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历史 ,到达,挑选

当囚犯到达时,如果天还不黑,如果他们没有生病,如果他们有兴趣抬头观望,他们首先看到的是劳改营的大门。通常,大门上方悬挂着标语。在科雷马某个营站的入口处,“高悬的胶合板拱形门楼上面写着一句口号:‘劳动在苏联是一件正当、光荣、勇敢并且富有英雄主义的事情!’”。芭芭拉·阿莫纳斯来到伊尔库茨克郊区的一个劳动定居点,迎接她的是这样一条标语:“只有通过劳动我才能够报答祖国的恩情。”一九三三年来到当时已经成为一座戒备森严的监狱的索洛韦茨基时,另一名囚犯看到一块牌子上写着:“我们将用铁拳带领人类走向幸福!”十四岁被捕的尤里·奇尔科夫也在索洛韦茨基看到一块写着“通过劳动——获得自由!”的牌子,这句口号令人不安地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大门上方的那条标语——“劳动使你自由”(Arbeit Macht Frei)—— 意思相近,它可能对后者产生了影响。

Follow

耶日·格利克斯曼同样用“奴隶买卖”来形容在科特拉斯中转监狱所进行的挑选过程,供给阿尔汉格尔斯克以北各个劳改营的囚犯都是从这里转送的。 

在那里,看守夜间叫醒囚犯,通知他们第二天早晨带上全部行李集合。所有囚犯必须参加,甚至包括患了重病的人。集合完毕,大家走出监狱进入森林。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一片开阔的空地,囚犯在这里列队站好,十六个人排成一行:
整整一天,我注意到,一些不认识的官员——既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服的——在囚犯中间走来走去,命令一些人脱掉棉袄[фyфaйкa],摸摸他们的胳膊,摸摸他们的腿,看看他们的手掌,命令另一些人弯一弯腰。有时他们还会命令某个囚犯张开嘴,看看他的牙,像农村集市上的马贩子一样……一些人在找工程师和有经验的锁匠或车工;另一些人可能想要盖房的木匠;所有人都需要身体强壮的男囚犯,用他们伐木、种地、挖煤、采油。
格利克斯曼发现,进行检查时那些官员最关心的是“别让自己被蒙骗,以免不小心得到瘸子、残废或病人——总之,除了吃面包什么也不需要的才是健康的人。这就是一次又一次专门派人挑选合适的囚犯劳动力的原因”。

· · Web · 0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