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t boosted
StonyCat boosted
StonyCat boosted

我真的无语死了,run上那个男的挨骂难道核心在于对于想去哪挑挑拣拣吗?我觉得任何人都有追逐更好生活的权利这无可厚非,但你不能以无知为借口,给别人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生活强行罩上自己玫瑰色的幻想滤镜。

能得到政治避难身份的都是有着怎样经历的人啊?那些十数年不能和亲友联系的流浪人,被炸毁的土地,心灵和身体遭受的折磨,说起来都是血和泪的故事,就这样被轻飘飘化解在那种无知又傲慢的认知中。这个人在讨论串里对辛苦的底层打工润,对高风险的抗议者和政治运动人,对悲惨的政治避难群体这三者的轻蔑和无知,都是极其侮辱人和具有冒犯性的。这些话他敢对着任何因为政治避难家庭破碎辗转多国的维吾尔人的眼睛说出来吗?敢对着乌鲁木齐中路不知结果会如何还是上了街被殴打被释放的年轻人说吗?

如果说到这样了还不够直接明了,那我直接类比,这就好比男性猜测女性取得成就是否有通过权色交易走“捷径”——既得利益者傲慢地把系统施舍给弱者的残羹冷炙或者勉强给予被辜负者的补偿当作“捷径”来羡慕。这是一种极其恶心而令人无法以年龄小或出身背景限制为借口来原谅的脑回路。

StonyCat boosted

(来自微信好友,说转发去掉他名字)
很多人以为当下事件在政治上是徒劳无用功,这是明显不懂政治的体现。Generally speaking,独裁者的力量,枪杆子当然重要,但总不能天天坦克上大街。所以其平时统治主要靠割裂民众。每人都以为其他人崇拜独裁者至少是害怕他,所以自己也怕,最好也崇拜他,否则太危险了———毕竟1:1不是对手,因此真的变成了人人崇拜的景象,统治就这么稳固下来了。现在这事儿一发生,情况则从之前几乎所有人以为几乎所有人都崇拜至少是惧怕独裁者,变成了大部分人知道了大部分人讨厌独裁者,然后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没那么怕他。所以虽然表面上看没有一点regime change的迹象,但独裁者已经seariously weakened.
中国以前的社会问题也很多,但都有某种局部性,你家被强拆了但我家暂时没有,甚至我家当下可能还从你家被强拆得到了点什么好处。Arguably,文革后几十年来一直没有一个事件,让所有人同时受同一种苦,产生同一种经验————直到动态清零终于做到了这一点。

StonyCat boosted

大理 弹着吉他上街的人们
和三十三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人们
😭😭😭

StonyCat boosted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StonyCat boosted

。今天,看到外國學者對這部紀錄片做出如下評論。看完差點沒氣死。

Show thread
StonyCat boosted

自 1999 年以来,普京让联合国官员看起来像傻瓜一直是他执政时期的主题
表演性地签署协议,然后打破协议,以表明联合国本应支持的全球秩序是虚假的,这是一种与普京政权密切相关的反应,以至于在这一点上,即使它们损害俄罗斯的战略利益,它甚至会玩这些游戏
普京政权以违背对国际机构的承诺为荣,以表明任何维持稳定的全球秩序的企图都是假的,这是它吸引全球极左极右翼支持的关键原因
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在观点和行为上的巨大相似之处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问题是,如果乌克兰是普京的克罗地亚,如果他现在不被阻止,哪里最终会成为他的波斯尼亚吗?

StonyCat boosted

上帝之蛆搞了一本机翻水平的书出来想蹭名声,明明可以闷声不响,非要跑到微博上吹。被豆友们集体差评之后又跑去跟他的蛆粉们哭诉……
那么,各位还有豆瓣账号的象友们,如不介意可以去送个一星呗,让这个蛆求仁得仁: book.douban.com/subject/361068

【另外要避雷整个后浪公司也无妨,也不是帮他们说话,就是这个公司分了太多的部门,各个部门各有不同的奇葩之处,各自的雷点一般我会分部门避雷不误伤,大家看清楚了:找上帝之蛆做书的是后浪·汗青堂。】

StonyCat boosted

真特麼把自己當根蔥了 :0520:

遇到這麼一個戲精老爸,付國豪不抑鬱都難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