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熊抱枕居然有草莓味,我快乐了。

该说不说的吧,我感觉简中互联网上的男性有一大半都像中国抗日神剧里的“小日本”,在以下四种状态之间自如切换:“呦西,花姑娘”,“只要你投靠我们,荣华富贵大大的”,“告诉我们八路在哪,饶你不死”,以及“开炮,杀了他们所有人,不留活口”。

星期四!我命定的星期四!
感谢肯德基让我对星期四充满了期待,甚至胜过周末

简中网民因为抢了佩洛西入住酒店的总统套房让她只能住标准间而高潮这个事特有意思,一方面是传统艺能小人得志,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上搞精神胜利自我安慰,另一方面则更精准的暴露了老中视野的低下,因为这几乎是一种只有老中才能理解的快感心理,完全反映了在一个专制国家等级社会中,没有公民权益的民众看待权力有多崇拜和看待自身有多矮化,他们默认当权者必须享有高人一等的特权待遇,按照他们对自己国家政府的参照和理解,这个酒店应该在事前被完全包下来严加把守密不透风疏散方圆百里才对,但问题在于人家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这对于一个民主政府的官员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事,总统套房谁有钱谁就能住,谁先订就是谁的,订了就订了,大家都有预定酒店的自由,政府官员不是皇室成员,没有权利抢你的,只有被中国特色官场文化腌入味儿的简中网民才会把其当个事,才会为此高潮,仿佛在说“他们皇上出行居然没有八抬大轿”,很坐井观天,而在中国社会的一贯语境里别说政府要员,哪怕是个县长乡长都是飞扬跋扈大动干戈的,于是对于中国网民来说这就变成了一件难以理解的事,这反而加体现了老中与文明世界的脱节,而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基本上你越这样,你越高潮,就越说明为什么你不配和台湾相提并论,为什么台湾想要独立

朋友妙语连珠评论:典狱长说晚上开恩,给大家联网看片儿。每个犯人都吃了一把壮阳药,结果到点儿典狱长把网断了。

现在的局势让我联想到什么呢?一个又蠢又烂又没教养所以没人搭理谁都能欺负的怂男,在家里称王称霸,逼着妻子儿女下跪磕头高呼万岁,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

有一天,有个大户人家的老太太经过这家门外,在门口清了清嗓子,吐了口痰。于是这家的妻子儿女全精神了,朝怂爹喊:加油!去揍她!我们捐俩月工资!

怂爹看看老太太带着的那么多膀大腰圆的家丁,没敢上前,瞅了一眼正在高叫加油的妻子儿女们,心知肚明:有的是盼着他挨揍乃至被揍死,全家人就解放了;叫得最欢最响亮的那个最小的傻儿子,因为脑子不好,真心相信怂爹英明神武一个能打十个……

虽然预料到了,但这一刻还是想哈哈大笑,好想发微博开嘲讽

一刷关注的博主,她说,大家最近小心点,懦弱无能的家暴爹在外面吵嘴输了,回家可是要打孩子的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装裱一下这句话,太搞笑了 made my day :

“鲁迅的文章看起来永远都像昨天下午写的一样”

看到嘟友说中国人下地狱是搬家,好有道理,我死后地狱使者来领我,我毫不动容,地狱是能让我一周五天从早上六点上学到晚上十点,还是能让我一周六天从早上八点上班到凌晨一点?地狱是能把我摁在烧烤店里打一顿还是能把我用铁链锁起来生八个孩子?地狱一天做几次核酸?地狱能把我的门焊起来不给吃不给出吗?地狱能有什么新玩法。
我昂着头被领到地狱门口,发现里面是一大群性少数在开大party。我立刻表示要加入,地狱看门的说不行,中国没有性少数,你不能下地狱。不过你可以去地府,地府是中国特供版。我问地府里有什么,它说地府里有非必要出门的人,向往自由的人,天天打女拳的人,不愿意结婚的人,不乐意生孩子的人,和同性乱搞的人,男女通吃的人,还有不男不女的人。
我激动地说我现在就要去地府,这一激动我醒了,旁边的人围上来,七嘴八舌,刚才电量开太大你晕了,不过越大越有用,你现在还想打电子游戏、还想同性裸体吗?不想了?不想了就是好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