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曾经在本地疾控中心帮过一段时间忙,当时帮助处理健康码转码问题。因为一刀切政策,很多外地人回家后当地的防疫码变色,拼命往12345打电话。
当时我刚进入疾控中心,静悄悄的,工作人员都很忙碌,大部分出外勤了(任务都是层层压到基层的)。说到转码的通道,居然是某个工作人员的私人邮箱,本来她只是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些求助,好心帮助处理了一些,结果被人传播邮箱地址,变成了群众的求救通道。是的,没有高级平台,也没有批量处理的手段,用QQ邮箱的标签卡功能在进行申诉转码。
很多申诉人,没有把资料整理好,只是写了大段小作文,有诉苦的有谩骂的,我们只能用最简单的“你还差XX材料”来应对。
处理得麻木了,想到这条通道的上下游,也在被这么折磨着,有种竹篮打水为谁忙的空虚。上游监管,要设计和组织封控人员,保障供应的同时解决民生问题;下游街道,落实各种政策,几乎是没有休息的状态,最后还关了很多不需要关的人,帮他们出14天居家的证明。
被关的人,哪也去不了,什么电话都打不通,只能当个写手,发邮件到某个QQ邮箱,试图从疫情走向正常生活。

Pinned post

我因为认识这样一位叔叔,感到很荣幸。
22次小区检测,他10多次任小区总负责人。

Pinned post

我从哪里来 

📌离开豆瓣的迷思

我不是最早的豆瓣用户,也不是豆瓣的名人。一位豆瓣小透明是怎么样的感情呢?
最早使用豆瓣是出于喜欢豆瓣FM提供的随机化的音乐,当时我还在高中,拿我爸的手机听歌,豆瓣FM的算法一下就吸引了我。后来FM消失又重生,又因为没有充足的曲库流失了回来看看的用户,虽然我对它仍有感情,但却不太可能再用了。
之后豆瓣对我来说,是IMDB,看看影评。大学(2013年)很长时间我都是沉迷知乎。那时的知乎踹开了很多新世界大门:没有什么大V,全靠个人回答撑门面。我记得那时我关注了程浩、马伯庸、梁欢、GS等人,虽然后来他们有的离开了,有的被扒皮,但是当时他们的言论故事给我带来的影响远胜于大学四年的课程。当然还有无数可爱的匿名用户、抖机灵用户让我深感这个充满活力的社区的魅力有趣。我想想看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用知乎了?好像是从有了加V认证之后,开始出现删答案之后,我整理好了我以前的收藏夹,该保存的保存该截图的截图,就这样无声的离开了。
曾经我也在知乎用心的写过分享,想要回馈社区,当时我分享的雅思考试的备考心得,也被千赞被万藏,但是我后来把答案删去了。一方面我厌倦了一遍遍重发百度云链接,一方面我觉得我其实不能胜任“老师”这样的角色。虽然我不曾出名,但是仅这一点经验让我似乎体会到,分享是那么难的一件事情。我感恩当时无私分享的知友们,我几乎做任何决定前都先看看知乎怎么说:考试前,去图书馆前,实习前,出国前...
大约就是不再玩知乎后,我回到了豆瓣。这次豆瓣吸引我的是小组。我最开始看各种友邻(当然是我单方面关注)分享各式各样的小组。我一位八卦女孩,也不能免俗的喜欢康熙来了小组(我几乎要忘记叫这个名字了)。后来叫八卦来了,后来叫鹅组,后来变成了虎扑的对立面。由于我不用微博,八组一直是我当热搜看的,和朋友们的谈资,是一个相对有干货,有多方发声的平台。
后来我关注了树树,关注了Jacinle,开始了我的极简生活,并在她们的推荐下看了很多环保的纪录片。也渐渐的开始思考家庭,思考精神满足,思考平权。(特别感谢极简组这几位女士)
也就是去年吧,我渐渐发现大家发的东西都变少了,我原以为是因为生活羁绊多了,网络上的声音就少了,后来才慢慢知道是很多事情变得不可说了。我常看见大家说阿北卖碟的故事,豆瓣能保持自然这么多年,其实已很不易。可是就和最初的FM一样,阿北网罗来这么多碟片,却被查出是不合法的只能销毁,没准还得关停个十天半月的进行整改。可十天半月后回来,碟片变少了,老客户最初还因为情怀来逛逛,久而久之也无法再来照顾生意了。
谢谢豆坟的作者,让我这样的编程小白有机会把豆瓣备份好。(但是很多东西都不可见了)搬来这个大家口中的“新宇宙”,我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担心。互联网产品虽然不总有长寿基因,但我只能对明天持有乐观态度,不然一旦想到那一天,就会停下当下脚步,这太没意思了。

瑜伽老师鼓励我早起花半小时做几轮拜日式,开启美好一天…她真的不知道我为了迟起一分钟能做出什么事情来​:0160:

有的人是因为犯罪成本低,所以才犯罪的吗?不是的。就好像拐卖妇女儿童的高额利润足以让一些人铤而走险。恐惧虽然是法律很重要的一种效果,但却不是万能的。

夏天了脸感觉特别滑嫩,我应该就是个干皮吧…冬天用啥也不好使

昨天去韩料店吃饭,老板娘在和店员讨论高考的事情,店员有个弟弟好像成绩比较差上不了大学了,老板娘赶紧支招让他学兽医啊,赚死了,比大学生还赚钱。ps老板娘养了一只大胖猫,门口还有流动流浪猫喂养站。

对了,拥有一台显微镜是我从初中开始的梦想,现在给小学的侄女买了,感觉她可能的梦想碎片-1。好希望她能用好显微镜啊!再多仔细看一看身边的东西,少一些无聊时光。

618给三个侄女分别购买了,书、显微镜、小桌游。希望她们爱自然、爱学习、爱玩耍​:0450:​暑假快快到来吧!

饮料不加冰,一般来说是另一种饮料!
奶茶可乐必须喝冰的星人。

在小红书搜索入户收纳,直接傻眼了,什么都往玄关放:药品、文件、家用工具、帽子(一堆)…决定玄关只做鞋柜和伞架了,口罩本来我也不每天换,甚至不想戴。
怀念那个收纳是实用主义的年代。

下班啦!摸鱼时间用来学习真的太累了,每天规定了40页,中午一旦运动就来不及,认真考虑晚上还要不要放弃打游戏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