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不必再用乌克兰和印度这两个代孕大国来说明代孕的危害性,就在此地,湖北潜江市浩口镇,又叫“代孕镇”。

@YaeSakuraMiyamoto 不愧是物化人之最的韭菜之國啊...

"廣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2013年在全國抽樣3000位城鎮居民調查發現,雖有67%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會選擇代孕,但卻有45%的受訪者表示「政府應將代孕行為合法化、規範管理」,42%反對合法化。中心主任宛柳表示,多數人認為這一現象作為事實存在,需要法律規定來形成制度化的保障。"

cn.nytimes.com/china/20140813/

@YaeSakuraMiyamoto 五年後進展成美國子宮代孕:

"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希望從激增的赴美外國夫婦身上賺錢,琪琪也是其中之一,她的目標是中國夫婦。這些夫婦不僅想在美國生孩子,還想找到美國女性來代孕。這些美國代孕媽媽們生活在全國各地,根據她們所處的位置和經歷,每次懷孕可以賺到5萬美元以上。"

cn.nytimes.com/opinion/2019092

@perfume63 这就是我所极力反对代孕合法化的原因之一,按照东亚人的内卷性格,这只会让代孕者处境愈发艰难困苦,最终全世界想要代孕个孩子的客户都来中国代孕,中国代孕机构赚到满盆,中国将成为“世界宫厂”不是在危言耸听

@perfume63 我觉得很扯,法律的建设和保障这也只是一张纸,实际是操作又是另一回事,更令我不信服的理由就是此地司法独立,人权建设和完善都是巨大问题,现在就把代孕合法化不觉得有问题吗?

@YaeSakuraMiyamoto 整個社會都沒有針對這種徹底異化生命的繁殖行為討論本身就是很可怕的恐怖片場景...

再放大來看, 這其實是城鄉差距的極化加劇:

"中国贫富分化严重,代孕妈妈通常都是来自非常缺钱的农村家庭,很多人是35岁以下并生育过小孩。"

ntdtv.com/gb/2017/05/15/a13247

@perfume63 阶层问题知道今天都还没有能够很好的解决,只是以为的制造蛋糕就能够带动全体国人富裕起来,这都是幻觉,蛋糕的分配制度才是重中之重

@YaeSakuraMiyamoto 但沒有選舉就很難用選票監督資源分配政策, 沒有言論自由就無法進行資源分配的討論與共識, 就基礎來說, 這樣的剝削情況在現行制度下是無法改變的必然結果.

@perfume63 其实就算真的讨论出了个合法化的答案,但大家都只是公民而已,不是决策者.....

@YaeSakuraMiyamoto 想反啦! 不是被公民選出來的都是非法決策者~ :302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