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再说一下,国家这个词也是一个现代文化的产物,在古代没有国家的概念,至少是中国的概念,可能韩国朝鲜也压根不叫这个名字,甚至可能大陆也就是一个政府下的管辖范围

Show thread

不论是申遗还是关于到底属于谁的文化现象或技术之争都是在一种非常狭隘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视角下才能成立。其实申遗和大国基建这类东西是同一个工程,提升国家归属感,所谓的民族自信心,爱国之心这一类的东西。对于一个政府来说,这也是非常重要,不得不做的事情,他需要不断的为自己的合法性做背书,重大历史题材文艺作品啦,经济增长啦。都是为了捏合这类想象的共同体。
但对于个人来说,这真的一点都不重要,文化的传承在于其价值在今天的凸显,而不是成为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或保护人。只有跳脱这种非常狭隘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个人性,独立性才得以显现。
我国著名年轻脱口秀演员池子曾说,别让国旗绊住你奔跑的脚步。

写篇论文三字一抓头,五字一修改,满键盘的头皮屑和好像读过却死也找不到相关材料

“劣迹”这两个字可太有味道了

代孕一定是要讨论的,但讨论的前提一定是理想的完美社会,但完美社会肯定没有代孕,所以就不会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悖论,但也确实应该讨论,而且要勇敢讨论,才能知道自己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多么的不像一个人

正好当时东德也宣传的是这个基地

你们是不是只知道这一个军事基地

Show thread

遛完狗回来发现还要出去充气,what a day

虽然新版鹿鼎记的确不好看,但明显看得到导演的创作主动性,这是那些按部就班拍一部一般的电视剧导演好了很多倍。这种创作主动性的代价往往很大,但这总是重要的一步,这一步可能很多导演都没能力迈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