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十年来第一次想审视一下某些东西,结果当然是失望

Noah boosted

悲惨言论 

感觉自己是一种全方位的悲惨,外形垃圾+黑洞般的自卑自闭缺爱+为了抵抗空虚感而无法停止crush得不到的人+依存于迷恋对象到自我毁灭的程度,就算积德了能和真心喜欢的活人谈上恋爱也不会有HE的可能,因为性格非常扭曲
每天我都重复思考自己的傻逼境况,每天都得出结论there's no way out,是不是只能自杀了
这一切读起来实在是太悲惨了,竟然有人对情爱关系的执念这么强,还用这么直白的语言描述自己的无价值感,读起来让人痛苦
这就是我不在别的地方发(。

Show thread

啊debug到现在,没有头绪好烦

Noah boosted

有些话其实挺不好意思说的,显得中二。比如「如果你还执着于欣赏歌词,那接下来十五年就要做好只能欣赏令人作呕的歌词的准备」「如果创作者自视表达的准确性是重要的,则接下来十五年一大半的创作者最好都别确切表达些啥了」「任何像样的文明里,一个语文和数学能力都挺棒的人决定去搞艺术,那一定都搞得不赖,搞赖了就说明该文明不行」……反正诸如此类吧,说出来了也就没劲了。

Noah boosted

很难说清楚有些国人是什么问题,毕竟他们现在积极劝说自己和他人“祖国做这些都是对的”“祖国都是为了咱们好”。
fine…祝他们和祖国锁死,一刻也不能分割。

Noah boosted

我觉得我的表达欲越来越低了,具体来说就是面对一个陌生人,我尽管能说,但完全不想说任何漂亮话。就找工作推销自己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坏事。

Noah boosted

微博上看到佳能珠海解散的补偿协议,一群人在那说良心、体面……这特么是正常法治国家最基本的操作好吧。是真的屎吃多了遇上正常对待的都感恩戴德叫好。而且微博粉红们不是最爱甩锅给资本吗?要不要问问自己哥哥和主子,为什么外国的资本就没咱国的资本那么黑啊?咱国比日本差50年我没多说吧?​:0060:

m.weibo.cn/5182171545/47266515

Noah boosted

大家好,我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一个 NFT(行为)艺术作品,名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 MetaNFT」。

这部作品的创作历程是:

第一步,随便购买一个 NFT(我买了一个穿高领毛衣的长颈鹿头像)。
第二步,把购买信息截图,又做成一个 NFT。
第三步,声称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关于 NFT 的 NFT」,也就是第一个 MetaNFT。

五年内不可能有比 MetaNFT 更风口的词儿了。如果你想购买该人类历史上第一个 MetaNFT:opensea.io/assets/0x495f947276

如果你想购买那个穿高领毛衣的长颈鹿头像:
opensea.io/assets/0x495f947276

呐呐呐,昨晚打开某博想看看大家都发了什么,评论发现号炸了,笑死,前几天就打算再也不发某博了王高飞就替我戒网瘾,好久没说逼话,怀疑是点赞炸的。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