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无数次告诉自己:沉住气、不要急躁。

而且昨天摸到了他的小铃铛,也就是说根本没有绝育。绝育还要再花一笔钱,但是要先治好病。🚬

猫接回来了,第一晚就花掉一千多医药费。唉,你最好是给我好好的。

如果只是想每天大概扫一眼国外新闻(尤其是美国)的朋友可以订阅the Skimm。

theskimm.com/daily-skimm

每天早上总结当天比较重要的新闻定点发送到邮箱。语言比较sassy幽默,流行文化引用蛮多的。也适合想学习语言的朋友。

(theSkimm原本是为了让家庭主妇也能在忙碌的生活里获取信息创办的服务,但是却意外地收大众欢迎。两位创始人也都是女性。)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小红书里“接男宝”的事情。(总之就是谁生了儿子发了帖就会有想要儿子的人去评论接男宝这种好笑的事情啦)

我明天晚上去接小猫,是只绝育的男猫,我室友刚刚问我:那我们这算不算接男宝。

我狂笑五分钟!有没有人懂我的笑点…我朋友不懂我真的好难受!

来象圈找一波工作:我在这里试试看,有没有用人单位要我吧!
前中文老师,能教语文,能做课程顾问,能写文案,做文案策划剧本写作,也有在做心理咨询,擅长安抚人,能用动人的语言直抵人心!

欢迎大家来找我做事~我要把自己卖出去!可远程跨时区办公!可熬夜加班!学习能力强,吃苦耐劳能忍受工作极限,只要身体可以可长期高负荷工作~欢迎来付款折磨我!

个人认为最大的优势是学习能力超强,最大的劣势也许是反派死于话痨,正义感太强。最大的成功是做了很多成功的个案,最大的失败是遇事胆小!求职意向是:编剧,文案,行政,成人向教育~欢迎大家来给我投喂工作,你的帮助我终生难忘!

今天下午差点就签了租房合同,回忆起来只觉得恐惧,男的真的太恐怖了。

比较早关注我的象友可能还记得,我当年读了个特别垃圾的普高,一年一本上线只有一个人,只要用功读书就会被霸凌得晕头转向。我当时作为甩第二名几十分的nerd当然是被霸凌,而且老师也不管。因为哪怕我分数到T/P,只有我一个人能进,就没意义。毕竟他们只讲本科率。
关于那些被霸凌的记忆,我也写过一些。其中一件事是高二时,我独立完成了一个课题,拿了市二等奖。在颁奖礼上,校方不让我上台领奖,因为觉得我“形象不好”,毕竟颁奖礼要拍照留念。所以他们找了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同学去捧我的奖杯,尽管她从未参与过这个课题(当然,她没有错),而我只能在台下看着鼓掌。后来奖杯放在学校了。
这么多年过去,我多少能对此坦然一点了。但是我的朋友可可,一位艺术家,听了之后,气得掐人中,最后我反过来说:没事了,这么多年了……
但我没想到,她十分认真地询问了我细节——然后竟然定了个奖杯寄给我。
她说:“我一定要让你捧到当年你没捧到的奖杯!你也不要觉得我是在搞艺术什么的。我只是觉得,生气失望的时候,我们就创造点什么吧。以后你再想起这件事,记忆不会只到你在台下看着人家捧你的奖杯,而是后来,有一个很喜欢你的朋友,给你做了一个你当年没捧到的奖杯,很奇妙。”
现在我拿到这个奖杯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早就不在意那件事了,但是一再提起本身就是一种信号。而现在,我拿着这个奖杯——出乎意料的沉,我想组委会当年应该没有下这样的血本。但也未必,毕竟我没捧过那个奖杯,它究竟有多重、是什么手感,我也只能在偶尔的想象中补全。奖杯很重,而我却轻了。直到此时此刻才意识到,那件事真的过去了,我不是那个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站在台下看别人拿走我的东西的小孩了。我长大了,也走得很远了。

时间问题只能九号去接猫,最近姐姐总跟我说猫会乱尿。不知道为什么,拉屎会用猫砂盆,尿就看心情。请问这方面我要看什么资料比较好…在豆瓣搜了一下,感觉没有很具体的描述。猫是三岁的被遗弃的猫,之前应该没社会化好,刚到家的时候会吃掉在地上的食物,现在身体是好了,但是生活习惯太差了,操心。已经在爱他了,但是好怕爱不好他。

我每次出言指责女的时候都要自我怀疑,我到底是恨其不争,还是被背叛的愤怒,还是同为女性的失望,这里面真的没有一点点厌女情绪吗?我不知道。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