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Sourire 所以我讽刺了一句“改宪法那个”我的号就被封了

@KateSourire

说实话,微博夹来夹去,豆瓣封来封去,绝不是王高飞阿北在正常情况下乐见的。

这俩应该各有各的理想。也许“理想”这词儿太干净了,那或者换成“野望”也好。因为我们都见过微博和豆瓣最初招人喜欢的样子。

所以,是谁逼他们的不用多说了。

最让我唏嘘的是阿北,前几年豆瓣下架的时候,还见过人夸他和同情他,“不管发生什么,豆友都相信阿北是被迫而不是在同流合污”,现在呢,都在骂他死,骂豆瓣死。

这种原因,主要是CCP的策略从整个下架豆瓣改为了逼着豆瓣去封自己用户。狠还是他们狠,精还是他们精。

而这个手段,早就被用到了微博和微信上。因为这俩一开始就已经大到下架app没什么大用处了。

@pearl @KateSourire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王高飞也有利用审查部门去服务自己的利益。比如曾经禁言过反对新浪网贷的博主们。

@TeaTweet @KateSourire

我当然不是说他们都是白莲花,而是有了更恶的恶人,他会觉得自己恶的程度不算啥,然下手也就更利索了。
整个态势的责任,CCP>夹总阿北和其平台>微博普通用户。
但我有时候看到的骂声大小,是跟这个顺序相反的。
当然不是让大家冲塔,但还是,有点捏软柿子的感觉。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