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毛岸英因蛋炒饭而死的来源 

维基百科:原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透露,当天拂晓前(轰炸发生在拂晓后),毛岸英、高瑞欣和成普三人违反必须进入防空洞的防空纪律,在彭德怀办公室中炒米饭[13];

某个仿佛多啦a梦啥都知道一点还能给出相关资料的群友扔了几张PDF截图说:“杨迪说是蛋炒饭 成普说是烤苹果皮

不过杨迪的说法比较可信 彭的军事秘书杨凤安也写过回忆 还有龚杰的回忆 都支持杨迪的说法

杨迪当时在志司作战部 后来做了沈阳军区参谋长”

Show thread

也许,在古拉格的官僚机构内部,文化教育部门可以作为最后的替罪羊:如果计划没有完成,不应归咎于组织不善或营养不良,不应归咎于愚蠢残忍的劳改政策或缺少毡靴——而应归咎于宣传的力度不够。 

也许,古拉格系统僵化的官僚机构存在缺陷:一旦中央命令必须开展宣传时,所有人都全力以赴执行命令却丝毫没有怀疑过这一命令的合理性。也许,莫斯科的领导人完全不了解劳改营的实际情况,以致他们真的相信四百四十四堂政治时事课和七百六十二次政治报告能使饥饿的男女囚犯更加努力地从事劳动——考虑到他们在劳改营的检查报告中所能看到的那些材料,尽管这似乎不太可能。
或者,也许根本没有合理的解释。弗拉基米尔·布科夫斯基是苏联的持不同政见者,本人后来也是一名囚犯,当我向他提出这个问题时,他耸了耸肩膀。他说,这是一个使古拉格举世无双的悖论:“在我们的劳改营,不但要求你做一个苦力,而且要求你在干活儿的同时还要唱歌和微笑。他们不只是要压迫我们:他们还要我们为此向他们表示感谢。”

Show thread

:一部历史

不习惯到处都是标语口号的外国囚犯更加觉得“教育改造”工作荒唐可笑。波兰人安东尼·埃卡特描述了一堂典型的政治灌输课:
所使用的方法如下。一名来自文教科的职业煽动家,具有六岁儿童的智力,他将向囚犯宣讲全力以赴投入劳动的崇高意义。他将告诉他们,爱国者是高尚的人,所有爱国者都热爱苏联,对于劳动人民来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身为这样一个国家的公民,苏联人民感到自豪,等等,等等,用了整整两个小时——对于一个皮包骨头的听众来说,所有这些证明了这种说教的荒唐和虚伪。但是,演讲者并没有因冷淡的反应而乱了方寸,演讲继续进行。最后,他保证所有劳动“突击手”都能得到更好的回报,提高伙食标准和改善生活条件。对于那些正在忍饥挨饿的人来说,这堂课的效果可想而知。

一切的便利都由尸山尸海累积而成,这就是人口红利。

是的,因为你曾经是邓布利多的学生,是X教授的学生,是哈罗德芬奇的学生,所以你支持把川美学院的事情叫做“非法集会”。

工程继续施工。据说,最多时有八万人在这条铁路线上干活儿,还有一种说法是十二万人。这项工程被称为“死亡之路”。事实证明,在北极的冻原上,建成的铁路几乎难以正常运行。因为冬天的冻土迅速变成了夏天的泥沼,所以必须连续不断地防止线路弯曲或下沉。尽管如此,火车车厢仍然频繁脱轨。由于供应问题,囚犯开始在铁路建设过程中使用木材代替钢材,这决定了工程失败的命运。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亡时,这条铁路从一端建成了三百一十英里,从另一端建成了一百二十四英里。港口仍然只是纸上谈兵。斯大林下葬不到几个星期,整个工程便永久性地停工了,它已经耗费了四百亿卢布,断送了几万条生命。

这种情况每天都以较小的规模在整个古拉格系统反复出现。然而,尽管存在天气恶劣、缺乏经验、管理不善等等问题,施加于劳改营管理者和囚犯的压力丝毫没有减轻。劳改营负责人受到没完没了的各种检查和项目核验,而且不断地夸口说要干得更好。无论怎么吹嘘,结果才是重要的。也许这在囚犯——他们非常清楚如何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看来十分荒唐可笑,然而实际上,它是一个真正致命的游戏。许多囚犯将在这个游戏中丧生。

Show thread

:一部历史

有些古拉格工程动用了成千上万的人力和巨大的财力物力,结果却被证明完全是决策失误,造成了惊人的浪费。其中最著名的也许是企图修建一条从沃尔库塔地区到鄂毕河的北冰洋入海口的铁路线。一九四七年四月,苏联政府作出开工建设的决定。一个月后,勘探、测绘、施工同步启动。囚犯还在卡缅尼岬——鄂毕河由此变宽流向大海——动工建设新的海港。

像通常一样,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足够的拖拉机,囚犯只好用旧坦克代替。决策者通过使囚犯超负荷劳动来弥补机械设备的不足。每天劳动十二个小时是正常情况,在白昼漫长的夏天,即使是自由工人有时也要从上午九点连续工作到深更半夜。到了年底,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测绘工作队确定,卡缅尼岬不是一个适合建设港口的地方:对于大型船舶来说,那里的海水深度不够;对于重工业来说,那里的地质状况太不稳定。一九四九年一月,斯大林主持召开了一次夜间会议,在这次会议上,苏联领导层决定改变港口的位置,同时调整了铁路路线:现在,铁路不再向西连接沃尔库塔地区,而是向东与叶尼塞河相连。为此设立了两个新的劳改营——第五百零一号工地和第五百零三号工地。两个劳改营同时开始铺设铁轨,计划在中间会合。它们之间的距离是八百零六英里。

耶日·格利克斯曼同样用“奴隶买卖”来形容在科特拉斯中转监狱所进行的挑选过程,供给阿尔汉格尔斯克以北各个劳改营的囚犯都是从这里转送的。 

在那里,看守夜间叫醒囚犯,通知他们第二天早晨带上全部行李集合。所有囚犯必须参加,甚至包括患了重病的人。集合完毕,大家走出监狱进入森林。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一片开阔的空地,囚犯在这里列队站好,十六个人排成一行:
整整一天,我注意到,一些不认识的官员——既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服的——在囚犯中间走来走去,命令一些人脱掉棉袄,摸摸他们的胳膊,摸摸他们的腿,看看他们的手掌,命令另一些人弯一弯腰。有时他们还会命令某个囚犯张开嘴,看看他的牙,像农村集市上的马贩子一样……一些人在找工程师和有经验的锁匠或车工;另一些人可能想要盖房的木匠;所有人都需要身体强壮的男囚犯,用他们伐木、种地、挖煤、采油。
格利克斯曼发现,进行检查时那些官员最关心的是“别让自己被蒙骗,以免不小心得到瘸子、残废或病人——总之,除了吃面包什么也不需要的才是健康的人。这就是一次又一次专门派人挑选合适的囚犯劳动力的原因”。

Show thread

耶日·格利克斯曼同样用“奴隶买卖”来形容在科特拉斯中转监狱所进行的挑选过程,供给阿尔汉格尔斯克以北各个劳改营的囚犯都是从这里转送的。 

在那里,看守夜间叫醒囚犯,通知他们第二天早晨带上全部行李集合。所有囚犯必须参加,甚至包括患了重病的人。集合完毕,大家走出监狱进入森林。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一片开阔的空地,囚犯在这里列队站好,十六个人排成一行:
整整一天,我注意到,一些不认识的官员——既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服的——在囚犯中间走来走去,命令一些人脱掉棉袄[фyфaйкa],摸摸他们的胳膊,摸摸他们的腿,看看他们的手掌,命令另一些人弯一弯腰。有时他们还会命令某个囚犯张开嘴,看看他的牙,像农村集市上的马贩子一样……一些人在找工程师和有经验的锁匠或车工;另一些人可能想要盖房的木匠;所有人都需要身体强壮的男囚犯,用他们伐木、种地、挖煤、采油。
格利克斯曼发现,进行检查时那些官员最关心的是“别让自己被蒙骗,以免不小心得到瘸子、残废或病人——总之,除了吃面包什么也不需要的才是健康的人。这就是一次又一次专门派人挑选合适的囚犯劳动力的原因”。

Show thread

一旦恢复健康——如果允许他们恢复健康的话,一旦穿戴整齐——如果允许他们穿戴整齐的话,挑选和分类便认真地开始了。原则上,这是一个受到严格监督的过程。 

早在一九三〇年,古拉格就对囚犯的分类下达过严格、复杂的命令。理论上,分派给囚犯的劳动任务反映了两套标准:他们的“社会出身”以及对他们的判决,另外是他们的健康状况。命令发布初期,囚犯被分为三类:刑期不超过五年的非反革命“工人阶级”囚犯;刑期五年以上的非反革命“工人阶级”囚犯和那些被判犯有反革命罪的囚犯。

对这三类劳改犯将按三种方式予以监管:优待、宽松和“一级”,后者即严加监管。还要安排一个医学委员会对他们进行体检,以决定他们可以干重活儿还是干轻活儿。综合考虑所有这些因素之后,劳改营当局将给每个囚犯分派劳动任务。然后,根据其具体劳动定额的完成情况,按照四种伙食标准中的一种给每个囚犯分发食物:基本、劳动、“充足”或“惩罚”。所有这些标准将会多次发生变化。例如,一九三九年,贝利亚下令把囚犯分成“能干重活儿的”、“能干轻活儿的”和“身体虚弱的”三等(有时称为甲等、乙等和丙等),每一等囚犯的人数由莫斯科的主管部门定期监测,他们绝不允许劳改营里“身体虚弱的”囚犯太多。

Show thread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