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想说说狭义的情绪共情为什么不一定是好东西。

采访过一个著名微博大五毛。他本人挺有意思,感情充沛,说嗨的时候,眼珠子能翻腾挤进双眼皮褶。他说他共情能力极强,经常义愤填膺眼泪汪汪。我细问了一下。结果我发现,这人共情的确很强,能pick up别人的感受。但…他每次都能共情到“强者”。

“地铁站查身份证打骂农民工的警察也很不容易啊!网上很多人骂警察,他们父母看到得多伤心。”

“那个小贩杀城管的事怎么那么多公知同情小贩?城管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有的女的刚被招进来就请产假。你让企业老板怎么办?”

就,墙与蛋,这哥们永远热泪盈眶地站在墙一边。

《摆脱共情》里认为,“感受他人的感受”这种情绪共情,不一定会导向好的道德推理。这种共情就像聚光灯,它会让你产生偏见,看不见更多的东西。我们需要的是基于理性和深思熟虑的compassion(认知共情)。

要关照他人,但要跳出狭义的情绪共情,去明辨是非,去思考感受到痛苦背后更深的痛苦根源,这样才能通向正义和善良。

(结局:这位五毛大哥看了我如实写的他的稿子之后,感觉自己在稿子里像脑子有病,不让发。看,当理性审视自己时,他也觉得他那样哪里不对)

Pinned post

折腾多年后,我发现女生健身收益最高的是绝对是练手臂。非常empowered!因为男女相差最大的是上肢力量,女性只有男性的40%-50%。所以和我们同等身高瘦不拉几的宅男,都能轻松控制住女生。虽然男女下半身力量则很接近,但日常拎东西和打架都不靠腿啊……

练手臂完全不用很fancy地学这个操那个操,也不用学二头肌三头肌四头肌的。从最小行动开始,先举2磅哑铃,每天几十个,慢慢能刷到10磅。然后就会发现自己能一次扛两三箱饮料,飞机上轻松托起行李箱,取快递不再分两趟,永远不用开口找国男帮忙。

Pinned post

跟同温层聊天之后发现,大家作为dissident,不管在国内国外,都很难受益于心理咨询。一个average中国心理咨询师,和一个average外国的,他们共情不到什么是作为异见者的痛苦。而心理咨询要想起作用,就需要跟咨询师建立信任关系。但我很难信任他们。

我在国内国外过都试过心理咨询。国内的咨询师人很nice。但当我提到我辞职出国是因为价值观的原因,我感受到了大环境和身边中、微观环境都充满威胁。她脸上一下子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眨了眨眼,细声细气地说“你可以再解释一下吗?” 我当时就觉得她离我非常遥远。

在国外,遇到一个不同文化背景的咨询师,我很难敞开心扉。生活幸福无忧的外国人,很难想象中国政府整人的手段,也难以想象中国人之间彼此的互害关系。他可能觉得excuse me你在编故事吗……?你没出现幻觉吧?我就会产生一种“为了保护咨询师的心理健康,我还是闭嘴吧。”

当然,心理咨询对我比较有效的一部分是,它可以让你把负面情绪和思维暂时“关进”那一个小时跟咨询师聊天的时间,从而让其他的时间不被丧淹没,能够functional。但是内心明镜似的,这个跟你聊天的人,ta共情不了你。

不是学政治哲学的。但对我来说,不管什么政体什么意识形态global south还是north:容不下温和自由派的地方,绝对不要寄托希望。

这是一个朴素到略粗暴的Test,可以发现我们精神难民在哪里能苟且偷生。

Riverbone boosted

长 

被习惯牵累也好,反应太慢也好,过去一年我一直没意识到,微博可能已经成为当前最大的蛆场,哪怕在简中世界也不在光谱较有人性的一端。昨天看到徐曦白(小白的鹦鹉螺)在新浪发个蜡烛就被永久禁言,私信通知还是这种文法狗屁不通的“禁言永久”,足见新浪已经毫不需要让这个产品再有更好的使用体验。徐曦白算是年轻社科知识分子里相当温和中立的了,发个蜡就赶走,我不觉得光是上面的审查会要求这么细,而是新浪当前站方有明确的蛆化立场。另一热门事件的进展如图所示,ent 道歉之后被删帖禁言,封了嘴让蛆团们编出新的借口继续批斗,先不提这是不是典型的文革手段,光是 ent 本人收到的攻击文本内容,在任何正常的互联网社交平台,本该带来的是攻击者本人被禁言。来去之间(王高飞)平常装作和蛆 V 们友好互动,实际上可能极为认同并欣赏其言行举止,并且多次采用阴毒手段暗中助力,2020 年大疫初始先发制人将武汉三姐妹封号即为一明显先例。新浪变成蛆房,粉圈加文革只有流量,现在对站方和王高飞本人并无丝毫坏处;如果未来会有,也不是以这种政治投机者的眼光目前可以预见的。但对于不想做肉喇叭的人来说,刻意做成的蛆房已经不值得停留或输出内容。

去年有两个博士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的老师教我们写作。我发现新手工作上最容易犯的错误是:容易承诺自己根本没法做的事情,然后做不到也不及时告知,拖着,导致最后烂摊子收拾不过来,只好疯狂道歉。

比如这种承诺:你们随时可以邮件问我问题,或者让我帮你们批改作业…(结果我发了三次邮件都没下文

(搞得我,一枚雅州狼性文化浸润过的,很想教老师一些职场经验

从性价比上来说,回中国唯一值得去看看的【自然景观】就是青藏高原。这的确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其他什么山河湖海戈壁草原,海外基本都能找到更好的平价替代:人少污染少运营好。

所以等我回国,好想组织一个西藏局啊……

好难过。不是能享福的命。无法从不劳而获中得到幸福。

别人送给我钱花我都不开心。只有自己挣钱给别人花才行。

今天突然意识到我变成一个废柴,是从十年前凑巧知道“人的意志力资源是有限的”开始。

从此之后,我就开始心安理得地放弃了同时学习、工作(实习)、减肥、健身、社交这些耗费意志力的事情。因为资源有限,所以你做了这个,那就没精力做那个啊!一次做好一件就够了啊!

于是,我每天平均用脑6小时以上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再运动30分钟我就觉得自己创造了透支了will power,如果还能再管住嘴不吃零食,那就创造了人类奇迹,

结果后来我又得知一个新的(未必valid)的研究:意志力资源到底有没有限呢?你相信它有限,它就真的有限,你不相信,那就没这回事。

但因为多年来相信它是有限的,我现在已经是精力很差的废柴了。

Riverbone boosted

艹艹艹 今天朋友告诉我,之前在ch上开新疆房被人挂到了微博上,包括我的ch & 推特个人信息。举报蛆都不得好死!

这个蛆的微博都是各种举报,大家拉黑保平安。

Riverbone boosted

几处看到知乎上被转出的一篇回答,关于甘肃白银越野跑特大事故的遇难者中的残运会冠军黄关军,真的很难受。文字部分嫌太长没有看,只是看他短发戴眼镜,一脸沉静,挂着好多奖牌捧着成打的证书拍照,穿着长衣长裤练习跑步,以及在水池边上削水果。我找不到更多的描述,只是一个如此鲜活的生命在已然遭受药物致聋这样的不幸之后,又没能跑出这次灾难,可叹可哭,老天不长眼

邓巴系数(人际关系数量上限大约150)的那个邓巴最近又出了一本研究友谊的书《Friends》。我瞅了眼访谈,触目惊心的是……一段浪漫关系的代价是两个朋友。

以前我的女性好友谈恋爱之后,我椎心泣血的失落得到了解释。以及我给自己的行动指南是,有机会独居一阵子有利于身心和关系健康也得到了(部分)验证。

‘Falling in love will cost you two friendships...If you meet a new person, fall in love, and get married, then you’re investing a lot of time and mental energy in that relationship. And from our data, it seems that you essentially sacrifice two people. ’

theatlantic.com/family/archive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