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

一直以来都有个感觉,也许是我错了:在国内很多职业里都充斥着不适合干这个职业的人,而真正适合这个职业的人往往混得并不如意。
比如老师,我考大学那会刻板印象里给适合师范专业的学生的画像基本是这样的:努力用功,不算特别聪明,所以成绩并不拔尖,多数是女生。
可问题在于,和其他所有行业一样,老师这个行业是需要天赋的,而且跟学历成绩都无关,就是有些人就适合干这个。
我大学期间给我上过课的老师不少,从实习老师到院士的课我都听过,但是讲的最好的是两位职称只有讲师的老师。一位讲理论,一位教实验,好到什么程度呢,挂了他俩课的人对他俩的讲课水平也都说不出坏话来。但是这两位的职称到我毕业都没升上去,听说是因为研究成果不够。就很没道理。
回想起来,我遇到的好老师里,能升职顺利的也就个把人。
有时间单独记下我的老师们,

Vendett boosted

国内还在讨论可能防卫过当。秦地不要碰瓷现代文明国家了

求助一下万能的象友,有熟悉Western Blot的吗?有几个问题求教

幾天沒上來感覺本站時間軸上戾氣重的有點嚇人。。。。。。雖然能理解

幸虧是現在這病毒不通過網絡傳播

微博在传五角大楼承认在乌克兰有四十多生物实验室,于是去查了下美国防部官网,结果没查到那条新闻,原话搜都没搜到…..谷歌新闻里搜也只能搜到三月份的…..

看到前几天一个新闻,涉及到的十八线地方政府我倒是曾经有打过一些交道,想想还的确有些可记下来的东西,整理一下给大家看看基层官场都是什么样吧,不好说全国都一样,但也算很有特点了。

Vendett boosted

不要站出来指责那个纪念六四的男孩冲塔,或是觉得他不考虑后果,在文明世界這個行為并不会给他造成人身安全威胁,他只是在做他觉得对的事,并付出了代价。
真要这样的话,乌衣是不是也不识时务,雪饼呢,那个举习近平下台牌子的人呢,那些举 徐州案牌子的人呢,那些举乌克兰牌子的人呢。
他们都是形单影只的,看起来力量渺小,但没有他们,这个社会会更坏更糟糕。所以他们有勇气站出来,我们剩下的人只要祝福和敬佩。

Vendett boosted


这位勇士在6月4日在广州城市广场(有人说是汕头)纪念六四,已失联4天,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他

twitter.com/49addict

Vendett boosted

如果你是一位老师,不妨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告知自己的学生 1989 年的 6 月 4 日发生了什么,哪怕用一种欲言又止的语气,哪怕用一种隐晦神秘的语气,都可以,要相信你的学生们一定会去探寻。

我翻看 alive.bar 今日最热门的「第一次知道六四」标签,发现绝大多数年轻朋友第一次知道六四,都来源于自己的某门课老师。这些老师护住了历史的真相与自己的良知,无愧于师者身份,亦是学生之楷模。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