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田房永子:虽然我还不太了解女性主义,但是觉得,社会存在A 面与B面。政治、经济、时间、就业,这些都是社会的A 面,而B面则是生命、育儿、看护、疾病、残障等等。A面可以通融,B 面却无可取代。男性都在A面,女性一开始也生活在A 面,但是随着分娩和育儿的开始,她们就不得不移动到B面。男性会因为疾病和受伤而发生转移,但除此之外,基本上一直待在A 面。女性必须往返于A、B两面,比如B 面的医院吩咐她“你有流产征兆,请在家休息”。这个女性也需要非常艰难地与A面的公司协商这个问题。
上野千鹤子:将男性社会与女性社会比喻成A 面和B 面,我觉得你的语言表达能力真的很厉害。你的话暗含了一种深意,这不是普通的两个平面,而是对A面而言,B面即反面,是二流。听了你的话我很感慨,你说得真好。不过女性主义很早以前就明确解释了同样的事情(笑)!
田房:啊!真的吗?!
上野:所以我有两种感慨,一是你的表达能力很棒,二是我们经过艰苦斗争总结出的概念和话语竟完全没有被下一代人继承。
这是我在《父权制与资本主义》这本书里提到的模式。里面有一个成年男性占据的“市场”领域,其背后存在一个囊括了女性、儿童和老人的隐形领域,那就是“家庭”。儿童时期,所有人都处在 “家庭”领域,但是成年以后,男性会走向“市场”,女性则留在 “家庭”,导致两者的人生路线分化,直到变成老头、老太,才会再度重合。
“市场〞上都是产业军事型社会的士兵,在这个领域,派不上用场的人都会被排除出去。儿童是产业士兵的预备役,老人则是退役士兵,两者无法对 “市场”做出贡献,所以要被塞进家庭这个黑匣子里,女性则一直被遗忘其中。不仅是妇女、儿童和老人,病人和残障人士也一样。这个模式一直被称作 “公私分离模式”或者“市场家庭二元模式”。女性学就是在这个理论基础上不断发展出来的学问。你对这种学问一无所知,却凭借自己的思考总结出了A面和B面的表达!我在惊叹的同时,也有一点感伤。
田房:明白了!我想表达的是,假设有一个独自育儿的妻子,还有一个认为“我只需要工作,不用带孩子”的丈夫,如果这个妻子要求丈夫分担育儿工作,她只能冷静地以离婚相威胁,或是情绪崩溃、大哭大叫,甚至干脆累倒,总之要制造非常混乱的局面。也就是说,只有从B面强行打碎中间的壁垒,才能逼迫A面的丈夫不得不来往于A、B两面。如果 B 面不提出诉求,A面几乎不会主动参与B面。因为只待在A面是很占便宜的事情。
/《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

@MerakBlack 我以前一直觉得医生/老师/消防员/殡葬作为事业很奇妙,可能就是因为它们处在 A 面但处理的是 B 面的事务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