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给这时候还在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蠢逼来一巴掌,又蠢又恶毒

Theod boosted
Theod boosted

“你描述的对象是恶魔吗?”
是。
“你描述的对象当过皇帝吗?”
是。
怎么这都能猜出来啊!

小时候问台湾为什么要是中国的,没有人回答我。问妈妈,妈妈说因为它以前就是中国的。

“以前就是所以现在也要是吗?要是它不再属于大陆了该怎么办?”抱着这样的想法过到现在我也坚信,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台湾要是中国的,更不在乎。

Theod boosted

看到一位妈妈豆友说自己讨厌那种“夏夜真美”的正能量作文题,就想到两地作文题的差异。

昨天小Simon的作文题,是学写一个文体,vignette(中文怎么说来着,小品文?),学习的方法是通读一小本vignette,模仿某篇的题材和文风自己写一个vignette。那些范文无外乎关于自己住的房子,兄弟姐妹,自己的名字,拉拉杂杂琐琐碎碎的。那篇小Simon模仿的,完全就是在说一家人住的房子以及以前住的地方有多破(简直赶上描写群租房那种惊心动魄),破到没法跟熟人指出来。老师的要求仅仅是,写你和你的真实生活,也就是不要虚构。小Simon写了今年的搬家,基本写成了一种“流浪”的情绪。我觉得这样出作文题的方法是对的,重要的是理解和吸收各种文体的章法,于孩子的阅读,日常交流,继承“文化”和进一步的创作都有助益。

其实我印象更深的是,从一年级学写字开始,米国语文老师就会鼓励模仿读到的诗,写诗。字还没写好就开始写诗。然后经常布置写小说,写漫画书,要有前言,致谢,后记,把你放在“作者”的位置,要你去努力成为“作者”。而我从小的语文课,好像从来没要求也没指望你真正去试一下“文学创作”,或超越语文老师。

Theod boosted

一句话学会的地得
“我cp真得不行,你cp真的不行。”过激人大声地说。

Theod boosted

看见微博说:丁真火了,拉姆没了。

Theod boosted

“托尔斯泰日记摘录:
1858年9月19日:很愉快。决定了,应当爱、应当劳动!就这样。
1858年9月20日:很累。不想爱了,也不想劳动了。”

很奇怪,我裸体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她妈的美,穿上衣服就垂头丧气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