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从哪里来 

📌离开豆瓣的迷思

我不是最早的豆瓣用户,也不是豆瓣的名人。一位豆瓣小透明是怎么样的感情呢?
最早使用豆瓣是出于喜欢豆瓣FM提供的随机化的音乐,当时我还在高中,拿我爸的手机听歌,豆瓣FM的算法一下就吸引了我。后来FM消失又重生,又因为没有充足的曲库流失了回来看看的用户,虽然我对它仍有感情,但却不太可能再用了。
之后豆瓣对我来说,是IMDB,看看影评。大学(2013年)很长时间我都是沉迷知乎。那时的知乎踹开了很多新世界大门:没有什么大V,全靠个人回答撑门面。我记得那时我关注了程浩、马伯庸、梁欢、GS等人,虽然后来他们有的离开了,有的被扒皮,但是当时他们的言论故事给我带来的影响远胜于大学四年的课程。当然还有无数可爱的匿名用户、抖机灵用户让我深感这个充满活力的社区的魅力有趣。我想想看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用知乎了?好像是从有了加V认证之后,开始出现删答案之后,我整理好了我以前的收藏夹,该保存的保存该截图的截图,就这样无声的离开了。
曾经我也在知乎用心的写过分享,想要回馈社区,当时我分享的雅思考试的备考心得,也被千赞被万藏,但是我后来把答案删去了。一方面我厌倦了一遍遍重发百度云链接,一方面我觉得我其实不能胜任“老师”这样的角色。虽然我不曾出名,但是仅这一点经验让我似乎体会到,分享是那么难的一件事情。我感恩当时无私分享的知友们,我几乎做任何决定前都先看看知乎怎么说:考试前,去图书馆前,实习前,出国前...
大约就是不再玩知乎后,我回到了豆瓣。这次豆瓣吸引我的是小组。我最开始看各种友邻(当然是我单方面关注)分享各式各样的小组。我一位八卦女孩,也不能免俗的喜欢康熙来了小组(我几乎要忘记叫这个名字了)。后来叫八卦来了,后来叫鹅组,后来变成了虎扑的对立面。由于我不用微博,八组一直是我当热搜看的,和朋友们的谈资,是一个相对有干货,有多方发声的平台。
后来我关注了树树,关注了Jacinle,开始了我的极简生活,并在她们的推荐下看了很多环保的纪录片。也渐渐的开始思考家庭,思考精神满足,思考平权。(特别感谢极简组这几位女士)
也就是去年吧,我渐渐发现大家发的东西都变少了,我原以为是因为生活羁绊多了,网络上的声音就少了,后来才慢慢知道是很多事情变得不可说了。我常看见大家说阿北卖碟的故事,豆瓣能保持自然这么多年,其实已很不易。可是就和最初的FM一样,阿北网罗来这么多碟片,却被查出是不合法的只能销毁,没准还得关停个十天半月的进行整改。可十天半月后回来,碟片变少了,老客户最初还因为情怀来逛逛,久而久之也无法再来照顾生意了。
谢谢豆坟的作者,让我这样的编程小白有机会把豆瓣备份好。(但是很多东西都不可见了)搬来这个大家口中的“新宇宙”,我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担心。互联网产品虽然不总有长寿基因,但我只能对明天持有乐观态度,不然一旦想到那一天,就会停下当下脚步,这太没意思了。

hb:我在认真考虑还要不要玩哈利波特手游了!
我:why?你昨天不是觉得做任务还行吗?
hb:昨天和朋友打22竞技场,发现最高级的咒语居然是阿瓦达索命,这是黑魔法啊,学生怎么可以念?!
我(惊):这是伏地魔当校长了吗?我咋记得以前书里只要能除掉魔杖就行了。
hb:为了卖咒语无所不用其极!!可恶!

如果您在腾讯公益平台捐了钱,可以索要公益捐赠票据抵个税,方法见图。

目前腾讯公益的小程序仅支持开具90天以内捐赠的捐赠票据。但如果超过90天也没关系!!可以凭借交易单号到项目挂靠的公募基金会官网/邮箱要求开具。就是步骤4这里项目名下灰色的字,比如小镇图书馆是真爱梦想基金会的。

票据可以在第二年我们报个人所得税的时候抵税,这是捐赠人的权利。方法见:sohu.com/a/447477523_120775106

PS 这个开票流程是纸质票据,也有的项目支持电子票据,进行第四步操作时候点点“索要电子发票”看看。
ps2 如果怕票据丢的话,到手后就拍个照。这样能留个票据号码。

@board

你好,我又来了🥯
这次是机缘巧合之下舍友安利给我的插件Global Speed。
它可以设置网页视频和音频的默认速度。我舍友就是用它实现在某度网盘网页倍速看考研专业课视频的😆

不过我和我友都用Microsoft Edge浏览器,不知道别的浏览器如何🙇🏻‍♀️
如果有朋友和我一样,习惯ctrl+shift+n开隐私模式的话,在安装插件后需要另外设置一下呢,详情见图2

最后祝大家倍速自由~

插件安装网址:microsoftedge.microsoft.com/ad

Show thread

朋友完成了《瑞克和莫蒂》第五季的译制,并且希望尽量扩大分享、传播快乐,这里是链接。

链接:pan.baidu.com/s/18jEUgeu33AS26
提取码:SMDH

橙子(烤得有一点焦香)配冰咖啡,不错!(我最喜欢的西餐厅的季节新品)这一整个夏天才来了这么一次,迫不及待吃了一整个新品餐单。
都已经感受到秋风秋雨了,恍惚间夏天过去了。多希望明年的夏天,或者再晚一点,covid变成与人共存的状态,全球化又卷土重来了​:0b04:

豆瓣子彻底不能在小组回复啦。梦回版聊。

脱口秀大会真的可以去法治小报上找找素材,好有意思!最近阴间新闻太多,偶尔读到纸媒,发现是自己以前被纸媒保护得太好。

最近琐事缠身所以很多想法没有及时跟大伙儿分享:

这几天 alive.bar 出现了「老用户」「新用户」这种说法,我其实更愿意称之为「第一批用户」「第二批用户」,因为随着简体中文互联网世界的环境恶化,还会有「第 X 批用户」涌入,自然还是会有「新用户」「老用户」之间的文化冲突,届时「第一批用户」与「第二批用户」都会被视为「老用户」。

这轮冲突在我看来核心就是第一批用户对「本站时间轴」的原始使用习惯被迫被改变了,而这个原始使用习惯本就是特定产物,一种同时满足了用户数量少、意识形态接近、感兴趣内容相似这些条件下的特定产物。

如果 alive.bar 的建站初衷是「音乐制作人技术分享站」或「音乐爱好者聚集地」或「梁欢粉丝站」或「少男少女情感交流天地」,则社区公约早就应该被妥善制订 ;但 alive.bar 的建站初衷是「让简体中文使用者可以自由使用简体中文」,这个命题很大,我们现在的用户体量如果去定义简体中文如何自由使用,很难做到公允,所以在我看来 alive.bar 此刻依旧不适合制订社区公约,让公权力继续被关在笼子里。

我很希望大家意识到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就叫「政治」。政治的本质就是两个人及两个人以上数量的人之间的关系。我们要像学会使用电脑一样,学会使用政治,而政治这事儿比电脑简单,就四个字——达成共识。

我们最终会达成共识,我也希望大伙儿都能为此过程做出贡献。无论如何,请在 alive.bar 自由使用简体中文。

(此处应该有比心。但比心太恶心,所以大伙儿看着办吧,如果你想感谢我,我的个人兴趣是精神凌辱 + 性虐待漂亮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也就是说,如果 alive.bar 按照我的期待运转,它应该是一个色情站点,但它不是,所以个体诉求在一个健康的共同愿景面前,很自然会有折损,我们需要的是达成共识。共识不应该由某一个人说了算。)

同事的女儿心爱的玩具坏了,在电话里哭得伤心欲绝。同事只会讲:“爸爸再给你买个新的,一模一样的,不要哭了。”结果小姑娘还是嚎啕大哭。
怎么能一样呢,完全不一样好吗,我都要气死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