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高三没考好,当时可能是脑抽了硬要去衡水一中复读,我妈拦都拦不住的那种。结果复读了不到俩礼拜就意识到:我根本习惯不了那种快节奏高压力的复习方式,因此也不可能把那些我不会的学会,在衡水一中重过一年高三的结局只可能是再给那些优等生重新当一次垫脚石。于是我就跑路,毅然决然地去上差学校了。

现在想起来,我在衡水一中的那一段时间真的很恐怖。被迫过高服从性的生活就不用说了,最吓人的是我妈进学校陪我一起办退学手续,教务处的黑板上写着三句话,每句 6 个字。前两句记不起来是什么了,但最后一句我记得很清楚,是「绝对忠诚领导」。今天想起来我还是觉得非常不寒而栗:一所什么样的学校需要在教务处的黑板上写「绝对忠诚领导」?

反而是上了大学以后,有近乎无限多的空闲时间读书、上网、胡思乱想,才大概明白学习是怎么一回事,也大概意识到我的思考方式是怎么样的,适合我的学习方式和学习节奏是怎么样的。

如果能坐时光机回到那个暑假,我一定会劝当时的我自己:家长不懂事乱传也就罢了,但你自己得清楚,衡水毛坦厂这样的地方不是改装工厂,不是在里面蹲一年监狱出来就能得偿所愿。如果你不懂得建立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去哪都没用。

今年我也需要多多少少开始考虑择业的事,不论最后干什么工作,我的一条底线是:如果进公办学校当老师,绝不进这样的高考工厂学校。在这样的学校里,老师要被迫夸奖三十天不洗澡、一天刷 15 小时卷子的学生,要被迫以极不人道的方式对待那些跟不上队的学生,甚至连医务室帮你按摩拔罐的医生跟你闲聊时都会说「学生高中三年就是用来学习的,发现带手机就应该砸了」——在这样的地方,人性真的是会彻底异化的。

当然,最好是不进中国的学校,或者进补习机构。毕竟中国没有切实保障一所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不会开成集中营的行政手段,我不希望哪天我的学校甚至我的班里有学生不明不白地死了,而我需要被迫告诉学生:「学校能掌握你们的一切社交网站发言纪录,乱发帖的人剥夺高考资格」。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