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们在一起,但不要忘记我们身处暴政之下。
我们身处暴政之下,但不要忘记我们在一起。

被觸發進入了一個習慣性自我否定的時期,只有一對一的交流才給我認可感(所以把所有群聊都屏蔽了)

感知到目前的圈子有些不舒適了,比起揭開問題解決問題,我的首選方式是找一個新圈子來逃避🥺

#請勿轉出長毛象
跟象友們更新分享一下朋友被請喝茶的過程,實在是過於荒謬又無語到引人發笑了。下午陪朋友去了一趟派出所,聽那位年輕的阿Sir跟大廳的同事打招呼自稱是國安的,然後領著朋友進去了,不給人陪同。約談持續了四十分鐘左右,朋友表示全程並沒有想象中的嚴肅,不是一對一的小黑屋談話,也沒有什麼壓力測試咄咄逼人。

朋友被帶進一個辦公室內,室內還有幾個差佬趴著睡覺。阿Sir在一旁用電腦記錄對話,期間朋友還可以給我發微信文字直播。他只要求朋友不要拍照,沒有查看手機信息之類的舉動。

在談話過程中,阿Sir的態度還挺好的,沒有故意難為人。只是一直在試探朋友知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內容,導致微信被封號。朋友裝傻表示不知情,來回互相試探中,從阿Sir口中得知這次被約談的真實原因,竟然是【小學雞的學歷】。因為朋友之前在群裡分享了張油管視頻的截圖,視頻標題帶有「習近平」和「小學生」關鍵詞,被系統檢測到然後導致封號,時隔半年被請喝茶。

最荒謬好笑的點在於,阿Sir甚至不敢直呼習近平的名字,全程用XXX替代,接著勸告朋友不要在微信群聊發佈這些「不實信息」。朋友質問要怎麼證實這些信息真偽時,阿sir則表明自己是黨員身份、有堅定的信仰來迴避問題。最後讓朋友自己寫份類似保證書的承諾,解釋事情並不嚴重,只是簡單「教育」一下,不會留案底,就結束談話了。

其實朋友之前在微信群聊分享了挺多所謂的敏感內容,經歷過炸群和封號後,我們基本上只會在Messenger群討論了。但誰能想到,最敏感的點竟然是小學雞的學歷呢,竟然可以在意到讓人時隔大半年再秋後算賬。

只能说现在不做好润的准备等到下次铁拳又砸下来的时候只会后悔、、、

前些天找实习投简历,感到自己的确是没什么会的东西。本科的时候参加过很多比赛,但都没有很好的成绩,或是临阵脱逃,我那时反思,“这些事情我真的要做吗?它们真的有意义吗?”那时的结论是这些没有意义,我要去找别的意义。念博士这个选择是我这段反思的终点,好像是这样的,“看吧你已经把那么多不会做的事情划为对自己无意义了,那这件事呢,也无意义吗”,如果将这件事再次划为无意义,我还能做什么呢?
其实我也不完全是这样想的。我也不是非念博士不可,我也不是觉得除了这件事之外的事情都无意义。这些对我来说只是选择,我还不知道要选什么,当下我能做的只有把手上的事做到彻底,说不定到时候就知道选什么了。我不对这些事下定论,先让它们敞开着。

《一一》中有两句话,是我看过的所有电影里,最能击中我心灵的两句台词,一句是简洋洋和NG讲的那句:「人永远都只能看到一面,因为你看不到,所以我才拍给你看啊。」另一句是婷婷和胖子在酒馆里所讲的那句:「电影让人的生命延长了三倍」。

前几日我讲,《一一》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电影,没有什么定语,不是台湾,不是华语,不是东亚,就是最好的电影。这部电影,能拆解的细节太多,无法在这里展开说,更是不想破坏没有看过人可能会体会到的感受。所以只能讲,这是一部关于人生的电影,一部真正讲述人的处境的电影。杨德昌镜头下的台北,所有都市人都面临着都市带来的疏离,人与人的疏离,都能够从中体会到自己的困境,你看到的是怎样的生活,便拥有着怎样的生活。生活太琐碎了,大部分人不会拥有完整的生活,也不会看到A面与B面。正因为生活足够琐碎,你看不到它的背面,所以杨导借简洋洋的手拍给你看。我第一次看完《一一》时的感受,好像就是走过了一生,它让我的生命延长了三倍,而我在这部电影中走完了一生,体会了一生,自此之后该去过我的第三生。所以最后才会像简洋洋讲的那样,「我才七岁,但我觉得我好像已经老了」。

昨天是杨导的祭日,这条在这里晚发了一天。

也不是那么想做事了 不关心社会 不关心人类 能够快活地活着就行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