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练琴搭子是皮皮,老天爷啊让我亲亲她吧 :0b20:

在b站一些分析童年剧的视频,我发现原来虽然清晰度和技术不行,但是实景拍摄四季分明的剧真的好舒服啊,我真的非常不喜欢那种整部戏只有一个季节,永远裹着臃肿的冬装拍的操作。

梦 

梦到别人给了我一个地址,是纽约的一家琴馆,做什么事情不知道,我就像穿越到了游戏里的角色一样,不知道会触发什么任务。找到以后发现环境还不错,一楼有一张很特殊的琴桌,琴桌非常大,可以同时摆放水果茶具,但它很低,需要盘腿而坐,更特殊的是,它还有第二层,盘腿而坐不会影响上层桌子的使用,上面还可以用来摆其他东西。
然后我联系上了琴馆的负责人,说明来意以后,她将我带到一个很小房间里,几乎只有过道那么大,推开门以后,里面坐着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负责人跟我说,这是谁谁谁,是流落海外的一位名家,你现在可以给她跪下行拜师大礼,我给你拍视频,回头你可以发。
我搞不懂,但我大为震惊,应该是没有的。但我的梦也醒了。

。 

薰薰好变态,它好喜欢趁我上厕所的时候在我沟子附近徘徊!它是什么lsp小鸡吗?!

明天文殊院可能又有活动,很大可能听不了车。

今天好难受啊,可能是昨天游泳以后没有休息好,今天身上又痛又疲惫,心里面又烦,还睡不着,更烦了。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也可能叛逆期来的比较晚,前半生我都是乖乖女,谁都可以教我一下,我现在听到谁来说教我我都不耐烦。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