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Clubhouse在国内的命运会是?

可恶 ins发现了我喜欢白色毛茸茸小狗 每次打开最靠前的推送都是可爱小狗 于是打开ins的频率大幅度增加了!是阴谋!

读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书评《中国与印度的早期茶叶贸易:资本主义的“自由劳动”体系迷思》。“欧洲中心主义作为一种知识和意识形态框架,不仅仅是由欧洲能动者强加给其他社会的。事实上,非欧洲社会的思想家,尤其是民族主义者,与欧洲中心主义得以巩固有很大关系”这个观点让我联想到“东方主义/orientalism”:它不仅是西方世界对东方世界的想象,同时也影响着东方世界的自我认知;而且东方世界并不是完全被动接受它,而是有自身主动性地去改造它甚至利用它。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昨晚大约这时候突然惊醒,思绪坠落掉入黑洞的感觉,仿佛回到刚开始吃抗抑郁药的几天:

我知道此刻应该有焦虑,有恍惚,有胸闷,空气会像缺乏氧气一样难以呼吸。但药物将它们全部拦截,一切都有了重力,但也只有恒定的无趣的重力。我想念一切事物和想法都千丝万缕连成网的飘忽感,但它们不在。以它们为代价,我得到了凝滞的、无趣的、仿佛随时会消失的宁静感。

昨日今日舍曲林恢复一片。沉浸在无能感和身材焦虑中。恼人工作结清,外出散步,睡眠足,和父母通话,运动,有好转。

妈妈在蚂蚁农场种的脐橙,分给我们一箱,于是又被赠送了剥橙器,那个和拆快递刀一样简陋的水滴形塑料小玩意
猫:人类的发明太伟大了!(上一次他说这句话还是夸奖小米的无水蒸气加湿器)
我也发现之前自己一直用法有误……真他妈好用!人类的发明太伟大了!

生娃不如离婚 以及伴侣对女性议题的被动状态 

关于(在现有社会)生娃养娃就是剥削女性,就是牺牲自己服务社会,我和猫达成了不要娃共识。当然猫只不过是为当下的爱暂时敷衍,实则我经常能观测到,他的雄性动物繁衍本能仍然活跃,认为基因优越的骄傲也偶尔冒头。
由此我觉得这个承诺不会持续到四五十,也不认为任何一方会改变想法,也做好了那时候产生争议分手离婚的打算,惨烈程度取决于先有墙外开花还是先不欢而散。

题外话是,近期一边开始步入女性议题,一边听到枕边人下意识说出的女性工具人思维,感到很割裂。同时对方对我从未有恶意,从“帮小凡做饭”到“和小凡一起做饭”到“给小凡做饭”,语言和行为都逐渐更新。而我代入具体的其他人谈女性权益,他也能意识到许多理所当然的想法并不正确,可一旦讨论抽象辩论,他又有理所当然的无知无辜无奈和大可不必动干戈之态。

我觉得(一个男性)能对每一个具体的人(女性)保持平等同理心,不忍作恶,不出恶言,就不必一杆子打死叫做坏人。生活里厌女主义口嗨和吃软饭口嗨并存,也不必时时处处严肃对阵。但模式总是他先一句不合理发言暴露厌女思维,然后我战他辩,我驳他躲,我怒他改,被动得很,也消耗爱意。生活需要更多主动寻求改变的意向,才会有辩论真相的修正空间。


观测到了完全不了解的奢侈品消费生态:
➡️很沉,这么大个包,只能放个📱🔑,拎出去逛街手臂勒出印。
➡️买不起真,怕买到假,花几千块钱买A货,又不敢背出门,就浪费了
➡️永远无休止的争论:假的丢脸不丢脸?有钱人会买假的吗?什么才是有钱人?你所观测到的有钱人这样做一定是你的圈子有问题。

太妙了,《消费社会》微观缩影,人们购买物品,实则购买物品所贩卖的理想生活方式和氛围,消费构筑了同类的认同,物品反过来定义人本身。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明天依旧背上我的拼多多券后5块钱奶黄包手袋和男友去繁华商场,对奢侈品的无知是一种幸福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