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mp.weixin.qq.com/s/tkPqgx5c3zX

已经完全无法在微信朋友圈、群、私聊转发这篇公号文章

https://t.me/iyouport/11577

俄罗斯在面部识别的帮助下,追踪那些逃避征兵动员的人 ——

据众多媒体报道:仅在莫斯科就有约5人因此被拘留,他们在城市的不同地方被闭路电视摄像机拍到,被面部识别揭露身份。

一旦被拘留,他们会被带到警察局,然后直接被带到征兵办公室。

在俄罗斯的征兵动员期间,屡屡出现不适合服役的公民被征召的情况。一些不合适的应征者甚至因为面部识别系统而多次被抓到。

🧬 上个月的消息《数十家美国公司授权使用俄罗斯面部识别软件


#Facialrecognition #Biometrics #Humanrights #Russia

不过我觉得维权失败之后出现“责怪”这个词就不太合理……支持维权者是因为她们是被损害的人,如果一个人因为维权成本太高而选择放弃,继续自己的生活,那问责的对象也应该是绞杀她们的权力关系网。

而现在很多时候舆论都让我感觉,一个人在被侵害之后就自动背负了道德义务,只要出来维权就有义务坚持到成功,这好残忍。还是很喜欢一位朋友的话,“metoo”的“me”不只是站出来控诉的受害人,而应该是社群里的每一个人,把改变世界的愿景寄托在一个人身上,那是“youtoo”。她们就是可以选择放弃,选择忘却,选择远离这些的生活,选择轻松和舒适,因为剩下的责任是我们每个人的。

养这个兔吧就是感觉可怜天下姥姥心我姥竟是我自己
小时候我妹体质特别差一堆过敏,尤其尘螨过敏,我姥一天扫地拖地两次,每周床单被罩全换
现在科林打他妈的喷嚏,半天一过马上开始打喷嚏,逼得我24h之内必吸一次地,受不了了!!
然后还购入了新的处理浮尘浮毛的东西,等着收,他妈的,我的人生……

雪饼消失一年了。去年今日,雪琴正准备登上前往英国的飞机,煎饼在为她送行,然后就是突然的失联。消息传出的时候恰是中秋,我大概是回了家,在中国传统里代表着“团圆”的日子,我们彼此失散了。

指定监视居住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东西,我们不知道雪饼身处何地,也不知道TA们能不能吃好,睡好,哪怕TA们都是向来乐观且韧性十足的人,但从以往的异见者们的遭遇来看,大概率是不能的。秘密审讯,指派律师,拒绝家属会面,这是政权一贯的手段。

与此同时是蔓延在整个广州社群的恐慌(姑且称之为“恐慌”),不断有人被警察约谈,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尽管我们已经目睹过各种怪现状,各种突如其来的“喝茶”,各种打压、拘禁、封杀。我们也不知道,雪饼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社会又会在何时恢复正常。

前段时间听朋友吐槽,说雪饼的事情在上海的某些社群里了解的也不多。这并不出奇,一是毕竟地域不同。二是这片土地上有类似遭遇的人很多,TA们也未必“值得”那么多人关注。雪饼的声援者们一直在努力寻求国际上和国内的关注,我想TA们是值得的。雪琴称得上是中国#MeToo 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我甚至想删掉之一),作为记者她也从来没有退缩过,19年反送中的时候,她也是少有的能做下记录的中国媒体人。煎饼在社群以外并不为人所知,但他就是千万中国NGO从业者的缩影,在自己关注的劳工、残障、教育等议题上默默地工作默默地努力。

黄雪琴、王建兵,希望我们可以记住TA们的名字。

雪饼被捕一周年的声明。

free-xueq-jianb.github.io/2022

楼下传来很香的香菇牛肉酱的味道,我也要炒!!!!

#橙雨伞 微博:
#家属叫不出产妇全名护士拒给娃 看得有点想哭...无论是出于警惕还是什么,总之谢谢我们的护士姐妹——他们不在意生娃女人的名字,但是她在意。 #一天一点她能量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M5I3ZCjGB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