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对群体内部的 power dynamic 非常敏锐。每次我忍受不了某个小团体,都是因为有几个害群之马,热爱论资排辈,看人下菜碟。说话只Q那些表现出来有点钱和地位的。开口就是,“大佬牛逼”“X师不愧是拆二代”“金领果真出手大方”“给CEO爸爸跪下了”,然后对群体里年轻的、暂时没那么光鲜的,几乎不搭理。我知道嫌贫爱富巴结权势是人之天性,但是看到一些前反贼也这样,还是略失望。

一个小型社群的良性运转,需要有很 fair 的人。"Fairness"在心理学上指: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按心里那一杆正义公平之称去行事。(Treating all people the same according to notion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not letting feelings bias decisions about others; giving everyone a fair chance)不知道是不是文化差异,在中文世界,我们很少用“公正”来形容一个人在社交中的好品质。导致我以前也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概念。

我这一两年又看到了很多我欣赏的很 fair 的人(多数是女性)。Ta 们不管别人是万粉小网红还是佛系冲浪的小透明,也无论别人是什么职业、背景、处境,都付之以同样的善意,不偏不倚,'according to notion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这也是为什么我还能坚守着“简中同温层”这个认同的理由。群体里往往不缺聪明人,不缺有共情能力的人,不缺资源、热情、实干,但 fairness 真的比想象中重要,也更稀缺。

@Riverbone #Fairness 的反面,或许是工具人的嵌套。其目中无“人”,自视为一块乐高积木,只对扫描发现的人形乐高亲眼有加——搭上了,搭牢了,搭多了,登上乐高巅峰。另有一些,则是人形未泯但认同这“乐高人”为唯一世道,拒绝其他人生可能,故自我乐高化,社交乐高化,以“乐高指数”看人:反乐高化的人被视为“不上道,不会有出息——对我没大用”,有乐高倾向者则可聚拢为自己的基本盘,“哪天他发达,我也发达”。

@Riverbone fairness是特别难得的品质。有时候我看到有人姿态特别低,就觉得很难受,因为我知道他们以后遇到比自己弱势的人,又会特别颐指气使。平等地对待自己和他人,才是正常社会应该的样子吧。

@Riverbone “公正”这个词确实很少用作对社交的评价,但“不歧视”,或者说是“平等”地看待不同身份的人,这个应该相对而言常见一些。

@Riverbone 只能说政治立场和个人品质是两回事 :0560:

@Riverbone 很多人就连对方微博粉丝数多都能成为去舔她的理由,难以理解。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