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樱樱玩了会儿,突然窝在我衣领上。我说你干嘛,怎么又撒娇,然后它窝了会儿,开始磨嘴壳,一副准备要睡了的样子。
我:???

樱樱叼着片胡萝卜过来找姐姐,笑眯眯问我:姐姐你看我舌头长不长?

如果我说我真心喜欢我现在的工作,那真是自欺欺人,这种成天做文件整理、不创造任何价值的工作,确实毫无意义。

今天读的书内容可阳间了,我把季羡林的那两本给《糖史》翻出来了。

阿居居们都在打瞌睡,皮狗不进来和我们一起,

好像就这样窝家里,看看书养养鸡,我就喜欢过这种闭门不出的生活,也没什么毛病吧。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