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一年准备,两年登陆:三年递签,五年入籍!(给首页每一位的美好祝愿)

@Draper @board 笔录签字这个是基本躲不掉的,有的是方法让签字,个人在实务中接触到最多最有效的方法是写“以上笔录与我所说的不相符/不一样”,只要这句话有涂改痕迹这份笔录效力是很低的,而且经常出现不仔细看这段签字结果当庭翻供的情况

前天我朋友去广场举白纸示威,昨天被警察叫去警察局。后来我朋友回来和我说,她是被和她一起去的那片一个男生给出卖的。当时在朋友圈问了一句谁要一起去,结果这个男的就私聊她和她一起去,那个男的就是平时音乐节认识的。后来这个男生被警察抓到了,询问他的时候,他什么都说了,和谁来的,从哪里知道消息的,玩不玩推特之类的问题,这个男的全盘托出,甚至还把我朋友的联系方式给了警察,真够虚伪,人渣的。
在这也给国内朋友提醒,以后如果要去参加游行示威,想和朋友一起去,一定是你足够可以信任的朋友,不会出卖你的朋友。那些没有多少交情,只不过是在音乐节或者其他一些地方认识的“朋友”,一定不要太信任了。

加了湾区悼念活动电报群。
组织活动的全都是女孩。确定活动流程、给警察打电话报备、维护群里秩序。
男的在干嘛呢,吵架,出警,分享自己的youtube频道,随地当爹教做人。一会儿嫌弃民运一会儿嫌弃港独,一会儿又不让人唱国际歌了。这些男的对骂时候还要相互问候母亲,这么爱当爹怎么不去操爹呢?
男的什么时候学会闭嘴,这个世界的美好程度就会陡然猛增。

同学在北京也被查手机了,据说重点排查对象是男大学生。考虑这次活动中这么多如此鲜明的女性反抗者,重点排查对象还是男性,觉得这里面有一些非常微妙的讽刺。

今天伦敦的抗争,有两位女性被莫名地censor掉了,但是我无法忘记她们的诉求和声音,无法选择性保持愤怒。
一位女生说,“我认为很多民主运动是没有给女性带来更广阔的生存空间的,抗争的时候男女都在 但是最后既得利益男性却会censor、修改记忆从而正当化对女性的漠视和剥夺权利。比如刚刚你们在骂习近平,但是却还是骂“操你妈”。”
台下很多人(不论男女),都在说她偏离重点,说自己有说操你妈的权利,打断她说话,说她“挑起男女对立”。我愤怒,我恨这以男性视角frame的格局观,这对重点的定义:因为传统的脏话虽然根深蒂固深入人心,但是从来如此便对么?
另一位女生,聊起自己作为lesbian在疫情期间无疾而终的恋爱,聊自己的孤单寂寞感。
台下的人们群嘲,说她把集会当热拉。我走路回家坐地铁的时候,路上两名女生还在模仿她说话并以此嘲讽。我愤怒,为什么那充满了浓浓的男性荷尔蒙的演讲不被人群嘲,而一个拉拉会这样,难道我们争取的公民权利,它不属于拉拉吗?难道这些灾害,不是源于对非必要的无视吗?
在这里言说一切大爹不允许的东西,不允许挑战的东西都是反抗。放下你们的格局观,或许你们可以不支持她的诉求,但请不要限制女性公众演讲的权利!保持愤怒不光是对ccp,也是对这些不在野大爹。最后我分享一张今日最喜欢的banner,女性!生命!自由!习近平是爹!别再x你妈了!

@board
应付简单查手机-ios
屏幕使用时间-内容与隐私访问限制-内容访问限制-app-不允许
返回主页之后大部分app都不在了,留下的基本都是系统自带的,问就是手机刚买还没来得及下软件/手机屏幕碎了寄出去修怕被知道隐私把软件卸了/自由发挥,希望大家都用不上,或者常备备用机,保护好自己,be water
update:谨慎尝试,如果有给app分类放进文件夹的话,打开不允许再关掉app会全部跑出文件夹(
update:安卓请看这条nya.one/notes/984fedl743
update:ios来不及设置紧急锁定手机请看这条m.cmx.im/@rilke/10942112504092

今晚参与的人生中第一次政治集会,比想象中带给我更多复杂感受。

七点到九点集会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水坝广场举办,现场大约来了100~200人,没有明确的组织者,形式上以悼念为主。我和朋友到达后放下花束,就一起帮忙点燃蜡烛和分发事先印好的海报。点蜡烛时我才注意到现场还有好几位维族人士在以维语沟通,音箱放着的是陌生的维语歌曲。从今天看到的视频猜测,他们是下午就一直在水坝广场抗议的人。能明显感到现场一两百名汉人无法与维语音乐产生联系、在现状下不知所措的情绪。

同龄人们都戴着口罩,有些女生跟我一样用口红在口罩上涂画了噤声/404的标志,不少人举着白纸。但不久后颇为肃穆的现场氛围内就有些异动。有人指出维族人士举着的蓝色旗帜是东突旗,有男生表达不满后,主张与几个同伴将他们的旗挡住,并说“这不是我们的诉求,不想被他们利用”。维族大叔不会汉语,用维语对他们挡住旗子将人群割裂成两半的行为发出抗议,另一位维族年轻人作为翻译进行调节,最后汉族男生妥协,从东突旗前离开。

矛盾在半小时内逐步升级。有人提议“是中国人就到另一边去”,主张新建一个圈层,以和维族大叔的群体进行区隔。而后又来了一个从表达和行为上判断明显是pinky的应激郭楠对维族大叔喊“terrorist”,引起了几位维族大叔的激烈反抗,齐声对郭楠喊“滚回中国”,并产生肢体对抗,一位白人男性帮忙拦住双方。一个汉人女生大声说“我们今天都是为了human才站在这里”。

没有想到,最后现场气氛有所松动的契机是所有人齐声喊“习近平下台”和“共产党下台”的时候。汉人用汉语喊了几遍,维人用维语喊了几遍。虽然因为语言不通没法同时喊,但主席还是把大家的心牢牢地系在了一起。

不过维族大叔喊“习近平是法西斯”时,大家默不作声;喊“中国是法西斯”时,又有男生上前理论说“不能说中国是法西斯”,现场霎时间听到很多“又吵起来了”的叹气声。身边不时听见“我怎么觉得今晚不对劲,怪怪的”、“感觉水很浑”的担忧。

临走前瞅了眼与维族割席的一群人,手捧蜡烛全然沉默地站在原地默哀。我感到十分悻然,就和同伴离开了。最后还听到法轮功的阿姨在现场跟学生热心辩论,“不要文革要改革是不可能的呀,共产党不下台做不到的”。

回到家后我点击热趋Amsterdam,第一个跳出的结果居然是维族大叔的账号。点进主页看见一幅banner,上面是他将2017年起失踪的19个家人的头像挂在自己身上的照片,以及一个让整晚都无所作为的自己感到刺痛的问题。他问的是:where is my family?

这是一个整体上很失落的夜晚。不仅因为汉人内部的意见不合,汉人整体对维族问题的陌生、尴尬和傲慢更让我不知如何自处。但总归我知道今晚在现场的十几个朋友,虽然对集会走向的态度不一,其实都有着相近的底色,更有在内宣下一直以为camp是伪造的朋友在愧疚中接受了科普。政治参与需要学习,对于出国不久、还不适应大声讲话的很多人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注意是可能,而不是必须触发,所以中介和大多数人的认知就是“189pr下签之后分手没关系”; 分手之后专门联系移民局要把对方签证撤销的得是多大的仇恨...

Show thread

刚学到了一个新知识: 即使是189/190这种永居签证副申请, 下签之后配偶关系破裂也是有可能被取消签证的(但是当事人要在境外)(不过491是个例外,下签之后主副申请都可以独立走191)
newstarsec.com/?p=11102

有人提到抗争中女性声音被掩盖、因女性经验而受到歧视、书写历史时将会被有意无意地抹除,被剥夺权利,被迫成为“享受果实的漠视者”。我很认同这种说法,之前就提出了抗议以来部分对女性的称赞是不合时宜的,比如“她真美”,仿佛女性的斗争所呈现出来的就只是一种观赏价值,与消费社会将女体变为供凝视的商品那一套无异。这是语言的潜移默化,下意识之举,却投射出一种巨大的不公。

也不需要等将来回看这件事才能验证这一点,从彭载舟的“中华大地有男儿”似乎就已经预告了。我们可以看到关于女性传播最广的是当街被绑示众的年轻女子,呼喊不公者竟也称她为“羊城维纳斯”,多么可怕的语言。重庆人站出来保护的那个孕妇,最后的声音落在“重庆人真有血性”。超人背包男子的故事也流传甚广,街头讲话鼓励大家走出封控的大妈却昙花一现,包括在窗口喊喇叭的女大学生、乌鲁木齐市政府门前发表诉求的女子、北京带领业主要求解封发表讲话的女子、上海将年轻人接进店里庇护的老阿婆……或者同样是搞笑,那位围着封锁大门来回跑的北京男子不断被追问姓名被称颂,而乌鲁木齐自行解封脚踹方舱、从大白手中带回两位男性同伴的大妈却被笑完就过了。(接下条)

Show threa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