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朋友和我吐槽,说自己转了我的微博结果直接炸了,我为啥只是禁言,聊了很久也没想通为啥。
她说:有些自诩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在这种重要关头,哪怕是转发微博都做不到。

看到荞麦发的一个投稿,内容是女生婚前房产的事情,评论的一些说法让我觉得不认同,也是我在这几年的女权议题中不太能够认同的一部分。内容大概是女生在新一线城市工作,父母给首付自己贷款买了套房,此前花同样的金额给弟弟全款买了套房,女生的男朋友家境一般,商量要把这套房卖了付婚房首付写女生的名字,女生母亲得知后拒绝说:“那是我和你爸养老的房。”
对于男生的说法,我懒得说,但是评论对父母的说法我不能接受,很多人认为父母是想利用女儿还房贷以后还要让女儿养老,这对父母肯定是有些陈旧的思想,但我觉得愿意花这个大价钱在新一线城市给女儿付首付,确实算得上对女儿好的父母了,就算不谈这些,父母希望老了以后和孩子住一起让孩子养老,也不算是错事吧……

真的好痛苦,但是花花说得对,答案在下一次尝试里。

我一直没收到禁言多久的通知,今天早上突然接到微博的来电,说发现的时候我已经禁言了,在帮我申诉,让我22日再尝试。
那就是七天。

这个事情的愤怒点甚至不在于结果,而是我之前,很多人之前都知道弦子很可能不会赢,但没想到他们达成这个结果的方式已经不体面到这个程度,已经丝毫不惮于暴露这种天威不可侵犯的核心原则。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祝圣朝早日毁灭。

为工人维权的社会学学生方然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捕入狱,为工人追薪的薛律师在法院门口被枪杀,为了讨薪自焚、跳入炼钢炉、爬塔讨公道被唤作“恶意讨薪”行拘十天的工人们,像是这个荒谬时代的一叶落知天下秋,为众人抱薪者被焚烧于荒野,好一个大变革,好一个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

取证过程艰难险阻,最后来个证据不足。前段时间先把当事人微博封了,再在今天把支持者全封掉,最后找一群烂蛆带着朱军胜诉的话题狂欢。没什么可说的了,这就是恶的土壤,我诅咒他们所有人。

真好,让反对堕胎自由的女权主义者和“看看奶”的傻逼男人慢慢在微博上争执特色女权议题吧。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