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无数次告诉自己:沉住气、不要急躁。

仓颉 boosted

转发微博
- 转发 @荐见 : 宋小女还有一段话,我必须要替她转。张玉环说完感恩后,其实一再想拉住这位前妻不让她把这话说出来,但宋小女还是说出来了,坚定得就像名战士,利刃般刺破笼罩在前夫内心里的恐惧:
“我在外面过得挺好。但你回来了,我跟你说下吧,我过得真不好。
张玉环回来了,只能说是我20多年的心事放下了,我没有白等他。但我们欠的钱能还上吗?我身上的一堆病能好吗?
从1993年到1999年,时间停留在那个地方。我必须要追究。
因为他们害得我们三母子好可怜,害得我宋小女有家不能回,害得我宋小女带着两个儿子到处流浪,害得我宋小女逼得去嫁一个老公。为了我的孩子我别无选择,我99年把自己嫁掉了。
所以,从93年到99年的那段时间,我必须要追究!”
你有多理解张玉环的恐惧,就会有多明白宋小女这段话的无畏。女性的伟大和强大,全在其中了。

:icon_weibo: weibo.com/3828520472/JeFo92EKf

仓颉 boosted

讽刺的是,如果用饭圈逻辑处理反修例运动中大陆-香港的关系,结果只可能是分裂的而非统一的。因为饭圈男孩女孩们不仅需要一个“正主”(中国大陆),也需要一个“对家”(香港)。饭圈生活,只有在守护正主的无止尽战斗中才变得有意义。这种二元对立,正是民族主义认同的起源——在“他者”中想像“自我”。所以饭圈逻辑越是深入人心,一个新的“中国”的形象就越是清晰,这个新的“中国”,不包含香港。从这个角度讲,最大的“港独”势力不在香港,而在中国大陆。

原文:《饭圈政治学:国家成为爱豆之后,重新叙述的民族主义》 theinitium.com/article/2019082

男的为什么喜欢穿 polo,不能接受!

也没经历什么事,心情就是好沉重。

秋天的海好看吗?我还没看过秋天的海,想在某个周末,一个人去海边坐坐。哪里有一片属于我的海呢?

我明白了,这种不爽还来自于「我在故意被无视」。到了夜里确实就会想的比较多,但更多的挫败感还是源于「我还不如谷歌翻译」。想变强,想变得更厉害。

好久没碰酒精,上次喝大还是毕业前的校园野餐,回寝室就吐了。这会儿就喝了点不值一提的酒酿,心跳声居然大了起来。又是周四了,时间过得好快,一眨眼又一周要结束了。

今天喝的奶茶里有酒酿,不能在工作的地方喝酒实在太不友好了。

朋友在游戏工作室,每个月公司拨款买酒,加班的时候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头脑风暴,个个微醺着睡一觉再起来接着干。好酷好羡慕哦,好想一边工作一边喝酒哦!

当然我是不会在女孩这么多的地方抽烟的!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