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审查网络帖子
他们审查聊天记录
他们审查朋友间的聚会
他们审查审查一切可以审查的
但没有人可以审查我们的记忆



30多年来,提及六四的内容在中国被系统性地删除。所有寻求悼念的人都冒着极大的危险。

但记忆不可能被删除,再多的镇压,也无法抹杀天安门广场上及周围曾发生人权侵犯。

让人民悼念六四事件的受难者是实现正义的第一步。


youtu.be/SL72Vmgl8A8

听得多,今年我们在中国媒体上看到了

劳动法对按时支付工资有所规定,工人被迫采取威胁自身安全的方式来讨要血汗钱,却遭遇严打。

而企业中常见的996工作制明显违反劳动法,即使遭到的广泛讨论和关注,却似乎从未遭到处罚。

执法者保护的到底是谁的权益?

【加入我们,让勇敢的 人民知道他们并未被忘记!】

通过私信或邮件 [email protected] 发送你的支持,亦可以使用 发推,你的信息将在5月3日 通过卫星传送,出现在缅甸的电视上。
youtu.be/D-de3xtscwo

人权律师 被正式批捕,他因讲述了自己遭受的酷刑,而被控

他已经超过5个月无法与外界联系,有遭受酷刑的危险。

常玮平热心公益,曾参与多项反性别歧视、艾滋歧视、性侵女童等公益案件。zh.amnesty.org/region-country/

这些理想主义者为弱势社群发生,为社会争取公义,却被噤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被“寻衅滋事”,在家人、朋友的世界里消失。 他们相信自己的行动能让这个世界变好一点点,因此决定采取行动。然而这份勇气,却使得他们成为同辈中 “混得最差”的一类。
zh.amnesty.org/content-type/mo

我曾在火车上遇到过一位在新疆政府部门工作的人,他很直白地告诉我,现在新疆所实行的政策,就是要“牺牲一代人”,而牺牲的这一代人,包括少数民族和汉族。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都是命运的共同体。

对于大多数新疆的汉族人来说,最实际的自救方式,大概就是沿着这条漫长的体制爬啊爬,其中一些,可以爬出新疆,爬到其他地方,然后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掩藏起自己的口音,了解当地的人情世故,融入那里的文化。

对于 的少数民族来说,很多人甚至没有条件选择这条路。对被“牺牲一代人”的我们来说,或许只可以借着那些零碎的片段来拼凑记忆中的故乡,那是我们回不去的新疆。zh.amnesty.org/content-type/mo

维吾尔企业家 艾克拜尔·艾赛提 自2019年1月起被单独关押,他的健康状况持续变差,恶化速度之快令人震惊。amnesty.org/en/documents/asa17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