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

我早年受的启蒙是,不要用人性之恶去掩盖制度之恶,而应跳出对个体的道德要求,去看结构性因素。我现在会觉得,不要因为制度之恶,而忽视了人性之恶。这二者在中国显然是交叉互构的。

跟我同时代的朋友应该记得歌手丛飞。他靠唱歌捐了300多万,援助183个贫困山区的孩子。2005年他患胃癌,不得不中断资助,却遭到很多受资助者的攻击,质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丛飞去世之后,他的妻子邢丹在高速公路上被乱石砸死……这是一个典型的社会悲剧结合了命运悲剧的事情。这种事会让人觉得,整个世界的内核就是不公正,不善的。所谓的“人之初性本善”,“苍天饶过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完全不是客观的规则,只是人们发明的为了维系社会运转的信念而已。

当然,后来我又看到鲍毓民、刘星那样的人渣不仅活的好好的,还有粉丝后援会,而马姑娘那样坚忍勇敢地与不公搏斗的人,却众叛亲离不断堕入深渊。这些事里,有麻木钝重的系统之恶,但也有赤裸裸的,随机全屏扫射的人性之恶。现实就是,哪怕抽去你党你国你包,你国人的恶还蹲在那里,凝视着你,伺机而动。这就是为什么鲁迅100年前的作品可以无缝应用到今日。

承认制度之恶和人性之恶互相促成,是承认了人的主体性,能降低预期,也能让大家更明白什么是可以改变的(制度之恶),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Pinned post

#

大概五六年前,当时很左的我为了跳出舒适区,捏着鼻子看了不少进化心理学的书。我当然没办法接受它的方法论和很多结论,但有一点很有启发:人类没啥特别的。作为智人,当初灭掉了猛犸象等大型生物,又吃掉了尼安德特人,才爬上食物链顶端。智人不是天命之子,也承担不了救世主的任务。

智人多糟糕呢?我们智人存在了几十万年,但是,直到 400 年前才有人突发奇想,提出白色异性恋男智人之间人人平等。直到 300 年前,才有一群制宪人明确,单个白色异性恋男智人有不被智人团伙压迫的自由。直到 100 年前,女智人才能投票。直到 40、50年前,才有白皮肤智人承认黄皮肤黑皮肤棕色皮肤的也是智人。直到 20 年前左右,才有部分异性恋智人不再觉得同性恋智人是怪物。

这么一路数下来,就觉得,智人真特么不是个东西。期待智人迅速搞明白自由、平等、博爱,不如期待海豚或者大象可以突然进化,超越智人,重塑生物链秩序。

Pinned post

中国父母经常说挣钱为了子女。我是相信的。但这个钱怎么花由不得子女。你要说我环游世界行不行?家里蹲休息两年行不行?组个乐队行不行?重读大专学画画行不行?那估计得打断腿。六个钱包只能用来付首付和结婚。

所以中国父母挣钱主要为了让子女过上主流牢狱生活。

Pinned post

有一个很反常识的小建议。工作/考试越忙,或者压力越大的时候,很多人都习惯性推掉所有社交,自己一个人呆着。幻想着这样就可以更有生产力,或有更多时间休息。

但其实,这时候更需要社交——要见缝插针、排除万难地去见自己喜欢的朋友。朋友能把我们从压力的泥沼中暂时拉出来,把注意力从自己那点破事上抽离出来,去关注外部世界和ta人。让我们体会到,世界上还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

Pinned post

发现很多朋友都在“四分之一人生危机阶段”(Quarter-life crisis)。想分享一些焦虑的coping strategy。嗑药、咨询、正念和病理以后另外再写。

七年前发现自己有焦虑的问题。除了国内大环境加速开倒车和一些遗传原因,我自己还有一个心理根源,是不能接受无序、不确定、不能预测和不完美。我以前希望一切都是可控的,学业工作必须要严格执行每日计划,吃饭要按健康比例来分配碳水蛋白质和脂肪,只能单线程按顺序一件一件做事......一旦超出了我的预计范围,比如出现了意外事件和压力,我的世界就开始崩塌,体征表现是心脏痛,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干着急,但完全没有行动力。这就是我quarter-life crisis 如果说很多人是佛系,那我绝对就是炸系,内心永远翻江倒海。

好转是因为,工作后我从“优等生”心态,转成了“activist/actor”(行动者) 角色。如果大家有过参加某个社会活动的经验,肯定会觉得,妈呀这活动组织的乱七八糟,到处bug,但最后竟然也挺热闹的。是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像做题,只有一个最完美的答案。你觉得的乱七八糟,但就是能导向很OK的结果。所以,渐渐有两种mindset让我受益:

1. 从过去的经历中,找到“总能熬过去”的证据。比如,回看自己同时被论文、实习、考试、找工作、生病搅拌的时期,发现,我survive了!当时那么难熬,现在不也没什么大事吗。我一定具备再次survive的能力。

2. 接受“糊着”的状态。这是一种类似于存在主义的心态。接受世界就是荒诞、无序、没有意义的,人类社会就是可能在原地转圈甚至退步的。我们写论文做实验是糊着弄出来的,工作是糊着搞完一个项目的,学东西糊着没太学明白但也开始用起来。反正生活就是粥样糊着……

渐渐地,你就糊麻了,静好了。

今天早上起来,面对千头万绪一堆事和参差不齐的deadline,我竟然心情十分平静,坐下来慢慢开始做。就觉得这么多年挣扎,好像有一定成果。

Riverbone boosted

如果我知道了某个品牌的高层有明确的作恶行为,我就不会再用这个品牌。所以好几年没用过京东了。我用不用当然是小事,微不足道,但我们小人物也只有在小事上呵护自己的心。 ​​​

Riverbone boosted

恰好都是抗争自2018始,恰好都是在今年得到了各自尽管形式不同但实质差异不大的“结局”。弦子和Jingyao都辛苦了,四年来,不容易。我们都知道她们在对抗的是怎样的庞然大物。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

前段时间,温哥华一些社区出现了郊狼攻击猫咪的事情,不少宠物消失了。我UBC的好友于是打算做跟“消失的宠物”有关的的课题。恳请大家帮忙填写问卷。题目设置清晰简短。

巧手一点👇
forms.gle/8fEUwamFNW193Ewz5

我的美学很奇怪,一直喜欢各种quit的故事。刷社交媒体的时候,什么入职大厂,名校offer,买房上岸,新婚蜜月,宝宝周岁……我都冷峻无情地滑掉。

一旦看到“读博三年我选择quit”“连续加班两个月我裸辞了“”结婚十年我和他和平分手”我就来劲儿了!盆友,欢迎来我们弯路啊!来了就知道走弯路有多好!

👇整个中国都是恒大地产的缩影。疯狂膨胀,无视规则,又迅速坍塌。可笑的“中网”也一样。

Riverbone boosted

可能有些朋友知道,每一年的网球比赛都是世界巡回制的。瘟疫之前在北京就有一站,名头很大,叫中国网球公开赛——简称中网——就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举办,九月末十月初。

这站比赛按胜利积分不算是很高级别的,但那些年的中国嘛,有钱——对于球员来说,不仅同级比赛里来北京能拿的比赛奖金最多,在中国露面对自己的商业价值也很重要。所以那几年的秋天,总有很多名头不小的网球手在朝阳区出现打比赛。另外,众所周知的是,北京曾经为了奥运会盖过很多规模宏伟的体育场馆,这里面当然包括像大满贯球场一样大的网球场,也就是中网的举办场地。

大家应该都记得前些年简中网路上人人信心高涨的场面,这样的信心当然也躲不开本来就充斥着民族热情鸡血的体育界。中网从一开始就有意无意地用媒体软文在简中世界把自己包装成所谓【第五大满贯】,而很多自己不打球甚至不看球的 id 听了这种哨子,自然而然地就到处发帖论证为什么中网应该是第五大满贯,理由除了上面的球星多,球场大;好像还有赞助商有的是钱,以及北京也是和大满贯城市纽约伦敦一样的世界中心这样的理由——而不利因素,比如中国根本没几个人打网球,比如在北京室外看球和打球都要疯狂吃土,等等,却被这些人屡屡忽略。

曾经有人质疑中网常常不能吸引到最顶级的球星,比如四巨头。当时赛事主办方对此相当乐观,认为四巨头总有退役的那一天,不如好好和年轻球员拉近感情。上个月,四巨头中年龄最大的费德勒终于退役了,但中网并没能等到这一天——因为所谓的新冠疫情,以及张高丽强奸彭帅案曝光之后网球运动界的自发抵制,中网自 2019 年之后再也没有举办过。

故事今年迎来了一个很妙的结局。网球巡回赛的赛历上再也看不到注有「今年停办」字样的北京,而网球手们将在中国的黄金周,前往今年废除了领导人个人崇拜的哈萨克斯坦,参加甫一创办,便火速升级了积分和奖金的阿斯塔纳公开赛。

救命,我好想吃温哥华的荷香糯米龙虾饭。

Riverbone boosted

其实我对自己的项目都蛮满意的,和同事关系也不错,但是前老板跳槽带走好几个人,组织重组又走了一波同事,现在我的俩work besties一个上个月就签了下家(还是我看着她签的),另一个打算跟着前老板跑路……我顿时感到很孤独!另外俺们部门因为比较“专业”所以至今还没找到合适的人来接替领导职位,以至于一个不太靠谱的同事可能上位……一想到这个我就害怕 :0190: 目前的打算是干完这个项目就跑路,跑路大方向是科技企业,实在不行就继续干life sciences,现在最感兴趣的一个岗位是AWS的TAM,证什么俺有一些,也有一丢丢相关经验,tl如有AWS或者Amazon的象友希望能分享经验!

Show thread

虽然无论在哪国,找工作永远充满挑战,但在加拿大法律系统里,一旦进了面试,其实是比较愉快的。就算最后没有拿到 offer,整个过程也没啥压力和被侮辱的感觉。

我说一说我在国内面试的经历:

1. 女生被要求站成一排,选美(营销/策划/市场岗位)
2. 面试要求你根据“树”为主题,当场讲2分钟 (营销/策划/市场岗位)
3. 当场写新闻消息、新闻评论,编辑新闻、英译中,考察中外历史政治……最可怕的是列举题,中央政治委员的名字(记者岗)
4. 笔试通过后,要先白干一个月,再淘汰三分之二 (记者岗)
5. 被面试官问是不是整容了(记者岗)
6. 面试通过,但在线心理行为测试被淘汰。对方发邮件建议我多学一下哲学和逻辑思维,给我推荐书目《苏菲的世界》(营销/策划/市场岗位)

我很确定我的经历肯定不是最耻辱的。

Riverbone boosted

9.30是加拿大的真相與和解日,紀念加拿大原住民遭受寄宿制學校的創傷。紀念被教會和政府屠殺的小孩。紀念被偷走的土地。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