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算了算了,天下谁人不爹,大家一样烂.jpg

Pinned post

200 followers 了,也是时候明确一下我这的社交礼仪了:

- 我这一般是百无禁忌,除我认为有可能直接或间接侵害到人身安全(在长毛象,这通常意味着有可能很轻易地社工到我的真实身份)的内容,我是什么都能聊。

- 有任何想说的可以直接回复我,如果我看了你回复恰好有什么想说的就会和你聊,不知道怎么接的时候就会给你点个 like。

-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人都必须遵守的某种社交礼仪,同时「ky」及其同义词的本质是「可恶罪」。因此当争论发生时,我希望你打算跟我聊的是事实、观点而非态度,同时我不会是那个首先指责你态度不正确的人,也不会是那个先拉黑你的人。

- 总而言之就是,啥都可以说,但我保留在极端情况下以刻薄的方式回击特别恶意的言论或行径的权利。

祝大伙天天开心,并希望我不要轻易地成为大伙不开心的原因。

Pinned post

甲:评价一个冰箱冷不冷还用会制冷吗?

乙:当然不用,而且今天的广大消费者们也是这么做的。但:一、如果你不懂如何制冷,那么你就只能用白话表达你的主观感受,且硬拿专业名词替你主观感受站台会令你变成一个傻屄;二、如果你希望自己「这台冰箱不冷!」的观点被更多人重视 aka 更有价值,那么你就必定需要多花时间研究冰箱的制冷原理。结论就是,评价一个冰箱冷不冷不需要会制冷,但解析一台冰箱制冷能力不好的原因则当然需要懂得制冷原理。

乙:总之就是,我们都应该看不起那些不懂装懂的人;并且如果你意识到你有不得不通晓一些知识才能表达的想法,而你此刻不懂那些知识,那就去学。

针对前两天我挂在毛象那个「对待辱华作者,不论作品多招人喜欢也应视作敌国士兵格杀勿论,最多跟尸体合照」的傻逼,我刚刚想到了一个段子,但没过一会我又想到了否定这段子的理由。

段子是:

「你国(咱国、恁国……)搞闯作的:『加拿大没有资格要求乌合麒麟道歉!』;还是你国搞闯作的:『我要把惹人讨厌的作者枪杀,风干,老了用来下酒。』」

否定这段子的理由是:

正如我此前在毛象写过的一篇嘟文一样,我们不欢迎「黑历史 bot」那样挖掘个人的历史言论寻找批斗素材的行为,是因为一个人的所有言论显然既不可能从历时和共时两个角度均做到 100% 的自洽,也不可能从不改变。所以当我们这些明白这道理的人打算写段子取笑别人时,就更不应该把嘲笑的点放在一个人的「今是昨非」「双重标准」上。从傻逼言论的本身出发来羞辱傻逼就已经足够了。

当然,如果你迫切需要给对面造成伤害,这也是一种堪用的办法,但肯定不是上策。

Kartooon boosted

一些关于世界孤儿论的暴言 

你们不要在洗澡的时候唱歌了。我算过,洗澡只用三分钟就可以,超过三分钟就是浪费。士兵带着红帽子站在平民门口监督洗澡,三分钟之后把电闸拉断

因为在公司摔一跤,因为很小的不影响工作的疾病,一夜之间丢工作,丢房子,流浪街头。在医院被误诊,一条腿被彻底治坏,眼睛被治瞎,但得不到赔偿,只能自认倒霉

邻居因为很小的事举报你,从窗户外面偷窥,但你拿它毫无办法,因为它认识当地警察。村子里忍气吞声的人际比什么都重要。警察来找你麻烦,有时又会帮你,尤其是在你想对付外来的,更加没有关系的人的时候

捐钱要直接捐给个人,如果捐到政府机构那里去就会不见。在电视上看到某国总统宣布对该地援助,但数年过去没见到一分钱。唯一饮用水源上飘着满满一层塑料瓶

美食博主到当地旅游发现从市场到饭店里没有一个女人的身影,而这个国家官方性别比例尚算正常

女人们干重活,男人们决定“重要的事”。女人不能参与打猎和宰杀,肉会先给男人们吃。本地长大女人说这是文化,如果不牢固拥护自己的文化,我们将不知道自己是谁

河的左岸是富人区,右岸是贫民区,富人会开着游艇从贫民的渔船边经过,把纸币撒到水里,让人们抢。抢到的贫民会大声唱歌感谢

听起来不熟悉吗?

但这些事不只发生在某一国家,也不只在“发展中”国家

我实在不能同意“中国人的体验和认识在世界上是孤独的”。随便挑一个地方去了解,必会发现人类社会之间相似远远大过差异。处于地球两端的两个国家里,表面不同的国家里,平民遭遇的灾难也相似得可怕。好和坏永远像绞股糖一样在所有人身上展现

我或许不能责怪认为中国人的体验对世界来说很陌生的人。只能说墙和国界概念起了很大的作用,越来越强调的文化上的区别也起了很大作用。但就连这点,也不是中国人专属,世界上绝大部分地方是沉默的黑洞

不过那种用一个形容词概括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文字游戏,中学毕业以后就不适合再做了

说来也是好笑,这段时间我经常在毛象发些生活杂感,然后就会有相熟或者不相熟的网友过来评论提建议,我就还是按照我惯常的做法,感觉能接话的就接,不好接话的就点个喜欢。但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句「我认为这是一次标准的 mansplaining」。

不知道在热衷使用抛名词式定罪法的人眼里,我这算不算天天都在被「mansplaining」 :0000:

一件对我生活造成一定影响的事,在 QQ、微信等墙内 SNS 上说了,就不敢再在长毛象上说一遍。尽管其实说了大概率也没事,但难保有什么风险。

我觉得可能遭受更多人讨厌的并非是「没礼貌的人」,而是「在受到『正义的指责』后仍然没什么反应的人」。

今天中午生了过多的气,说点别的。我记得当初高一的时候做过一篇阅读理解,讲一个什么戏种的名角每天早晨要去一片竹林里练声,练完声就会有一个人在外面等着她,用滚烫的开水冲一碗生鸡蛋液,她接过咕咚咕咚喝下去,露出满足的微笑。

我一直特别害怕不加调味的鸡蛋特有的那股蛋腥味,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想到这一段,我唯一的反应都是:哕……

Kartooon boosted

从更高的层面来说,编程随想的陨落是中国近三十年来以知识精英群体(即“公知”)为主导的“启蒙”运动破产的余声。所谓“启蒙”,是知识精英们通过上智向下愚宣教的方式来“开民智”,从而
改变中国的运动。
实际上,这种“启蒙”仅仅是将普通民众当做待改造的客体,忽视他们自身的主体性,其中无疑隐藏着一种精英式傲慢;更不用说很多知识精英本身就未能平等看待普通民众,动辄搬出《乌合之众》作为解释社会行为的圣经。因此,一旦民众有机会发声(这显然归功于 4G 网络和千元智能机的普及),打破曾经由知识精英垄断的公共话语空间,发出并非如知识精英们所愿的声音,他们就产生了巨大的幻灭感,哀叹“启蒙失败了”,殊不知这是他们自己长期脱离民众的结果。
一个典型例子是,面对最近一年网上“马云挂路灯”的声音,一些人竟然发昏到去力挺马云,这无疑是一种政治上的“自我放逐”——自己主动封锁了参与当下中国的社会热点事件、与普通民众互动的路径。
由此可知,新一代反抗者若想有效推进政治议程,就不能不走“知识分子结合工农群众”的道路,让各色理论不再只是书本上架空的教条。这也是在当下这个民粹主义为基本底色的时代,知识分子真正可行的路。

Show thread
Kartooon boosted

编程随想出事的猜想算是被坐实了。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他的网络安全技术水平远在普通网民之上,采取的各种防护措施基本没有什么漏洞。然而,编程随想的“阿喀琉斯之踵”恰恰也出现在这里:他机关算尽太聪明,远超普通人的防护措施反而变相地增加了自己的特征,让自己成为一条极其容易被盯上的超级大鱼。那么,一旦当局采用大数据技术排查,他的种种异于常人的特征都会出卖他。这大概就是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这给新一代反抗者带来两个警醒:
1. 去中心化的反抗才是当今应对利维坦时可行的措施,这也是香港示威者的启示。编程随想这个身份运转了十二年,他的博客成为一个极度中心化的节点,一旦他出事倒下,他所做的一切就功亏一篑了。相反,若存在千万个“编程随想”,就可以造成“野火烧不尽”的局面。
2. 最好的保护是没有特征。最近几年兴起的以 Shadowsocks、V2Ray 为代表的代理工具选择走混淆伪装流量的道路,并因此牺牲一定的安全性。然而,比起更安全但流量特征明显的 VPN 来说,它们能有效地欺骗 GFW 实现翻墙。同样的,如果有多个没有明显特征的“编程随想”暗中传播信息,效果显然好于只依赖一个超级大鱼。

#编程随想

算了算了,天下谁人不爹,大家一样烂.jpg

希望令自己不舒服的人消失是人类的本能,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但是否付诸行动,付诸什么行动则是人性的差异所在。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