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把我之前向象友征集的女性视角动画再发出来一次。alive.bar/@ak_Consfanze_aK/108
当然,这里面现在可以补充上大写加粗的mygo

因为垃圾分类需要把果酱瓶这类玻璃瓶洗干净才能扔,令我每次扔玻璃瓶都如临大敌。
直到今天得知意大利偏方:鸡蛋壳加温水,然后盖上盖子疯狂摇晃。成果be like ⬆️
太干净了!!

何赛飞和夏赛丽,王君安和李敏,这些越剧妇妻都不需要提笔脑补,她们的关系本身就能交织出女女关系的唱白,生活本身就是更精彩的戏剧,比她们演的才子佳人更加动人。

而且更讽刺的是,红灯笼本不是中国传统的灯笼,而是1949年共产党中国成立时日本设计师以日本丸提灯为灵感设计的,如今同红这种颜色一起具有了普遍的政治意义。

Show thread

在国内游古建筑的感想之一是,景区能不能少挂点自作聪明的红灯笼,分明和清幽俊雅的(仿)古建筑以及园子里的绿树格格不入。

“生孩子的自由”往往是假借“保障女性生育权”之名张男人之利。因为他们绝不提保障女性“不想生/不愿生的自由”。
和维护穆斯林女性“戴头巾信宗教的自由”一样,都是罔顾事实以人权和道德之名,行虚伪恶心至极之事的东西。
死在生育之路上的女性不计其数,死在为了主动逃避生育使用的各种偏方窍门上的累累白骨更是默默无声,而两者都有各自的污名。
就这,那些禽兽不如的“高尚”东西动辄就是“保障(男)人想(让女人)生孩子就能(让她)生孩子的自由”。
早日下地狱吧,拉面。

⬇️

国内的公交车太需要把门做低了。观察到坐公交的老年人居多,这几天都见到一两个爬不上去差点跌下来的,心酸。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