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人生的 unstated premise 到底是追求幸福,还是与痛苦共存呢?我觉得是后者。在这个前提下,会接受:

1. 我不被特地眷顾;
2. 好事都是偶然的馈赠;
3. 苦与生俱来,并且我已经积攒了足够的跟它和解的经验。以后我也会跟新的痛苦再次和解。

Pinned post

既增长自信但又不至于面目可憎的办法,可能就是同时增长对自我之外事物的热爱和敬重吧。

自我再膨胀,也是宇宙中的一颗星尘。

一个会爱人的人,跟亲密的人吵架的时候往往有底线的——也就是说你尽管被对方气得要死,但因为爱,你会舍不得攻击ta,不会恶语伤人。 这个恶语不是骂脏话,而是人格的全盘侮辱和贬低。我妈属于比较会爱人的。虽然我们很多观点冲突,也会吵,但她从不说重话,从不攻击我的人格。闹得再大我心里仍然笃定她很爱我。

我观察中国很多家庭里(比如我爸那边),再亲的人之间吵起架起来都恨不得把对方鲨了。吵的那一刻恨得要死。不惜用最残酷的话来凌迟对方的人格。龌龊,丢人,废物,猥琐,你懂个P,你算老几。狠话张口就来。过了两天,哪怕矛盾没清,心思也没聊透,但凡一方低个头,就这么糊涂地和好了。一堆不会爱人的人,整天上演追亲火葬场。

昨晚出门跑步,一个男的靠着树林随地小便。他看到有人经过连说两声“sorry”……

我尴尬了。大哥你能不能别跟我sorry别跟我眼神接触,我们都装傻不行吗,你让我怎么回复。

后来我想这个哥们可能太紧张了,sorry完全自动化反应……就像你加抢劫犯也要sorry一样…

在长辈的潜意识里,你永远是个宝宝。年龄,职业身份,能力等,都是些没有意义的概念。

我父母:你赶紧咨询一下加拿大懂税法的专家这个问题怎么处理。

我:你们觉得我不懂吗?

以前做过一阵子客服,吐了。再也不想跟中国人做生意。毕竟有人但凡付了点费,就觉得你得跪下来做牛做马。因为物流原因没及时收到货(完全不是生活急需用品),能被骂好几页。平时也到处看到很多人花5元订阅本书,作者生病断更就被骂死全家。

你国人一是白嫖惯了,付点钱就觉得自己上帝了。二是怂惯了,花点钱买个便宜爸当一当。

但凡稍微心智成熟一点,就知道这种日常交易的本质就是合同关系而已。付个费怎么就付出了继承了皇位感?

记忆里一些日常生活的浪漫时刻:

垮垮地走在纽约的唐人街 谈论生活琐事,过往人生和天上的云

中国人的民族自信要只是天天吹一下飞机大炮登月AI,其实已经没那么annoying了,毕竟我早就习惯了loser特别需要大国自豪感。我最烦的是一帮井底之蛙伸长脖子瞪着眼睛哇哇乱叫,没见识却还张牙舞爪碰全世界的瓷。

别人说维也纳墨尔本温哥华很宜居,ta们说东北更好,人少不卷生活成本还低。

别人说昆州的黄金海岸很漂亮,ta给你晒深圳和威海的被滤镜糊成了劣质插画的海滩说“这儿更出片”。

别人说想北半球的夏天去南半球滑雪,ta说崇礼吊打新西兰所有的滑雪场。

别人说指环王好,ta说封神不香吗,场面大帅哥多还没有政治正确。

很多人崇尚的松弛感才不是什么活在当下、苦中作乐的生活态度。而是慕强,向往有人轻松地得到了别人卷死才有的东西,羡慕天龙人或者发达国家白人因为easy模式带来的不费力的感觉。

想起本地某个律所在选人的时候就特别喜欢那种“会玩”的人。律师全是阳光灿烂笑出大白牙个个像职业运动员的白男白女。怎么讲,被你们城里人吓亖。

就算杀不死人的能让人变强大,但是困境和压力实在不是一个能滋养人的东西。

紧绷状态之下,很明显的不舒服在于narrowly focused. 只有感到生活是宽阔的,人才能有丰沛的冒险精神,创造力和幽默感。

喜欢的很多东西,无论是经典还是流行,无论文字还是视听,归根到底都是——一个悲观的理想主义者要怎么成长,怎么去爱,怎么从逆境中爬出来,怎么有尊严地活下去。

性癖能最诚实地指向一个人的人生困惑和主题。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