们挤到前排围栏,开始冲着台上Vergil的孪生弟弟尖叫。架子鼓过载的低频顺着房间最后面两个音响里蹦出来,Vergil这会儿才发现他站在了音响旁边,鼓点的音量怕是太足,砸在他鼓膜里好似心跳都过速起来。
今天乐队的主题是Love song,据说是因为再几天就是某个东方国家的情人节,虽然压根没人过这种节日,但是这些地下乐队就大多都怀着猎奇的心态刷些这种噱头。
然后吉他和键盘的声音混进了鼓点的低频里,节奏明快的旋律在这光线明显不足的livehouse里变得闪闪发光,有些不太寻常的东西窜进Vergil血液里,和用那辆重型机车飙车时有些类似。
那车是他和Dante合买的,说是合买,整整四分之三的钱都是Vergil掏的。那会儿他的孪生弟弟刚赚够钱换了把心心念念的新吉他,他俩在车行逛了一下午,却不约而同地只对这辆车一见钟情。
那标价可没有车子本身那么漂亮,然而平常没什么额外花销的Vergil假装鄙夷地看着弟弟一会儿亮一会儿暗的眸子,掏出皮夹连眼睛都没眨直接付款提车。Dante踟躇了一小会儿还是把驾驶权让给了他哥,甚至后来也更多地是Vergil在骑这辆车——并且载着他的弟弟。
乐池里的灯全都灭了,只有舞台上星光璀璨,Dante手指头灵活地拨弄着吉他弦,歌词里没了平常的中二与张狂,反而充满着街角的阳光,转身时的雀跃,冰淇淋上奶油的甜,和夕阳下掌心里的汗水。他微闭着眼,太过晃眼的顶灯在他睫毛下照出一层浓浓的阴影,脸颊边的汗珠子滚进测颈里若隐若现。
Dante的乐队有个固定的演出频率,并不太频繁,大多数时候他会装模作样问他哥要不要免钱的家属票,Vergil一边嗤笑着他那些过家家一样的演出,一边偷偷摸摸或正大光明地混进月池的最后面。Dante有一批跟他一样中二又疯癫的拥趸,他是那么喜欢在舞台上花里胡哨地炫技,耀眼得像是夜空里的启明星——透着蠢和天真。
但是这场以七夕——那个东方国家的情人节似乎是叫这个名字——为主题的live他却没有告知他的兄长,甚至他装模作样地在台上唱着那些傻里傻气的情歌,而月池里全是姑娘们的尖叫声。Vergil面无表情地站满整场,在脑子里鄙夷地嫌弃孪生弟弟的幼稚。
然后他在散场的人群中逆流而上,用一个特殊的频段敲开男更衣室的门。Dante上衣刚脱到一半,他有些错愕地看着他的兄长挤进狭小的空间里,这间livehouse的更衣室实在是太小了,两个成年男子只是站着就能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呼吸。Dante胡乱拉下汗湿了的上衣,看着他的兄长丝毫不嫌挤地一屁股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含糊地嘟囔起来。
“噢——你、你来了?”
“不欢迎?因为你的主办这次不提供免费的家属票?”
Vergil戏谑地挑眉,他的弟弟浑身暖烘烘地,带着薄薄的汗味,半湿的银色短发垂顺而柔软。他不太自在地挠了挠后脑勺,嘟着嘴不知道小声抱怨着什么,昏暗的灯光都差一点掩不住他藏在碎发里红到滚烫的耳廓。
“而且——”他十分自然地拉了弟弟一把,于是Dante乖乖地坐在他腿上,他捏了两把Dante汗湿的鬓发,鼻尖不怀好意地蹭了蹭滚烫的耳垂:“我都不知道你还写这种小孩子一样的情歌,嗯?”
“那、那是Lady!隔壁有个乐队物贩狠赚了笔,所以她也眼馋……”
“嗯哼。那这个东方国家的情人节又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渊博了,弟弟?”
“我怎么知道。”Dante勾着兄长的脖子,他平常撒娇起来就这副模样。“她们说这确实是个情人节,而且我有往家订蛋糕。”
“草莓味?”
“…巧克力的啦,我也不是什么都只买草莓味好吗!”
“嗯——”
Dante低着头越靠越近,于是他们自然而然开始接吻,Vergil在孪生弟弟的嘴里尝到了喉糖的味道,苦里有一点甜,还带着薄荷的清凉。Dante口腔里比平常要热,他刚从舞台上下来时总是这样,燥得像个小火炉,Vergil咬了两下Dante柔软的下唇,摁着他的后脖子吻得更深入了些。
“但那不是我喜欢的口味,我喜欢的只是你的味道。”
“老天,你从哪儿学来这种台词的?”
“你的歌词里。”
“我才没写过这种羞死人的东西呢!”
他们一边拌着嘴,一边毫不优雅地扒着对方的衣服,还不时因为空间过于狭窄而把手肘子撞在隔断墙上。Dante被他的兄长抱起来整根顶了进去,强烈的异物感让他条件反射地向后弓起,柔软的银发在身后的墙上蹭出毛毛躁躁。Vergil掐住他赤裸的腰,撞得凶悍无比,于是Dante叫了出来,圆润的、高亢的、上扬的尾音里还带着撩人的颤。
“比起你唱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还是更喜欢这种声音。”
“——哈~你真是变态,哥哥。”
“变态?”Vergil叹息了一声,变换了个角度再次撞到最深处,趁Dante止不住轻颤的时候掐住了他的下颌。“瞧你,弟弟,你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未成年人。”
“…哈哈、怎么,这样让你有犯罪的快感吗?”
“事到如今还谈什么犯罪?你以为这是我第几次在更衣间里操自己的孪生弟弟了?”
“我没数过,哥哥。”Dante再次被快感激得昂起了头,然后他蹭过去继续管他的兄长索要亲吻,结果只是被啃得双唇又红又肿。
他仿佛听见Trish——或者是Lady拍了拍更衣室的门让他们收敛一点,但是那很快就被他的叫声掩盖过去,Vergil低沉的喘息成为了最好的伴奏,冗长的前奏终于将他带到了激昂的副歌,失速的节奏与旖旎的男高音狂乱地混杂,在最后一个音节戛然而止时,他一边被灌满得神志恍惚,一边射在了兄长的手心里。
然后?
还有一场飙车和苦中回甘的深夜甜点在等着他。

Fi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