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看流动的盛宴一边开小差,然后忽然想到办公室后面那个新老板和午夜巴黎里的施泰因原来是同一个人

不管喝多久植物奶入口的都一个想法都是哇塞怎么这么难喝

桑塔格说Pierre louys是唯一把色情上升到文学的法语作家,我粗粗翻完the she-devils建议桑塔格再考虑考虑

离我的美国妈妈打雷娜娜子发新歌还有一个礼拜,太激动了,想起来都能多吃三碗饭

不想看到傻逼电影里动物为了救人牺牲自己了,请人类对自己这条命能值几分钱心里有点数

对的,还可以把老奶奶从他嘴里塞进肚子,太他妈可爱了

Show thread

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是宜家那个红衬衫大灰狼,能从他的肚子里掏出来被吃掉的老奶奶,好治愈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