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了差不多48小时,终于不烧了。翻出了三月份封控的时候社区发的抗原,果然两道杠了。

本日金句:“中国的专制制度太过专注于嘲笑西方人的苦难,以至于不允许有人认为可以从西方的做法中学到一些东西。”(明镜周刊北京记者Georg Fahrion)

微博卸了,今天早上发现这些年存的图全没了🚬

我真不懂这里发生的一切。全是破碎的痛苦灵魂。

对姥姥姥爷的担心已经到做梦都是这些事的程度了。午睡的时候梦到自己发烧了,转身发现是在姥姥家,我恨不得马上憋气跑出去。

把微博卸掉的第一天感觉情绪稳定多了,不上网就看不见别人痛苦我就不会痛苦,为了在这个地方喘口气我选择把自己戳瞎,对不起。

简中人不过就是活在一个巨大的虚假的梦境里,过去三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我真恨啊,恨他妈在这拿人命玩劈叉,恨他妈做梦觉得自己最牛逼,要么一刀把我囊死吧。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