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弦子让我们看到了活生生,中国女性面临的多重压迫:

来自有权力和地位的男的性骚扰,第一层;
来自不公正的司法的压迫,第二层;
在遭受制度压迫之后,吃瓜群众幸灾乐祸,第三层;
(很多人)会因为持续抗争,被微观环境中亲友质疑,第四层。
(很多人)还会因为抗争姿势不够彻底和优雅,受到泛同温层的攻击,第五层……

我们只有我们了。只有这一个自身都岌岌可危,虚弱摇晃着的社群了。

Pinned post

如果说我对母语还有一丝熟悉感,基本上也来自于生活过城市的不同方言(赣语、四川话、陕西话)和从小受到的台湾作家的影响(余光中,简桢,张晓风等)。反观近几年来,简体中文从官方语言到民间语言都越来越无聊,单一,粗鄙。根本不知道从哪里还能看到好的简体中文。

知乎日常:给大佬跪了,全方位碾压,疯狂打脸,吊打美国,回国吃火锅点外卖它不香吗

小红书日常:神仙小镇,宝藏小店,网红地标,绝绝子,绝美,好吃到爆炸,yyds(其实相对其他的平台,小红书都算是最好了

微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tm死

党媒:抓了!重磅!判了,死刑!!

Pinned post

现在中国让我感到不安全的,其实都不是网络文化大革命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危险:

1. 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处罚

你用了VPN,写了小黄文,骂了句习近平或解放军,你的刑期可能超过一个强暴了10名女童的变态。你面临的行为和惩罚几乎不成比例,对你的惩戒可以随意往顶格走,干啥都可能千刀万剐千古骂名。法律和道德失去了预测的作用,你不知道自己行为的边界在哪。

2. 你不知道谁有可以惩罚你的权力

随便哪个人渣混混,只要沾了一点”公家“的光,都能让你一个自居的守法勤劳小中产跪下舔地板。新冠时期,北京一个小区红袖章大爷可以让你(正经户主)因为身份证地址不在北京而回不了家;西安一个地铁保安都可以把你(女老师)全身扒光。兰州交大可以在学生被乱刀砍死之后,连死亡原因都懒得家长交待,要知道以前这种通天的傲慢和权力以前只有军队才会有。

权力,无限集中到某个人手里,却又可能被任意分流给了任何一个人。这是行政和司法系统的全方面发炎和溃烂。

Pinned post

之前在做记者时接触了大量人类。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聪明理性而不是仅仅是“book smart”,主要就看Ta的信息源和决策方式。

认识一个女生,成绩挺好,但开口就是“我男朋友说”“我爸妈希望我”…我顿时不想聊了(dbq

越来越发现,有的人做人生重要决定(选专业/学校/工作/留学/移民/转行/搬迁)的步骤是,先找几个人信得过的人问问,再看看新闻和社交媒体。

——算下来花费的时间精力跟我糊弄一篇微信公号文章差不多。于是,影响Ta们人生的重要决策的质量,也就相当于一篇注水公号文的质量。就…太可惜了吧!

我也有这样的时期。本科毕业,选择保研而没有出国,是我最后悔的决策。归根到底,还是那时候的信息质量太低了,我就仓促问了下亲友和算命的先生(。。。

吃了亏后,现在做决策大概会用以下几个步骤:
1. 想象一个未来的可能的自我,用5-10年的大时间周期去思考问题,想想将来的自己有什么愿望和需求。这样可以跳出过去/当下的自我的思考框架。
2. 尽可能收集靠谱的数据(可以从维基百科开始)。数据至少能部分反应 big picture;对一些个人意愿无法影响的决策,主要看数据(比如买房);而找工作选专业这些看个人趣味的,数据只能是参考,个体的需求和动机更重要。
3. 我也会问一些在相似处境中做过决定的人;Ta们的一手体验可以对冲数据的偏见。统计数据永远无法代表个人。

大体就是:探索可能的未来的自我——收集可靠数据/信息——采访过来人。

顺便推荐一本很好读的书,叫 Working Identify。虽然是讲职业生涯的,但里面的策略很适合用来帮忙做人生重大决策。book.douban.com/subject/268487

枫叶季到了,多伦多同温层线下面基该安排起来了。

我对群体内部的 power dynamic 非常敏锐。每次我忍受不了某个小团体,都是因为有几个害群之马,热爱论资排辈,看人下菜碟。说话只Q那些表现出来有点钱和地位的。开口就是,“大佬牛逼”“X师不愧是拆二代”“金领果真出手大方”“给CEO爸爸跪下了”,然后对群体里年轻的、暂时没那么光鲜的,几乎不搭理。我知道嫌贫爱富巴结权势是人之天性,但是看到一些前反贼也这样,还是略失望。

一个小型社群的良性运转,需要有很 fair 的人。"Fairness"在心理学上指: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按心里那一杆正义公平之称去行事。(Treating all people the same according to notion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not letting feelings bias decisions about others; giving everyone a fair chance)不知道是不是文化差异,在中文世界,我们很少用“公正”来形容一个人在社交中的好品质。导致我以前也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概念。

我这一两年又看到了很多我欣赏的很 fair 的人(多数是女性)。Ta 们不管别人是万粉小网红还是佛系冲浪的小透明,也无论别人是什么职业、背景、处境,都付之以同样的善意,不偏不倚,'according to notion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这也是为什么我还能坚守着“简中同温层”这个认同的理由。群体里往往不缺聪明人,不缺有共情能力的人,不缺资源、热情、实干,但 fairness 真的比想象中重要,也更稀缺。

终于给自己长毛象取了名字!我都不知道我之前没有名字orz

我也分享一些给人文社科生的跑路心得~适合:
1. 想抓住窗口期移民🇨🇦,或者已经移民
2. 没有转码的决心
3. 卷性难改,想移民之后继续做professional,或者自己做老板

如果英语非常好,考虑申请加拿大JD:

Pros:比美英澳便宜;就业率高、收入体面;JD在本地是含金量较高的学历,别人不会再质疑你作为外国人的语言和能力;职业发展路径标准化;没有年龄压力。

Cons:准备周期长,LSAT剥一层皮;3年的机会成本;需要语言底子好;同学大多数本地人,一开始有语言和文化上的陌生感。

如果有不错的工作经验,也可以考虑申请多伦多的MBA:

Pros:比JD容易申请;体面的就业率和收入;适合用来就地转行;MBA项目有很多东亚、南亚和南美的移民,心智成熟,环境比较多元舒适;没有年龄、种族压力。

Cons:对外国人收费太贵,投资回报比不如JD。以多大Rotman为例,国际生每年需要交6w,不过一般会有小额奖学金并提供低息贷款;不适合没有工作经验的朋友。

Riverbone boosted

中文推,蚂蚁竞走十年了,你们怎么还是毫无长进?

Riverbone boosted

当然啦,所有事情共不共情完全是自由,但也没必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我对吕频的尊重,倒不光是因为她的经验、知识和输出能力,而是因为她心里装着整个女权主义社群。她试图在联合不同的人——不同派系、性别、地域、年龄,而不是分裂本来就脆弱的女权社群和泛异见者群体。

自我批评一下。现在我们这种人文社科学位挺通货膨胀的。比她学历炫酷、理论用的熟的有的是,可惜不少人不是圈地自萌就是互相挤压本不对的空间。激进左翼批评温和自由派不够woke,三代四代女权主义者骂二代女权太lean in。不是说批评是错的,只是比起在社交媒体输出些许剑走偏锋的金句和大词,我欣赏像吕频这样能让大家从不同方向汇聚起来的人。

弦子让我们看到了活生生,中国女性面临的多重压迫:

来自有权力和地位的男的性骚扰,第一层;
来自不公正的司法的压迫,第二层;
在遭受制度压迫之后,吃瓜群众幸灾乐祸,第三层;
(很多人)会因为持续抗争,被微观环境中亲友质疑,第四层。
(很多人)还会因为抗争姿势不够彻底和优雅,受到泛同温层的攻击,第五层……

我们只有我们了。只有这一个自身都岌岌可危,虚弱摇晃着的社群了。

Riverbone boosted

我这条发出来后就限流了,加上大规模友邻在同一时间被禁言,这次是明明白白针对弦子诉朱军案的封锁,也明明白白宣示明星丑闻官司上身就会完蛋的“道德”是滥权的谎言。

当初在北京呆的比较难受的,除了美食荒漠、空气污染、
市景丑陋和长途通勤外,还有就是……大家都太难约了。

商量好周六饭局,临时纷纷“有事”来不了。明明为了“朋友多”而在一线城市呆着,到头来一年能碰头两次就算不错。一个朋友形容面基之艰难:“光是想到顶着风走到地铁站的那20分钟,我就想跟他们绝交了。”

要说真的忙到脚不沾地没时间吗?或者真是社畜当的入戏太深?我很难相信。因为上海的朋友(非常忙)都很好约。大概还是大家生活方式太病态了。尽管嘴上喊你亲爱的,心里可能也真对你有残余的温情,但是大家都不愿意真正去投资友谊。

反而是在加拿大和澳洲的时候,经常随时想找人吃饭散步,说个“半小时后在XX见”,就凑齐了。大家会默认,与朋友相处,是一个珍贵的事情。它的重要程度和带来的幸福感,远远超过给老板打工。

曾经当我还是个别扭文青的时候,觉得友情就是灵魂伴侣,君子之交,抱团取暖。现在,我觉得最珍贵的就是烟火气了:仗义,不难约。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