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什么是我到日本后学到的最重要的事,那就是,活着是一件远比我想象的更容易且更郑重的事。
“更容易”:活着的先决条件只有“还有气儿”。哪怕我浑身污脏躺在垃圾堆里睡到下午无家可归,只要我还有气儿,那我就活着。活着是一件门槛非常非常低的事。并非一定要努力、拿第一、成为人上人才有资格活着。我可以吐着气儿,活得像一潭水,一阵风,或者一朵云,一节昆虫的触须,甚至是一只草履虫。
“更郑重”:我不可以随随便便用自己去交换一些什么。不论是用身体、健康还是可能的寿命,去交换钱、某一段时间或者某一门课的A。我应当……郑重地对待活着这件事。我可以一时兴起通宵跳舞,但我最好不要迫于压力为了拿A而通宵做作业。我应当…更珍惜自己。我的身体、健康、(闲暇)时间、可能的寿命。这是应当被放在更靠前的位置的。

我把活着想象得太难又太轻飘飘。至今为止数度自杀计划都是建立在“不做xx事就没有活下去的资格”的思考之上,而我哪怕把身体健康时间都大把地跳楼大甩卖一样地扔出去交换,我还是做不到——所以我感觉我失去了活下去的资格,我不死不行。我实在卷不动了,可是卷不动的人只能死。
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事实真的不是这样的。当我在草坪上打坐,感觉我像伸出根来,草一般往土地里扎,像腾空飘起,风一般呼啸到远方,像猛然下坠,露水一般掉落并溅起不可见的尘埃…我是可以活着的。我不必死……我正活着。

Follow

@kantei 对我来说非常治愈的发言,谢谢你。

· · Web · 0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