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现在中国让我感到不安全的,其实都不是网络文化大革命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危险:

1. 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处罚

你用了VPN,写了小黄文,骂了句习近平或解放军,你的刑期可能超过一个强暴了10名女童的变态。你面临的行为和惩罚几乎不成比例,对你的惩戒可以随意往顶格走,干啥都可能千刀万剐千古骂名。法律和道德失去了预测的作用,你不知道自己行为的边界在哪。

2. 你不知道谁有可以惩罚你的权力

随便哪个人渣混混,只要沾了一点”公家“的光,都能让你一个自居的守法勤劳小中产跪下舔地板。新冠时期,北京一个小区红袖章大爷可以让你(正经户主)因为身份证地址不在北京而回不了家;西安一个地铁保安都可以把你(女老师)全身扒光。兰州交大可以在学生被乱刀砍死之后,连死亡原因都懒得家长交待,要知道以前这种通天的傲慢和权力以前只有军队才会有。

权力,无限集中到某个人手里,却又可能被任意分流给了任何一个人。这是行政和司法系统的全方面发炎和溃烂。

@Riverbone 就是一个玩荒野求生的大型疯人院。

@Riverbone 变成赵家奴才也是一条生路,虽然伴君如伴虎

赵家底层奴才也没什么保障啊。努力爬上中高层也可能因为站错队就被打入地狱。
@brown @Riverbone

@Riverbone 最近看了許多消息,對這樣的結果感到非常難過

@Riverbone 最后就形成一种杯弓蛇影式的自我审查与阉割,行动上和精神上基本上就不能算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了。

写太长的一点点想法 

@Riverbone 中国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极权,中国政府打击任何人或者团体的理由也只有一个,就是打压对于极权的挑战。用VPN就是独立思考,就是看更大的世界,会让人想要反抗;写小黄文出版就是发出除了主流以外的独立声音。任何代表特殊、代表个人或者团体独立于极权统治以外的人、事、物只有一个结局,就是被消灭,被抹杀,被从任何人的视野中消失掉。
在中国只有一个法律,就是服从的法律,任何凸显出个人存在或者反抗被极权创造出来的所谓“主流”这个傀儡的人或者事情,都是违法的。主流就是对现有极权有利的一切的总和,是男尊女卑,是在压迫中创造新的阶级进一步压迫;是人命当草芥,要生就必须生,不让生就活活掐死,没有社保就上中药,没有灾害防治就活活等到大灾来了再宣传大爱;是把个人努力和成功不可抗拒地强行挂钩,压迫每一个人、压榨出每一滴血。
如果你用这种逻辑分析,很多事情都说得通:
挑战习近平就要被处以极刑,因为极权现代中国的底线,而不是奸杀幼童,幼童是普通人、是草芥。这底线不是用人性划分的,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以人为本而存在的,是以习为本,以习所代表的权力中心为本。

写太长的一点点想法 

@shin 是的~其实就是从改革开放之后的威权社会(一小撮人掌权),加速向极权社会(某个人有至高权力)的转化。如果说威权还是你在党国不care的地方,拥有一点点有限的自由,那极权社会,就是意识形态掌控和渗透到了普通人生活的细节里。公民社会作为个体-国家之间的缓冲层,被完全碾灭。你能看什么电视节目,什么时间才能玩游戏,学什么语言,都在管制之下。

写太长的一点点想法 

@Riverbone 是的。威权依然有掣肘,修宪以后车轮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方向了。我觉得现在的这些改革除了是慌不择路的选择,也是共在炫耀自己的铁腕。以前关于主义和方向的考虑和顾虑现在看来都不重要了,它敢做,就看看谁敢反。过去的一些明显的指鹿为马的试探就是在测口风,既然现在温水煮青蛙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恐怕教育改革和生殖强制只是一个开端。惨的是这一代的年轻人,视野一旦打开了,就收不回去了,如果要强行包在铁桶里,不知道会不会逼出更多玉石俱焚的事情来。心理健康太重要了,但是在微博上都不知道怎么去不被炸号地说这些事。

写太长的一点点想法 

@shin 小时候读到《一代人》里,“黑色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只是觉得意境优美。现在终于,这句诗对我们夹缝一代也变得有意义起来。 既然睁开了眼睛,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继续装睡。还好还有同温层(虽然薄的像一张纸)。。珍惜同温层,珍惜正常人。

@Riverbone 而且,就最后一点而言,那个手握大权的人,只可能分流给跟他相近的人。他相信的人,他不可能不掌握点把柄在手里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