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e boosted
Fxe boosted

《黄蜂网络》非常好看,今天 Netflix 上架了,网上也有片源可以下载,推荐观看。

我觉得《近人可读》不好听…

@lianghuan 因为你这条微博中有习近平的「习」字,所以被限流,具体可以浏览器隐身模式下打开你这条微博,未登录的情况下会显示该条微博页面 404。

Fxe boosted

非常非常长,关于社会运动的私人看法,开个warning不刷屏。 

下文论述1仅代表本人看法,你觉得有道理引用起来还得标我名,你觉得没有道理就跟我吵。

搞运动不是杀掉坏人留下好人,过程是表达新的对的想法,攻击旧的错误的理论,而结果是让别人听从这种新的好的想法,修正自己的理念。
任何人标榜自己,喜欢党同伐异,喜欢带人霸凌的可以直接做邪教处理。美国 feminist,这不是开除自己的女权籍,而是一种态度:我也不是全对的,但我们需要一步步靠近正确——而这个过程必然允许也必会存在。

为什么说直女求偶不行?比如:我喜欢相貌体面的男性,且这个要求是女权的。事实上以体面分离出两种人,让自觉还行的男性觉得“我是女权的,我有人喜欢”。这种思路无非是杨奇函的“我心中有三个好同性恋的名额”,好同性恋是值得平权的而坏同性恋应该马上得艾滋死掉。
体面的男性甚至可以作为女权纲领,但这种「区分好坏」的思路不可滥用:以外貌区分?(欣赏男色是女权的,帅哥默认为女权男/可以原谅其行为)以阶级区分?以种族区分?区分并将区分标榜成大义,只会消解大义的正确性,走向其后无穷无尽的党同伐异(eg外貌区分后为如何理解帅哥吵架,这还算女权议题么)——这也是政治正确这话术的唯一立足点,而身份政治同样是西方反思的一个问题——实际的解决方案:承认bad feminist式自我认同,并尽可能只把女权相关的行为定义为女权。
运动永远不应该是针对人,或者说给“好人”权利。如果具体到左派运动,其最终目标都应该是“给每个人权利”,而分解为不同的女权、黑人权利、lgbt平权。新思想攻击旧体制,这才被称之为运动而不是“审判”。干死坏人在法院,而干死坏的思想,是每一个woke的人大声说对的话。
当然,这在现实中一定不是分开的,法律是正确思想的纸面证明,只有反性侵幼童成为法条李星星案才算完(这事实上反驳了总是用法律压人的,他们是因果倒置)。打倒坏人可以成为运动的动机和目的,比如blm的原起点是杀死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目前明州的进程应该在取消现有警局,重新建立警察体系——联邦政府和民主党在这事儿上跟老钟比算得上又快又好。
这也就是我指出的第二点:攻击旧制度。中国的大部分运动都是对空气打拳的核心问题:警察如此这般对待被强奸的女同性恋、被性侵的14岁女孩,你能去烧警局吗?我13条命都不够的,我都不敢骂fk所有警察都是狗屎,大家也只敢骂骂追星女孩什么的。中特缓要是认识不到这一点,成天觉得自己每一条微博都是民主自由的一大步,也很傻逼——1个有效的社会运动包括宣传新思想攻击旧制度,只走半步弄出来些双面人。郭文贵都解放不了中国,你还不如想当政治局常委改变中国的。
当我在说“老钟搞不好运动”时,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你的问题,是俺老钟的问题,大家的命都是不够的。所以我的建议是赶紧跑路,并学习一些魔法,不要再研究老钟。去一个烧完警局大家一起喝啤酒烂醉你不说yes也没人敢碰除非准备在警局待一辈子的地方,去一个犯矫情在家不工作吸大麻政府还必须付你低保没人敢骂你没用就别拿爹的钱的地方。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