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天天把中国人民扯进来,自己像疯狗汪汪叫,但是人民很忙。中国人民忙着解冻银行账户,忙着跟开发商扯烂尾楼,忙着举着身份证伸冤,忙着去给郑州地铁站添一捧菊花,忙着挣脱铁链,逃脱精神病院。

Huizki boosted

看胡叼盘和一些新闻通告,窜访这个词引起我的不适。就一种普信男俯视世界的嘴脸,哪怕是想义正严辞地谴责抗议也一定要歪嘴斜眼挤眉弄眼地带着嘲讽和轻蔑。就多少有点大病。

Huizki boosted

好的甜品不甜,好的男人不男,好的中国人不中国 :blobcatrainbow:

拒绝用派系斗争来解释上海的情况,我感觉某些男性特别喜欢用这个观点配合一句“不好多说,大家都懂”。我就想说懂你妈!就派系斗争那点事在两千万人口的城市运作需求面前算个屁。

当今国内的实际情况比三体里坡显智障的政治描写更为夸张,反而觉得三体里的人没那么愚蠢了。而且别人三体里还有混在体制内坚定造反的领导人。我们有啥?只有小粉红,白卫兵和不被锤就不疼的普通人 :0010:

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论语》

我感觉普通中国人就很不喜欢其他人愤怒的样子。就比较偏爱那种“感谢生活的点滴美好的自拍”
”最近xx天气太舒服了的下午茶” “看看我这甜甜的恋爱让我教你怎么拿下优秀的男人”
“看看我这励志的创业史让我教你成功学”
却唯独喜欢对愤怒的人指指点点说看你急的样子真惹人笑话。

朋友推荐孔飞力的一本书《叫魂》,它讲述了乾隆鼓动地方官僚抓一个不存在的妖术引发的集体恐慌和政治罪的故事。英文名叫Soulstealers.

讲了三个主要问题:
1)叫魂事件如何升级为政治运动
2)官僚体系的焦虑和恐惧
3)什么原因引起百姓的群体疯狂

作者说“是否可以联想到每一个朝代盛极而衰的背后都是如何1768年这样存在着君主与官僚,官僚与民众,君主与民众,民众与民众之间紧张而焦虑的关系?

2014年的时候有个国内的朋友问我,“你在美国有感觉到什么不一样的自由么?不都差不多么?”说实话那个时候我想反驳他但不知道从哪说起,想形容一些细微之处的精神上的放松和自由。

但是如果现在有人问要自由做什么,还会有不知如何回答的人吗?

我可以先省略各种意识形态的讨论,只说一下日常生活。从2020年疫情开始到现在我做过6-7次核酸,有3次都是自己在家做的。长短不一的出游有5-6次。日常出行饮食没有太大变化,只在室内公共场所带口罩。这两年因为一些小病小痛去过医院多次,等待时间也没有变长,因为学校的保险比较靠谱,所以看急诊和开药都很便宜。医疗方面唯一对我有影响的是有次开中耳炎的药结果有一种比较好的药说是全国断货了。

可以预期,可以选择,不必惊慌,这大概是最基本的自由。 :blobcatthink: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