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想搬家到嘟站,结果迁移的时候一直显示“没有引用此帐号”,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两个实例之间没有连接咩?

上周给大家推荐了钱条这个Mac App,可以在状态栏实时看到你摸到了多少钱。

这周!我们摸鱼做了一个开源全平台功能加强版!在任意浏览器打开,并在标签页实时更新今天赚到了多少钱,欢迎各位同僚摸鱼使用!

:annoyingdog: 地址:retire.run

r/place的活动结束了,今年Reddit在最后时刻把整张图都涂成了白色——"the great Whiteout".
附全图的解读链接,感觉可以看一天。
place-atlas.stefanocoding.me/
另:整张图上没有中国国旗,但有徐州铁链女、有香港黑紫荆、有维尼习近平、有FUCK CCP 8964。中国人在这张画布上留下的每个像素点都如此痛苦。

俄国鬼子说bucha的视频图片是fake。今天看BBC放了3月19号的卫星图片,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街头的尸体。这个年头,说谎的技术要求更高了。他们父子有真传,就直接掐断真相的途径,这只需要暴力不需要技术。
欧洲好几个国家驱赶俄国外交人员,为啥加拿大还没赶!?驻加拿大使馆还转推视频非要说有个尸体的手动了。恶心,凭什么要他们留在加拿大!滚回去!

真好,这图非常完整,不得不说这个习近平画得太像了!

冷战1.0的主题是 freedom vs communism,那时候欧美主打自由,说对面不自由,而共产世界主打民主,说欧美不民主,资本家说了算,不是人民说了算。你看叫啥啥啥民主共和国的,都是那路货色: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现在已经开始的2.0,主题是 democracy vs totalitarianism,经过了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之后,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很可能就是2.0时代第一次的大规模代理人战争,双方的队伍基本都站好了。布林肯接受采访的时候都直说了,某“负责任大国”已经站到了 wrong side of history。

关于大翻译运动,我目前持一个比较中立的态度……
我对它的正面想法很简单:不能因为上面的信息封锁就把当前墙内的种种乱象和恶疮的脓汁封闭起来不让世界看见。世界应该警惕国内愈演愈烈的各种奇怪思想浪潮。
至于我的负面想法,其实原理和支持它的理由差不多:如果墙是第一道墙,那么推倒它的努力应该往什么方向使劲?大翻译运动究竟是拉平了内宣和外宣,还是以这些翻译者的筛选机制为墙砖砌起了第二道墙?
我个人比较顾虑的问题是:无论是从看见那些言论的海外人士的外面推力,还是从墙内的所有民众的内部推力,它会变成一道将国内民众和极权政体愈加紧密的舆论弹力带?
因为现在我们所看见的国内舆论场,毫无疑问,是经过层层筛选和修剪的。平常能够和各种泛纳粹与拥护政权言论对冲的反对言论和理智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少,越来越艰难,但是即使这样也依然有人在几次销号后都没有放弃。
这种不平衡不是自然的,是政权对民众的压迫下的一种,然而大翻译运动所聚焦的那些言论,恰恰可能是这样扭曲的舆论场中流行起来并因为镇压的力量而肆无忌惮的。
换言之,大翻译运动翻译的言论筛选标准是怎样的?它的出发点究竟是展现国内舆论场的真实环境,还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指点和以政治立场为准绳的审判?某种意义上,大翻译运动造成的一种刻板印象,即国内舆论场中的主流舆论是反人类的反良知的拥护政权的,会不会某种意义上甚至是和国内的舆论控制达成了某种在效果上的共谋?
大翻译运动,是有可能在海外造成一种墙内的中国人,都是大翻译运动所翻译的言论所代表的形象的刻板印象的。至少它有可能加剧这种印象。
没有人喜欢被代表,没有人喜欢被歧视,没有人喜欢因为和自己相同国籍的某些人,发表了和自己的良知不相符的言论而被其他人知道,却被其他人视作和这些人是一类人。然而每个人也清楚地知道,反驳那些言论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自由地说话要付出地代价是什么。
在这样的压迫下,在大家也明明知道存在这样的压迫下,是否大翻译运动的参与者们也可以考虑考虑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你们翻译言论是出于怎样的动机,保持沉默的人是有可能被你们所翻译的言论代表的,而他们的沉默并不是心甘情愿的,也并不是温驯的,他们只是想活着。
我真希望,想要以自己的努力推倒信息之墙的人,能够不仅仅翻译令人恶心的言论,也可以翻译令人尊敬的言论,也可以翻译所有此地人微小的抗议。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