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一个偏见:我比较讨厌那种看起来英语很好,脾气和脑子都不太好的人。

Pinned post

提前把这首诗送给跑路后的自己:

-

《一个人的话・魔改版》(原作者:胡适)

忍了几十年的中共
总没有辱的机会
今天好不容易移了民了
我要辱他一个痛快

满心头的不容易
都因随便辱共的权利跑了
我就可以舒服一生
就可以陪着人们笑了

Pinned post

「我的目标就是避开这样的命运:40 岁时,早晨睁开双眼,脑子里除了青春岁月被浪费掉的悔恨,就是下半辈子只能为工作而活的绝望。」

我这几天一直在反思:我的愤怒变少了,跟中特傻屄争论的欲望变少了,对这个国家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那么我是否变得犬儒了?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如果我不能成功跑路的话,我不敢想象我的精神状态会是怎么样。

当然这一切归根结底,就是家里没钱。

刚刚我点进这个人的主页,看到这个人点赞了去年那篇有名的宣称「新写实主义小说都过时了」「新世纪最伟大的中国文学不是由文人而是由一个电厂的小工程师完成的」的《把方方日记埋在春天里》。嗯,现在可以确定这是个傻逼了,于是就可以把可能缩小到这么几种:一、以前粉过梁欢,后来失望了,所以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前偶像的某种情绪;二、纯粹就是把梁欢当成一个乐子人,寄希望于通过这种方式跟他逗闷子(但目前似乎并未得手过);三、出于某种动机拿梁欢当跟人吵架的练手素材。

(注:我此刻揣测一个普通网友并没有任何其他动机,纯粹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解决自己的好奇心理,对上文提到的二者没有任何期望或指责。无论如何,在缺乏更多根据的情况下揣测他人这个行为本质上是不妥当的。尽量不要学我。)

Show thread

你国小粉红:只要是沾了一点毒品,不论严重程度高低,都必须得到社会性死亡的下场!

我:天呐,你说得对。现在这里有一个政权,建政七十多年来恶事做绝,折腾死的人可能比本国在二战中战死的士兵还多,那这个政权,你看,是不是……

话说我长久以来注意到一个现象,MotiFount 老师微博底下有一个人(这里不点出他的 ID 了,因为不是挂他),经年累月地坚持在 MotiFount 老师最新微博下面以一种阴阳怪气的态度留一条言,MotiFount 老师发一条他跟一条,且往往是说的反话。特别好奇这是出于怎样的动机 :0000:

为了避免自己得出太武断的结论,今天下载了片源,比较仔细地又跳着看了半个小时,结论还是毫无变化…………

Show thread
Kartooon boosted

性交易合法化就像共产主义,如果满足所有理想条件听上去也不错,但是实践起来肯定就是(一部分人的)灾难

生活难题:煎蛋饼,鸡蛋一个不够,两个太多,剩下半个蛋的蛋液不知道拿来干什么。

买了嘟友推荐的速食兰州拉面,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不可变易的北方人口味:别的都挺好,就是汤太淡了,另加了一大勺盐才觉得有滋味。

Kartooon boosted

请问 一直眩晕,严重时觉得双手发麻又好像心跳很明显。这可能是什么问题,我这几天越来越严重,甚至不知道去医院挂什么科,只知道没有发烧

学了一下午习(真的知识,不是思政),晚上上网一看:啥,李云迪嫖娼被抓了??这世界变幻太快了 :0391: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