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异性的需求很低。偶尔会怀疑,是不是因为看小说和擅长手冲,所以精神和身体都自足到并不需要一个异性呢。尤其当刨除掉动物性的吸引,确实觉得很少有男的值得交往呢。

我真的很惊讶梁钰会用“吃瓜”来形容这件事,并且在吃完之后,告诫大家回归自己的生活…姐你有事吗。 :0010:

据说人如果想做一件事,72小时内还没有开始行动的话,就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做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大约最近都没有什么很长的觉能睡了吧。

“啊,我们在反抗一项甚至连制定者都完全不重视的社会律法啊,他们制定好我们的律法,然后往后一靠,心满意足,觉得这律法真是公正,这社会真是良善。事实是:政府、国务部门、内阁,或者任何政府里其他什么机构或部门里的那些身居高位者,从来不了解底层在发生什么。…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恶意忖度,他们就是不想去了解吧……无论如何,这些底层民众无法与整个体制抗衡,这更坐实了底层民众会被恶意对待,在我生活过、旅行过、从书里读到过的每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我们不能对此做些什么吗?好吧,没有,我们什么都不能做,除非我们能达到这样一个临界点:明白在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形下,事实就是这样,也一直会是这样。” ——《画地为牢》

作为没去德语区生活过的非德语专业学生,我来分享下自己以前写的备考歌德C2的经验(C级别我基本自学,没上过课)。除了写作比较低,别的还算苟住了,起码比我德语系ex博一时考的要高。但我还是要说, C2要的时间成本非常高,我投入的绝对不止1000学时。疫情停工的那一年,我每天在油管听Sternstunde(哲学家、社会学家的访谈,一小时一期),读原文书。快考试了,每天和德国朋友聊天/语音。 它已经不只是德福那种打磨技巧的应试了,是要钻进文化里的。 

其实记住笛卡尔就行了:原因总是大于结果。放到这件事上说,如果想通过C2,就不能仅仅以C2为目标。参加C2半个月之前我连每项考几篇/怎么考都不知道,但如果说我只复习了半个月那也是谎言,这之前我起码连续听了半年多的听力,没一天停过。材料不固定,找各种文史哲访谈,或者看喜欢的电影,有意识积累表达和词汇。阅读同理,一定要看原著,自学到C这个阶段我就不知教材为何物了。
至于口语,考察的主要是思维能力,比如我们那场的十分钟演讲题之一和当代语言贫瘠化的现象有关,辩论主题则是经济体制。这显然不仅仅停留在语法正确度和表达多样化的层面上,而是要看论述的结构和内在的逻辑一致性。这一点法学和哲学的学院教育对我助益比较大,但平时多看人文类访谈和学术作品也能练出来。听上去也许有点难,但实际上演讲结构就那么几种,科普类句式表达也很清晰,所以这比夹杂大量俚语和简化表达的locker chatten简单多了……
至于写作,我自己也不是很行,血泪教训是要多输出,听力和阅读毕竟都只是输入。然后C2写作在词汇句法不出大问题的情况下,最看重的还是文章结构,论证思路一定要清晰。
写作要求是真高,我们那场写作最高分70,阅读口语双95+的大佬写作也没及格。总之,临时抱佛脚背下Sprechen, Schreiben, Mitreden归纳的二十多个Thema高分表达是不够的,没事多写。第一大题同义转换二十分不要瞎丢,因为不可能靠第二部分的纯写作来拉分的。

最后是我半个月复习用的材料:
1. Fit fürs Goethe-Zertifikat C2-Großes Deutsches Sprachdiplom
2. Sprechen, Schreiben, Mitreden
3. 歌德官网三套C2模拟题 (可直接在官网下载)

__________

德语C2听力方面的意见,简化版本:
Endstation C2这本书有十套练习,我建议早期随便做做,因为相比真题它太简单了。我基本都上90,最差一篇也有75+,光靠这本书去考试可能会不及格……
真题语速快,内容难得多。建议多听WDR,Deutschlandfunk的Essay und Diskurs,有人文底子可以尝试听Sternstunde。其实歌德学院放出的例题下都写了音频来源,顺藤摸瓜。

有很多具体的例子可以讲。自从语言签被取消、旅游签更别想之后,似乎难度就直线上升了。先不提准备别的文件种种,申请德语授课的留学生大量地普遍地,留在国内考语言。毕竟如果没有至少B1的语言证书,已经很难拿到条件录取,或申请公立语言班。
总结:签证难(->国内读语言),考试少,通过率低。

不变的大背景:
1)申请季一年两次(夏季和冬季),但是夏季学期放出的专业很少。大部分留学生申请冬季学期。
2)德福考试一年三次,官方声称约需1000+学时,通过率不足10%
3)歌德考试算上全国考位(只有五六个城市设立考点),理想状况每月一次,考位多预留给内部学员。

按学习阶段:
1)申master。B2歌德证书几乎成了标配。德福屡次取消,B2考位页面却常常崩溃,考生全国各地跑变成一种常见的“考试迁徙”现象。即使考到了试,也不一定考过。可以去看歌德学院放出的成绩,几十个考生一次通过者经常不足十位。考过了,也不一定申请得上签证。

2)申本科。许多大学本科入学要求的德语水平已经变成歌德C2大语言证书,而德福考试且不说国内考试少,不足10%的通过率让人生畏。没有出国的语言环境,学习语言上所花的时间肉眼可见成本增加。几所申签的工具学校offer被大使馆重点关注。

但并不是劝退大家,只是时代变了。双边政策下出国不容易,各位请都珍重。

Show thread

总而言之一句话,能跑的话早点跑,往后只会越来越难。

看到tl上有朋友讲了德国留学,我作为这两年申请的来update一下情况吧,总体来说就是政策(主要是签证)在疫情以来急剧收紧。
往前数几年,学工科大可国内德语学到B1,就出国念语言班,但现在这样的条件是无法申签证的。大部分留学生,必须拿到条件录取+三个月以上语言班缴费,才有可能得到签证。被拒原因:1)语言班之后条件录取过期/私立语言班不受认可/在线网课无出国必要usw.->2)无法保证学习位置。
可以去德国留学超话看一看,被拒原因五花八门,甚至有大使馆故意拖到过期再拒的记录。请大家谨慎,如今选择德国留学,势必要在国内达到一定的语言水平。滞留国内的学生过久、过多,也导致考位十分难抢。砸下去的时间金钱要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最后的签证问题在如今更是变成一坎,在以前(或许只是四五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因为保洁阿姨要来打扫,所以离家时没有关门,又想到今天似乎快递员会来,整个人陷入Panic之中…这种对陌生男性群体的恐惧实在已经融入日常,想不起这到底算不算普通生活,又算不算离谱。

头一次看黄漫感到难过。有各种ntr的经典情节,但其间有某种冷峻的东西,让人觉得主题不是性,而是畸形的爱。爱是恐怖故事。女主对出轨对象怀有难以想象的少女般爱恋。她简直母亲一样怜爱着他,为顽劣的男孩无私地迫不及待地奉献自己母神般的肉体。又如同痴心的女友,愿意为他赤身裸体只带新娘头纱,哪怕她走过的红毯旁是贪婪的同样赤裸的男人们。当然她淫荡,但当身体最极致被侮辱取乐、不断被分享给他人做性玩具时,她的表情总是不敢置信又苦涩。脸上全是精液,可是毫不怀疑其实她有哭泣。
是否在等爱人垂怜呢,可男人看到这种表情只会更嘲讽又得意地侮辱她。她做这些时是痛苦的,只希望是一场噩梦,明明她只拥有身体的自主权,可连同感情一并空掷出去了。女孩子是如此了不起,又如此可怜。生活中视为救命稻草的、带给她无上快乐的人事物件,说到底是可怕的陷阱。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