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渴望有人爱我,渴望有人伤害我;渴望爱人的双臂,渴望刺入心口的匕首,这渴望同等强烈和炙热。
是的,是的,亲爱的,没有什么是比你的怀中更适合令我死去的地方了。

Pinned toot

我好想抱人,我好想被人抱,想把头埋在对方肩膀里,想被同类的双臂紧紧地、紧紧地捆束。

Pinned toot

把死当作/常吃的药一般/在心痛的时候

不管烂或不烂都没有意义,因为人总有一天会死。但对我来说,同样因为人总有一天会死,活着才有存在意义的可能。
一想到人是会死的,我是会死的,我就能平静下来。
这是我的最后一道防火线,最后一剂救心针。

当我有随时离开的自由时,我才愿意安心留下来;当我有随时去死的自由时,我才愿意真正活下去。
自由高过一切,如果它在水中,我就去漩涡中寻它,如果它在火中,我就去烈焰中寻它。

死是肯定会死的,解脱也是肯定会解脱的,必须得是这样。

Pinned toot

没有人爱过我,但我从来不认为先被爱才能学会去爱,我爱过一些人。那些时刻里,每个眼神、每句对白、又或者是大笑时弯起的眼角、仰望孔明灯时被火光映亮的下颌,我都从未忘记过。此往种种,如同梦境。
我很久没有再爱上过什么了,人也好,事也好,活到如今很难说还有什么牵念,唯独称得上遗憾的,就是没有被人真的爱过吧。

mappa,用力过度大可不必,学一学原作的点到为止好不好。

Hxoicx boosted

咒术回战里面有一话末尾用收敛级数来解释五条悟的咒术逻辑,你要是当年没学高数,不就看不懂了,是不是。所以人真的要学数学。二次元也要努力学数学,要不然连漫画都看不懂。建议五条悟粉丝都持证上岗,高数期末成绩不≥85不允许发证,算厨力失格!谢谢朋友们
(我的级数学的像屎,我自觉开除自己二次元籍

Hxoicx boosted

睡觉什么都好 就是会醒来不好

死是方向,而我的人生确实只有一个方向。
对我来说死和爱是一样的,不是选择,而是别无选择。

Hxoicx boosted

首页有人说女权是把人权问题归为两性矛盾,想让大家先人权后女权,恕我直言,这集已经演过了,女性没有跟你们一起战斗过吗?结局是什么呢?你倒是精,为什么不先女权再人权呢?

先人权再女权,女人打完一场艰苦的仗还有一场更艰苦的仗,而且只能自己去打。

而先女权再人权,我敢保证,你跟我们打完这场仗实现女权,你要的人权根本不用打仗,自然会实现,就比如你保证母亲有饭吃还会饿着孩子吗?弱势的权力都得到了保障,还用担忧强者吗?

大家不要上当,先把女权问题放一边,真去打人权的仗,真的,这集演过了。

而且这仗还没打呢,先对女权指点迷津了,就这居高临下的态度你相信男也赢了会分你蛋糕吃吗?

而且别拿中国和西方比了,你看看你自己,跟西方男人像吗?

好想看高专七海,留着分头的少年,英俊又略有点阴沉,身边的同伴活泼爱笑,大眼睛里都是向往。

娜娜明,娜娜明,看了第九话之后我满脑子都是娜娜明。津田桑的声音真配他,是温柔又靠谱的可靠大人。呜呜呜娜娜明就是最好的 :0b08:

Hxoicx boosted
Hxoicx boosted

简中互联网女权主义最大的方向偏移就是把人权问题简单归因为了两性矛盾,而对意识形态和制度问题视而不见,这是一种简单而安全的选择,不向上问责,但实际上只要这个主权高于人权的大环境一天不变,人权平等就一天不会到来,讨伐男性的权益也没什么意义,因为你会发现普通男性的人权天花板也很低,西方国家关于两性权益的博弈和征讨是基于人权高于主权的政治环境而发展的,这样人权才有向上发展的空间,而国内没有,不会等到你成规模成气候就会遭到执政者的打压的,其实有点无奈,这就像大家都睡猪圈,没人考虑是什么导致了我们睡猪圈,而只是在猪圈内部责问为什么有的人有干草垛睡,实际上在这样一个环境,人权平等自由不是女性没有,而是除了那头大象大家都没有,原本有着共同诉求的人们还没开始争取力量就已经被分化了

就是,wit的十五六岁三笠还可以说是很帅气的小姑娘,mappa的十九岁三笠我只能说是很漂亮的帅哥了。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