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感觉我的社交恐惧已经严重影响我生活了,接下来的一年我希望我的社交模式开到最大,每周都必须交一个新朋友,欢迎大家监督我

Pinned toot

大家监督我,我以后要当个大方得体的青年,注意形象不说脏话关心搭配逢人点赞,尽量帮助朋友,朋友诉苦绝不逃跑,希望能做到

我以后会在@[email protected]
这里发了。

And,我那个新的站真的全是讲法语的人啊,我好羞愧啊!!!!!!!!!!!!我的法语水平只到点菜而已啊!!!

大家好,以后我会在@[email protected]这个账号上发东西了。有兴趣的关注,没兴趣不关注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会遇见的。

外公外婆的那套房子,对我来说有着迷幻的感觉,我总是重复的做着同一个梦,在那套房子里的一条走廊里开个小小的门就可以通向另外的一个世界。外婆听过我这个梦,这是她的房子,她居然真的摸了摸我说的有门的地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门。她怎么那么可爱呢?当然不会有门啊,我们的眼睛和手指都在告诉我们这里不是我的梦。房子里有一条裸露的水管,你盯着它看,就会渐渐的觉得它很奇怪,所以我总是不敢多看它。我想念里面所有的东西,想念柜子里的瓶瓶罐罐,想念浴室里那块香皂,想它的味道,我甚至想房子里那些很时代痕迹的革命画像。后来我外婆死了,那个屋子里的瓷片不知道为什么碎了很多,也许他们也跟我一样,某种信念在我心里崩塌,可能人的精神真的能让物品维持在一个状态。我觉得特别神奇的是,我对家人说起我对那房子的感情,他们都会知道我是认真的,而且他们对这套房子也有感情,我们都明白它是无可取代的。

我小时候经常跟外公外婆一起待着,常见的娱乐项目就是趴在阳台上看屋顶,每一个屋顶我都很熟,有的屋顶很西式,上面还有人架了个葡萄藤,我永远也没上去过,也永远不知道有没有葡萄,它好像一个总是碰不到的幻想。还有的屋顶是非常常见的乡下的瓦,有时会缺几块,看他们晾出来的衣服,一开始还蛮有情调的,老人镶花衣服,后来就开始有丑陋的初中生校服了,蓝色的运动裤破坏了整个画面。有的墙体贴满了马赛克瓷片,其实你如果捧在手里看还蛮漂亮的不觉得吗?蓝色的绿色的,透亮,只是远远地看不是太明显。我无法向你描述我有多爱那一切,我记得所有的东西。外公曾经对我说他要带我去那些屋顶上看看,但是他后来因为健康方面的原因始终没带我去。那个房子后来也租给了别人,我偶尔去那个房子里还是看到那片屋顶。看不到的地方总有狗叫和鸡叫,鸟快速飞过,消失在我看不到的某个建筑里,电线杆距离我也很近,我小时候总是花很长的时间看电线上的雨水滴落下来。这是我最开始观察的世界,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意义,但就在这样一个又有点脆弱的夜晚,我又想完全的缩回到那个世界里。

有一次,真的特别傻逼,我是在床上才知道对象是读什么专业,这才知道她经常挂科,我忽然问自己,我到底干嘛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我自己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看不出来吧),如果我和她天长地久,以后她挂科我就要安慰她,要假装很理解她的种种拖延行为,散漫的学习态度,乱七八糟的生活规律,这是我要的生活吗?那段恋情只维持了7天。后来我就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以前有段时间都是跟一个人都不太熟呢就谈恋爱了,现在我已经转变为一个专门对熟人下手,妄想他们喜欢我的人,期间的心情转折很多,在此不赘述了。但是我回想起以前那种和陌生人恋爱的过程,就其实当了恋人,俩人还不是太熟啊,偶尔会问自己我在这里干什么我为什么要干这个,有很多特别清醒的时刻,就忽然看清了这件事的荒谬。但是当时我又觉得这很合理。我就觉得人的转变,很像从一道门走向另一道门,流动的蛋液变成固体蛋,虽说两种生活我都经历过,但是我其实很难再回想以前的心情,也不理解过去的我。从这个角度想,人即使知道自己前世干过什么,其实也没啥用。

我以前在国内做美容的时候,会跟店员聊天,发现店员大多农村人不想继续读书就跑到大城市打工。我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呢?因为我以前一个朋友就是鸡头变成开美容院了,我和她断联后,用这种方式想象她的生活,不知是怀旧还是干嘛。我听到店员居然放弃看似最容易飞黄腾达的道路,当然很惊讶,读书,学历高,怎么看都是高工资的敲门砖。不过惊讶完,我又有一些别的想法了。其实啊,这个人不仅对读书,连对做生意都不了解,做生意的在国内平均纯利大概也就5%,超过这个的都是非常厉害的。而你即使计算了投入的成本,最起码也要在这个数字乘以3,这才是你最终的成本数。她就这么傻乎乎的开始做生意,也没什么门道,还想怎么玩?国内创业,头7年要死一大半,忘了具体数字了,七成还是多少,平均还款期要大于2年。这个人什么都不懂啊。

当然她是没渠道去了解,也不知道怎么去了解。我只是忽然很感慨就是了,有一些模糊的感受,此刻还说不太出来。我觉得学校其实就是一个庇护所,让你从明显的亏本,堕胎,和无聊的社会青年纠缠中隔离出来,在学校最起码最起码这些事可以避免的。

好搞笑,我在spotify关注了一个小明星,整天跟他一起听歌,居然还不算太难听

活吧被污染了是什么意思?我也要走人吗

看lele farley和老雷下面的评论,真实得感叹一句,中国啊,为什么诞生了那么多的蠢人,到现在还讲那听证会呢,啥正经听证会是酒店里开的啊?这群人到底有没脑子啊?这他妈也叫证据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